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首選戰的策略部署:「提名」、「投票」兩階段思考

2017/1/13 — 21:03

香港眾志製圖

香港眾志製圖

民主派在選委戰中獲勝,在千二提委中,一舉佔有三百二十多個選委議席。但選委戰過後,我們都必須深思到底如何運用這三百張選票,才對民主運動的推進最有利。「造王」、「白票」、「公民提名」等,俱是現時在公民社會中蘊釀的選委策略。到底選委可以如何善用手上的一票?

兩個階段 兩種策略

特首選舉可分為三部曲:選委戰、提名、投票。選委戰是攻城掠地的戰場,民主派成功搶灘,獲得最多的籌碼。而這種籌碼,就體現在提名權上:假若配票成功,我們可以最多提名兩位民主派人士進場。而提名階段與最終投票階段,民主派的應對策略當然可以不同,也應該是存在含糊和變數的,因為選委投票意向愈是含糊和未知,能夠動搖和離間建制派的可能性亦愈高。因此,本文將分開「提名」和「投票」兩部分去拆解現時的民主派特首選舉部署。

廣告

有人認為,過去民主派也曾提名特首候選人,卻未對民間抗爭運動有推進作用,為何今次需要重蹈覆轍?過去民主派特首候選人都視之為互相競爭的選舉,向公眾呈現「民主派也有能力勝任特首」一職的個人化宣傳,核心目的是爭取大眾支持,當成是「真正的選舉」看待。回過頭來看,成果當然不彰,循規蹈矩地參與小圈子特首選舉,恐怕未能與公民社會接軌之餘,也會被人質疑是間接增加了特首選舉的認受性。

但從實效而言,政治的根本是傳訊工作,特首選舉候選人、選舉論壇必然是未來三個月的傳媒焦點,即使港人無從參與選舉過程,大眾依然會關注這場決定香港未來五年管治首長的選舉。汲取過去兩次參選經驗,我們如何調整參與的策略,透過特首選舉帶動民間反抗氣氛,不讓建制派獨攬未來三個月的政治議程和焦點?

廣告

「提名」:將「選舉」變成「運動」

將選舉變成「運動」,以選舉作為民間倡議工作的載體,將焦點集中在建制派候選人無力回應民間訴求,削弱選舉的認受性和普羅大眾對「欽點特首」的虛假期盼,才是真正發揮特首選舉作為「傳媒焦點」的潛力。曾俊華的政治化妝能力高超,假如有民主派候選人在論壇上質問其廿三條的立場、對大白象基建的立場、全民退保等民生議題的立場時,其偏袒商界和必須緊貼北京主旋律的立場便表露無遺。試想想,假如他在論壇表明在任內推動廿三條,還能維持街邊吃腸粉般「親民」、「港人擁戴」的形象嗎?

「小圈子選舉」,本質就是中共能夠操控、民主派無可能獲勝的選舉。真正「寸土必爭」,不是放棄這個聚焦的舞台、也不只是派一位「認真競選」的潛在民間特首候選人,而是嘗試以「運動」的方式積極參與競選,顛覆「選舉」的意涵,將其轉化成民間倡議的載體。至於是否以「公民提名」方式推薦,是可供參考的方式。

當然,民主派有超過三百票選委,意味著這次特首選舉跟以往相異之處,正是民主派有能力提名超過一位候選人進場。「認真競選」、「選舉運動化」,民主派的兩種提名策略能否交錯使用,平衡兩種策略優劣之處,也是可供討論的方向。

投票:按兵不動,挑動矛盾

「勝出選舉,就別浪費選票」,在選委大勝後,大家都認為經歷一種艱苦的選舉後,各選委需要善用手上一票,才能不辜負選舉時的辛酸。一張選票,在選舉兩個階段均有其用處,假如我們能夠在提名階段善用這一票,顛覆選舉的意涵,使抗爭運動更能與政治形勢結連,已算是善用一票。在投票階段,則有另一個策略性目標。

