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綠矛盾和柯 P 組新政黨問題

2018/5/29 — 14:45

柯文哲(資料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柯文哲(資料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一、藍綠白三色領袖和兩大黨民望全面挫低 

美麗島五月民調進行的期間是5月23日至25日三天。這期間,民進黨和柯文哲台北市長提名矛盾上升到最高點,教育部拔管爭議持續升溫,又恰巧布吉納法索(港譯布基納法索)斷交風暴突然襲來。 

在三大事件交擊之下,民眾對藍綠白政治領袖,蔡英文、賴淸德、柯文哲、朱立倫以及的正面評價全面下挫,負面評價全面上升;至於國民、民進兩大黨,民眾反感度略有減少,但是好感度卻也下降。台灣民眾沒有選擇地對所有的政治領袖、政黨正面評價全面下挫,情境令人驚心。 

廣告

就藍營方面,民眾正面評價的大幅降低,最值得稱奇,因為白、綠鷸蚌相爭,國民黨按理應當得利,卻應得利而未得,可見無論是護管或攻擊政府外交失利不只並沒有令藍營得什麼分。至於攻擊政府不肯承認九二共識以致於被北京處罰的論調恐怕還引起了相當強烈的反彈,被民眾認為不應該替強橫打壓台灣的北京撐腰,恐怕也是民望下跌的一個重要原因。

廣告

資料來源:美麗島電子報

資料來源:美麗島電子報


蔡英文和賴清德的信任度和滿意度都創他們就職以來的新低,蔡英文的信任度和滿意度還一齊正式跌進3成以下;至於賴清德,滿意度和不滿意度則出現了死亡交叉;柯文哲和朱立倫的信任度方面,同樣地創下2017年9月以來的新低;幸而賴、柯、朱3人的信任度都還高過於不信任度。 

賴清德信任度跌了10.1%,柯文哲跌得也不少,但是4.4%,所以雙方跌幅差距巨大;至於蔡英文跌了6.6%,似乎比賴清德小,但是如果以她原先的35.3%信任度為基數換算,跌幅將和賴淸德幅度完全相同,都超過柯文哲兩倍以上(註一)。由此可見,雖然蔡賴兩人比起柯文哲多了外交、拔管兩事件的衝擊,但是雙方民望評價幅度差距實在太大,所以應該可以說在白、綠之爭中,綠營領袖受傷不可能比柯文哲小。這一點,五月國政調查有好幾項目的數據可以做為依據。 

二、多數民眾贊成柯文哲常常「舉手」 

首先,台北市長選舉提名問題,支持民進黨自己提名台北市長的有37.3%,不支持的有30.6%,沒有明確意見的也有32.0%;三足鼎立,表示民眾沒有任何顯著的傾向。至於民進黨民眾,雖然支持黨的決策的居明顯多數,但是也只有59.3%而已,仍然不及格,相對地不支持黨的決策的也28.8%,將近三成,也不算少。總體來說,民進黨在台北市怎麼提名,民眾並不那麼在乎,民眾在乎的是像柯文哲的舉手舉得對不對或藍綠惡鬥等議題: 

1. 蔡總統對柯文哲最耿耿於懷的,並不在台灣價值上,而在柯文哲經常對中央政府的政策「舉手」。 

針對柯文哲的「舉手」,國政民調問民眾在自己的印象中,認不認同「柯文哲有時候會對中央政府的決策公開表示看法或批評」的觀點時,得到的數據是54.1%認同,不認同的只有22.7%,最值得注意的是,連民進黨民眾居然也有51.1%認同,不認同的只有36.5%。 

2. 柯文哲站在白色立場,經常強調台灣政治應該超越藍綠惡鬥。 
針對這一點,民調得到的答案是,民眾在1996年總統直選以來,達75.7%民眾認同藍綠有惡鬥,民眾有高度共識。 

三、年輕人對綠的支持崩潰 

3. 在幾個特別傾向認同柯文哲的族群上,蔡英文、賴淸德、民進黨的正面評價都出現劇烈崩跌的現象。例如,蔡英文的信任度,在20至29歲這個族群,從40.6%崩潰到剩18.6%,在大學以上學歷從35.9%掉到25.7%,中立民眾從28.3%跌到18.4%,跌幅都非常可怕,其中年輕人的對她的極度疏離更是觸目驚心! 

