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日記】佔旺案隨筆

2017/10/14 — 8:48

今天時間過得很快,早上職訓在電腦室學學Illustrator數個小時後,中午開始便一直待在探訪室,連續有律師、議員和父母探訪,離開探訪室再到球場活動一下,便已經是下午吃晚飯的時間了。從律師見面及傳媒報道得知,一直纏繞着我的佔旺案將於10月第二星期的其中一天判刑,即是說10月9日至最遲我生日那天 — 10月13日之間的其中一天,我可離開監獄到法庭聽審。

今天收到社民連黃浩銘寄來的信件,當中有段我很喜歡,跟大家好好分享:「你是約書亞,我是迦勒,我期望我們合力可以帶動民主運動。記起2014年,我和你及學聯學民嘗試找出突破點,結果闖入公民廣場。雖然我在此案未有成為被告,但命運的巧合下我們幾乎同時入獄。我們曾經合力一次帶來新氣象,我有期望以後更要合力多次,直到勝利,直到進入迦南為止!」— 我與黃浩銘也是遊走在政圈及社運圈中的基督徒,我的英文名字Joshua是來自《聖經》(當時摩西奉領以色列人脫離埃及法老王統治,繼而前往流奶與蜜的迦南地)。說人如其名實在太過誇張,但能在這時代擔當領袖的角色,自問都沒有辜負父母為我取這個名字的期望。

我也憶起重奪公民廣場前幾天的會議。確實黃浩銘花上不少人力,與學民學聯的要員一起商討罷課以後的升級行動,最終我們也同樣在公廣行動中被捕。坦白說,對比他接連面對三宗案件(東北案、佔旺案, 928傘運等)判囚,隨時待到2020年方能出獄。我心裏還是有種說不出愧疚的感覺。明明從學民至眾志,大家同樣投入過各個行動,但為何我僥倖得到國際掌聲,而黃浩銘卻可能要成為非暴力抗爭光譜下,刑期最長的一位?雖然我的刑期引起外界迴響,但同時令身在獄中的我感到慚愧和內疚,真是一種很複雜的情感呢。

廣告

昔日,各個政團有數之不盡的歧見,磨擦碰撞原是十分常見,但在我們各人相繼身陷牢獄之際,這些都不再重要!還望抗爭意志要更為堅定,我們才能好好報答身處獄中的各位戰友。我很希望如他所願,在出獄後好好促成進步民主派團結,在艱難時刻仍然飄起抗爭的旗幟,不令獄中的阿銘失望,亦不辜負他的期望。

2017年9月29日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