民間對於如何投票,有兩種強大的聲音拉扯:「造王」和「白票」。「造王」的前提是,北京政府到最後拉票階段都未能牢牢掌控601張選票。例如曾俊華和林鄭各「明顯地」手持「互不相讓」的四百票,淪落到要拉攏北京政府視為敵人的民主派,而該400票能夠在候選人拉攏民主派、忤逆北京政府意志時不跳票,才有「造王」的可能。有另外一個狀況,可能是其中一位建制候選人只欠些微之差便到達601票大關,從而拉攏民主派最溫和的一端、讓渡部分選票。我們不禁需要質疑,有可能出現以上成功「造王」的情景嗎?建制派內部矛盾未到極端尖銳化、有兩派明顯水火不容的地步,互撬選票的可能性更高,「造王」機會可謂微乎其微。

另外,亦有人認為可以拉攏建制候選人並談判,爭取對北京政府而言無傷大雅、有利民生的政策落實,從而推動社會進步。首先,特首候選人是否願意冒上「疏通外敵」的罪名與之交涉,已是莫大的問號。更甚者,民間社會與潛在候選人的互信,能夠讓市民充分地信納他們當選後會兌現承諾嗎?假使曾俊華想拉攏60票社福界,有可能兌現承諾落實標準工時嗎?無法監察特首是「小圈子選舉」的天然缺陷,假若民主派的選委真的投票予當選人,而當選人未來五年的施政卻依舊差劣,選委們可要像工聯會支持梁振英一樣,背負「與惡魔交易」的罵名。

然而,是否代表我們可以現階段許下投白票的承諾呢?要否定整場選舉的結果,白票的作用其實相當有限。試想想,到現時還有人將12年何俊仁參選的票數來論證特首選舉的合法性嗎?大家只會記得梁振英的689票。選舉的無稽在當選人的得票中已表露無遺,那麼我們該如何善用選票?

在特首選舉中,民主派的階段目標除了是透過積極參與,強化民間抗爭之餘,亦需要在選舉期間嘗試「撕裂」建制派,令建制派的裂痕加深。「跑馬仔」開始前,各潛在候選人已不停開火互罵,在選舉過程中,建制派內部的矛盾必然變更為尖銳,選舉中的混沌以及不穩定性才是令矛盾升溫的最佳良方。即使未必能夠使建制派,例如土共與本地商界決裂,卻能夠從中尋找可以進攻的縫隙,破壞敵方的統合。承接上文所言,民主派派出一至兩位候選人,會使戰局更為混亂,民主派便可有很大空間挑動建制內部矛盾。縱使不能「造王」,卻能「挑撥」,正是特首選舉最大可能達致的成果。

守住底線 推進民主

因此,我認為各選委團體和政團要羅列各自訴求,交由民主派候選人詰問中共欽點的建制派,帶動社會氣氛和民間抗爭,底線是不能支持逾越各自團體基本訴求的候選人。假如推動廿三條將會是建制派候選人的共識,我相信民主派三百多票只能選擇白票,而非盲目地相信可以取代北京一錘定音的角色。然而,候選人與民間團體的互信相當脆弱,在無法有效監察當選人的情況下,能否承擔極大風險支持建制候選人?至於是否選擇投票予民主派,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得零票的民主派是否更能彰顯選舉的荒謬?白票數量不太重要時,反而將事情推至極端,可能才更有效的引起社會反彈。

時局艱難,縱使我們需要尋找破局,切忌藥石亂投。博奕之中,也需要以嚴格和認真的態度看待對手,不要假設對方不懂應對,輕率對待每個策略。民主派選票的功能最主要體現在「提名」而非「投票」,能夠在未來三個月主導政治議程,以及令建制矛盾加深,已是每位選委手上一票的莫大功用。

原刊於《蘋果日報》網站,首發於 1月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