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政治凌駕法律 重看「六七暴動」案例

2017/8/16 — 20:15

陽光燦爛卻幾乎看不見光,暗黑中沒有比讀史更能梳理思緒。

六七暴動歷時8個月,從騷亂、宵禁到滿城炸彈,市民一直生活在惶恐中。讀當年報導,順手拈來都比近日被形容為「暴力」及「暴動」的案例嚴重得多,刑期卻不合比例地短。聽著音樂,一頁一頁翻看彷如暮鼓晨鐘,對照著當下司法為政治服務,所謂「治亂世用重典」只是快、狠、準地撲滅公民社會的火種。以下是六七暴動期間幾宗值得對照的案例:

1967年7月4日的法庭消息,審結一宗於海事處船排廠18名工人非法集會及非法禁錮助理海事處處長案。七名被告「重判」入獄兩年,90人入獄15個月,一人輕判簽保,首被告黃石更獲釋放。這宗案發生於6月1日,尚屬暴動初期,緊急法令仍未頒佈,更未有罷工罷市。其中8名工人,在九龍油麻地政府船排廠內,非法禁錮助理海事處長許雨時八小時。

廣告

這種恐嚇、叫囂、要求上司聽他們讀毛語錄的情景在暴動期間常常發生,多間公司發生勞資糾紛,工人也拒絕讓勞工署調停,衝突才會愈演愈大。

圖一    船排廠工人禁錮助理海事處長許雨時,被判入獄兩年。《華僑日報》1967年7月4日

圖一 船排廠工人禁錮助理海事處長許雨時,被判入獄兩年。《華僑日報》1967年7月4日

廣告

1967年7月11日及12日晚上,警方實施宵禁令期間,約100名群眾在灣仔莊士頓道與軒尼詩道交界集結,向警方人員擲石及玻璃樽,共29名男子被捕,被控以「非法藏有武器」、「非法集會」及「暴動性集會罪」。案發時炸彈浪潮剛開始,灣仔騷亂頻仍,燒巴士、打電車司機,殺警察。結果7月 13日在中央裁判署審訊,法官是如何判的呢?根據《華僑日報》報導,其中六名破壞宵禁令的,四人判罰款80元正;一人有條件釋放,12個月內守行為;一人警誡後獲釋;其餘兩名被「重判」十八個月。

圖二 於灣仔莊士頓道向警方人員擲石及玻璃樽之兩名被告,被「重判」十八個月。《華僑日報》1967年7月14日

圖二 於灣仔莊士頓道向警方人員擲石及玻璃樽之兩名被告,被「重判」十八個月。《華僑日報》1967年7月14日

同一天的新聞,最能反映香港正面臨何種處境。

左派暴徒於7 月13日中午11時50分,以旅行袋盛載一個炸彈,從黃大仙警署後廣場外投進警署內,轟隆爆炸過後,四輛停於廣場之私家車及一輛電單車受到損毀。警署附近之黃大仙店鋪,於事發後紛紛閂門。爆炸現場散佈五金碎片、大批鐵釘及帆布碎片。

圖三 暴徒使用恐嚇手段,炸黃大仙警署。《華僑日報》1967年7月14日

圖三 暴徒使用恐嚇手段,炸黃大仙警署。《華僑日報》1967年7月14日

1967年7月23日 《明報》,以〔當局維護公共交通安全   重囚干擾電車犯  燒路軌學徒監廿一月侍役判刑年半〕為題,記述當時港英政府為了保障公共交通行車安全,

對兩名於東區電車軌上,堆放物件在電車軌上燃燒之滋事份子重判 18 個月及21個月。兩人分別為17歲之傢俬學徒及21歲的酒家侍役。

讀這段報導,彷彿看見50年前的左派青年在電車軌上燃燒物件,企圖阻礙交通。當時說重判是年半或21個月,他們的身影令人想起年前「魚旦騷亂」的年青人,不過判刑卻是三年、四年及五年不等。前特首梁振英翌日更稱事件為「暴動」,只是規模上、形式上,「魚旦騷亂」和六七暴動都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事實上連肇事當晚的初二煙花也沒有取消。

圖四    當局維護公共交通安全,稱重囚干擾電車犯,判監21個月及一年半。比魚旦騷亂的滋事份子輕得多。《明報》1967年7月23日       

圖四 當局維護公共交通安全,稱重囚干擾電車犯,判監21個月及一年半。比魚旦騷亂的滋事份子輕得多。《明報》1967年7月23日

「反英抗暴」期間,左派奉行「三不政策」。當時港澳工委要求被捕人士「不上證人台」、「不聘請律師」及「不答辯」,以否定港英政府管治。正因為不答辯,即使裁判官對少年犯仁慈,判他們守行為或其它量刑,涉案人也會為緊跟領導而拒絕接受。其中一個案情嚴重的15歲男童鄧某,單人匹馬向中區海傍警署投擲炸彈及放置爆炸品,最後法官是如何判的呢?

1967年11月14日,年僅旺角勞工子弟學校學生鄧某向中區警署投擲炸彈,引起爆炸。警方又在他的住所找到另一個炸彈,有一安士半硝酸鉀、一安士半硫磺,可作為製造炸彈用途。外籍法官顧念他只得15歲,欲輕判守行為及容許答辯。唯被告拒絕答辯並自稱無罪,不願簽保又高叫:「法西斯審訊」。

此案情節嚴重,法官指犯案者若是成年人,最高刑罰是十年。但顧念他是少年人,故輕判入獄四年。

圖五    投彈爆炸海傍警署,十五歲勞校學生拒簽保改判囚四年。《華僑日報》1968年1月10日

圖五 投彈爆炸海傍警署,十五歲勞校學生拒簽保改判囚四年。《華僑日報》1968年1月10日

過去幾年,從翻查逐日報章的過程中,見過幾十名左派人士因為在法庭上叫囂、態度惡劣,法官建議服刑期滿就驅逐出境。但實際上除了左派明星傅奇、石慧曾經被驅逐,兩人在羅湖橋逗留、等待大陸接收未果,最後還是送回摩星嶺集中營繼續囚禁。其他曾被建議 要遞解出境的「反英抗暴」囚徒,並沒有任何人被驅逐離境。刑滿出獄的曾經在安排下,集體往大陸講述鬥爭經驗,享受「英雄式」接待。這是後話。

今天,律政司以司法之名,對為公義站出來的年輕抗爭者趕盡殺絕。重讀舊報章,六七暴動過後,當年港督在1969年5月,即暴動過後一年半,卻接受「監犯徒刑審查委員會」建議,對刑期較高的囚犯減刑。被判有期徒刑4-5年的11名犯人,都得到從輕發落。刑期一年或一年以外的44名青年犯人,此前也得到特別照顧。

六七暴動是戰後歷史分水嶺,50年前的這段日子,香港曾經陷於水深火熱之中。暴動過後,港督多次對暴動犯減刑,表現良好的更提前出獄。這幾年社會的不公不義已滲透每個角落,一群不為私利的年青抗爭者挺身而出,政權卻用各種手段,不惜一切要將他們撲滅。念之田之,悲痛莫名!

 港督昨下令減少十三犯刑期。《華僑日報》1969年5月10日     

港督昨下令減少十三犯刑期。《華僑日報》1969年5月10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