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田飛龍的特首變奏序曲

2017/2/15 — 10:38

曾俊華、林鄭月娥

曾俊華、林鄭月娥

2月14日,田飛龍,北京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兼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在一向明撐林鄭月娥的中聯辦系統《大公報》評論版當中,發表了一篇「暗捧」曾俊華的文章,題為《特首選戰中的重啟政改與23條立法》。其發表時間、場合、內容均相當耐人尋味。

需知道《大公報》是姓黨的宣傳工具,如無最高指示,這篇有違該報一貫吹捧林鄭月娥方針的文章,根本不可能置頂刊登於A12頁評論版,並且佔據一半版面。箇中機微,引人矚目,發人深思。

一、昨日的他

廣告

首先,我們可以倒帶回顧一下田飛龍之前有關曾俊華的一些說法。先掌握他公開說明的中共統戰策略心法,再看他當時唱淡曾俊華的一些說法。

田飛龍在2016年12月6日《精英共識助港重回秩序正軌》一文中表示:「傳統泛民與中央達成決定性的政治和解,就重啟政改及體制內普選議題進行無障礙的常態化溝通」,重點是必須以「民主普選」繼續擠壓「本土自決」的政治空間。他更明言「肥彭所指導和代表的傳統泛民陣營在民主理念與法治立場上畢竟與中央存在交疊共識,即任何政治發展必須基於基本法框架,這是中央可以借力使力及爭取團結泛民理性力量共同反擊港獨的政治基礎,要善加培植利用」。

廣告

好一句「借力使力」,共產黨意圖分化香港民主派同道的圖謀,自此昭然若揭。這也是我三番四次表示習近平意欲「一箭三鵰」,其中包括「分化香港民主抗爭力量」這個重大疑慮。有識之士必須多加警惕。

然後,12月13日《東網》引述田飛龍表示:「中央政府必須經審慎權衡及溝通才會批准曾俊華辭職,甚至力勸其放棄參選。但如曾俊華執意辭職參選,按規矩中央亦不會拒絕,但會有應變措施。」換言之,田飛龍當時根本認為中央不希望曾俊華參選,甚至中央還需要應變,認真難為了中央。

12月15日,田飛龍在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繼續唱淡曾俊華,認為北京處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請辭的態度將會相當審慎,因為「中央不完全信任他」,而這又是因為「曾俊華曾經做過末代港獨彭定康的私人秘書,以及他多年來在美國居住」,而且「在諸如政改等問題上,曾俊華缺乏與中央政府互動的經驗」。「我相信中央政府或會與曾俊華進行一些討論,甚至為他建議另外的選擇,例如推薦他出任亞投行或其他國際貨幣組織的要職。」事後證實,曾俊華不為所動。田飛龍當時更指出:「林鄭月娥是北京心目中的第一人選,因為對她有信心,以及她在政府多年來服務的履歷」。事實上,這番言論再配合左報及中聯辦的密集攻勢,是許多香港人開始唱淡曾俊華、唱好林鄭月娥的重要分水嶺。

二、今日的他

上述一切言猶在耳,及至今年2月14日,事情正在起變化。田飛龍在《大公報》的《特首選戰中的重啟政改與23條立法》文章中這樣寫:「重啟政改和23條立法是新特首順利施政必須承擔的兩項憲制性責任」;「參選人曾俊華的政綱中就包含了這兩項責任,其他參選人亦不可能明確予以否認」。這顯然是說曾俊華「有擔當」,而其他人也不可能「沒有擔當」;曾俊華做到的,其他也不得做不到。這種說法分了主次,值得仔細玩味。

田飛龍接著指出:「重啟政改主要回應的是香港本地民意,而23條立法則合理回應了國家關切」,所以「香港特首需要同時回應本地民意和中央關切」。換言之,「回應本地民意」,在田飛龍口中,忽然變成了「重中之重」。此外,他所謂「中央關切」意思,不外乎是說:二人優劣勝負,全由「聖上」明鑒。

三、政改框架

田飛龍再進一步指出人大831政改框架有可能改變:「八.三一決定限制過嚴,連落三閘,可否適度放寬?實際上該決定是因應佔中前夕的嚴峻形勢作出,是立法者進行政治裁量的結果,其放寬在法理與政治上當然是可能的,但需要以立法者疑慮的適度消除為前提,也就是香港反對派出現轉向忠誠反對派的顯著趨勢,以及中央與特區政治互信與香港社會秩序得到結構性修復。」換言之,如要「大和解」,需要香港泛民與港獨力量「嚴格切割」,並且「逐步收縮其激進化的言論與行動」,否則敬酒不喝喝罰酒,「港獨化」只會「倒逼」中央「大鎮反」。

這一點跟先前《精英共識助港重回秩序正軌》文章的「借力使力」論點前後一貫,也是標誌著以習近平為首的共產黨集團對待香港的「軟硬兼施」新策略。不過,這次更加具體地把「人大831框架的修改可能性」視為一條誘餌,值得注意。

最關鍵的一段話來了,我原文抄錄如下:

香港民意包括選委取態,對於特首參選人如何具體設計重啟政改綱領關注極大,這一關如果過不好,選舉工程將異常艱苦,民意認受性也將大受挑戰。這對最為熱門的林鄭月娥是最重要的考驗。作為上一次政改工作的實際負責人,其在重啟政改上應當繼續前進,給民意期待一個富有意義的回應。作為建制派候選人,重啟政改當然是「有條件論」,但條件本身是特定情勢和立法者裁量的結果,是可以經由中央與特區雙方的互動而加以修正放寬的。誰清晰地說明了「放寬預期」,誰的選舉工程就將柳暗花明。否則,泛泛地談論「重啟政改」會有老調重彈之嫌,未必能真正吸引選民和選委。

