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畢業了,就要走出校園,不要窩在學生會

2017/9/8 — 12:11

香港的大學有一個好有趣的傳統。畢業的學生、退休的學生會主席或內閣幹事,總是以大學校園做政治宣傳基地及招兵買馬的人力庫,過往是愛國主義關中認社、民主中國六四悼念,後來是左膠普世大愛、包容壞人愛大陸,現在是玩香港獨立。

前學生會會長、前學聯秘書長,竟然是終身的政治發言身份?畢業了,就要走出校園,在社會發揮影響力,要搞政治就成立學社智庫、成立政黨,不要窩在學生會,甚至窩在學聯。這是西方的傳統。在香港成立學社、政黨,比在西方社會更加容易的。鄙人都成立了三個啦。

華夏的傳統,是中了進士的文人,成為京城的尚書大人(主考官)的門生,會與主考官的其他同僚結成學黨,有時會有政治控訴行動,例如清朝金聖嘆的哭太廟。但那些學黨是官員黨派來的,有守舊的也有開放的,例如北宋司馬光與王安石的互相敵對的學黨,有時是鼓吹某種文風的官員文社(例如明朝的公安派與竟陵派),但都不是鄉下或城鎮的學生同鄉會。

廣告

故此,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那種幾代人窩在校園搞政治,是香港文化傳統來的。

至於香港這種大學文化傳統如何來的呢?告訴你吧,這是中國共產黨在當年香港的英國殖民時代,滲透學生會和學聯而建立起來的。
華夏文化啊。這些是大學中文系不會教你的。

廣告

鄙人畢業之後,是自稱政府總部前研究總監的,不會自稱是中大學生會某內閣、德國哥廷根大學華人僑生會內閣之類。正如王羲之是王右軍,稽康是稽中散,杜甫是杜工部,這是華夏傳統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