還記得在最近的2月12日,曾俊華在商台節目當中,以及他跟民主黨會面的時候,提出了一些讓步:不設前提重啟政改,廣泛諮詢,凝聚共識,如實反映,中央精準判斷,不再提出以人大831決定內容為必要基礎,只稱人大831決定有效、不可逃避,但沒有說不能修改。反觀林鄭月娥,至今仍然沒有政改方面的政綱,只是聲稱自己難以承諾特區政府在環境、條件、氛圍不存在的時候馬上重啟政改。

試問:兩相比較,時至今日,在曾俊華和林鄭月娥二人之間,誰清晰地說明了「放寬預期」?誰的選舉工程有可能「柳暗花明」,亦即「反敗為勝」?又是誰只是泛泛地談論「重啟政改」?田飛龍寫得這麼淺白,大家還不懂嗎?

四、國安立法

對於23條立法問題,田飛龍這樣說:「在經過長期討論和反覆修訂後,如果香港社會及香港立法會仍然無法完成23條立法,則可視為對這種憲制義務的不作為,不僅有關責任官員需要被嚴格問責,而且相應的立法委託也可能被收回」,「可以通過第23條釋法或修改的方式明確收回委託的程序,比如明確給出5年寬限期」。「收回委託的正當理由在於:其一,受託人主觀怠惰,無法合理完成委託任務;其二,受託人客觀無能,無法在本地程序中推行立法。」

關鍵在於田飛龍標榜「5年寬限期」,真是荒謬可笑。無論如何,顯然在這個全新立場之下,2月12日,曾俊華對他原本說過的「2020年前必須完成23條立法」的主張作出讓步,改為表示自己「沒有信心完成」這樣「漫長、複雜」的立法工作,或許只能在2020年前(亦即上任後3年內)完成「前期工作」,留給2020年選出的立法會(亦即任期內最後2年)正式具體立法。換言之,這樣做剛好完全滿足了田飛龍所說的「5年寬限期」。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信不信由你。

田飛龍表示:「政治是可能的藝術,也是妥協的藝術,特首選戰過程必然圍繞23條立法議題展開博弈,誰能陳明利害,給出合理方案,周全中央與地方關切,也是重要的得分點。」由此看來,在共產黨眼中,曾俊華似乎「得分」了。

田飛龍還說香港現在需要一位「歷史轉折中的特首」,走出「過度政治化陷阱」,而這次「特首選戰或許會是一個有意義的歷史轉捩點」。箇中意義,盡在不言中。

五、三張試卷

面對這麼詭異的風向逆轉機會,有多少真心,有多少假意,我當然無法鐵齒咬定,因為決定大局的只有獨夫習近平一人,不是我,而各位讀者也可以自行判斷。

不過無論如何,田飛龍已經公開改變了看法,從「看淡」曾俊華變成「暗捧」曾俊華。這樣的轉變,發生在共產黨的文膽或筆桿子身上,意味著甚麼?恐怕不用我細說了。

問題是:香港人應該如何面對這樣詭異而隨時可能變幻的局勢?全力參與民間公民提名及民間公民投票,以場外的真民主,反襯場內真欽點的不堪,並且培養民主、自決、商議、公投、少數服從多數的公民意識、胸襟、習慣,未來在頻率及深度方面不斷提高。這是本,其他都是末。

由於香港特首還是由習近平欽點,所以民主派300多名選委在極大多數情形下,根本影響不了「選舉」結果。有人責罵長毛,有人批評薯粉,雙方互相攻擊,既無關宏旨,也正中圈套。大家頭腦必須清醒,心胸必須寬大。

我已說過自己不會在民間公民提名中提名曾俊華(薯片)。目前比較傾向提名胡國興(因為長毛即使不能獲得足夠民間提名票而入閘,投票階段的白票選項始終存在)。
對於薯粉,我有以下建議:先拉過來,合格之後,可提名他,投票另議。至於提名時間,可以留到2月底,屆時盱衡工商界已經提名曾俊華的票數,再決定是否給他提名,不用急著現在提名。

甚麼叫「先拉過來」?何謂「合格」?正如我先前所說,曾俊華所面對的是三張試卷:831、23、DQ。他這三張試卷都必須合格,才配獲得公民提名。

民主黨認為曾俊華目前(亦即在2月12日會面後)在831、23這兩張試卷上,已經勉強過關。我雖有保留,但疑中留情。關鍵是:薯粉們應該有道義責任,嚴正質問曾俊華:是否承諾撤銷所有DQ官司,亦即全部撤案。這是涉及公民參政權利的大是大非問題。

這一點正是目前主流泛民政黨落力不足的地方,也是許多薯粉沒有提出、不敢提出的議題。我期待薯粉們能夠勇敢一點,再進一步,把曾俊華「拉過來」,令他通通跨越這三道門檻,那麼最後薯粉們決定公民提名,或者選委們正式提名曾俊華,才是真正有理、有利、有節。儘管我不是薯粉,但也期待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不要呆呆坐著,變成「硬食」lesser evil的「膠粉」。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