這些數據再配合各分地區的民調都顯示出台北市白綠之爭產生了強烈的外溢效應,在台北市以外的地區,尤其是民進黨的大本營南部,蔡英文受的傷反而比台北市還嚴重,例如她的信任指數在雲嘉南掉了5.1%,高屏掉了6.8%。 

四、全國外溢效應與柯文哲組黨的主客觀條件 

在民粹當道的當代,世界各地傳統大黨民望普遍挫低,這趨勢除使得各地民粹領袖崛起,也讓新興政黨平地一聲雷地神奇竄起,後者在西歐洲最是好例,例如法國眾議會的共和前進!從無到最大黨居然只花了一年的時間。 

那麼柯文哲有沒有成功組成新政黨的機會?民調的數據是有26.7%認同柯組新政黨,不支持的有43.6%,沒有意見的有29.7%。 

表面上看來,不支持的遠比支持的多,但是,假如支持的27.6%並不只是希望在惡鬥的兩黨之外有新政黨的出現而已,而是自己有對新政黨會有高度認同的意願,那就非常不得了了。無論如何,27.6%民眾認同的黨,比民調顯示的國民黨有19.2%認同,民進黨有20.8%認同,都領先非常的多,根本是最大的政黨了。只是民調的27.6%中,有多少只希望新政黨出現以有利於政黨政治的發展,而自己不會認同這一個政黨,還是自己會認同還不太看得出來,所以這個黨會多大還言之尚早。 

現在民調中唯一最清楚的只有對兩黨同樣反感的人最支持組成新政黨,支持度是44.9%,其次是信任柯文哲的民眾,有41.6%支持,對組成新黨,這兩樣無疑都是相當正面的數據。 

畢竟,這些的數據已經表示在客觀結構面,一個像西歐一樣,有力的新政黨出現可能已經具備了條件;只是在主觀上柯文哲有沒有領導這一個政黨出現的能力,似乎非常有問題。 

柯文哲的問題恐怕還不只是他的組織能力一直備受質疑而已;他尋找組黨的社會基礎的方向,恐怕也是問題。 

柯文哲尋求新政黨社會基礎面的做法很像宋楚瑜組親民黨或李登輝組織台聯,都是在現成的舊政治勢力中找班底。李、宋這樣的做法,在台灣剛邁入2000年後的頭幾年非常成功。2001年選舉親民黨在立法院獲得驚人的46席,而台聯獲得13席也很可觀。 

但是這個在老勢力中挖人的策略,這幾年看來是已經不行了。如果比較同樣屬於墨綠系的時代力量和台聯的話,曾經顯赫一時的,以舊力量為主的台聯居然被完全被由新人的、年輕的時代力量澈底取代;同時,在台北市,2016年民進黨和老新黨、老親民黨的老將結盟推出的候選人也全軍覆沒,至於時代力量的政治素人反而崛起。組織新政黨,在台灣固然新人取代老將;在法國,共和前進!的新人更是讓傳統左右兩大陣營的老將紛紛落馬,而讓自己成為最大黨。 

最後,如今西歐國家固然新政黨風起雲湧,但是那是中央政治的現象,至於地方選舉,世界大勢是愈來愈去政黨政治化。這個中央和地方反向的趨勢,無論如何,也是思考當前新政黨出現的另一個面向。 

註一:三人依據其本身的信任度基數,換算出來的跌幅,是蔡6.6%/35.5%=18.6%;賴,10.1%/54.3%=18.6%;柯,4.4%/55.2%=8.0%。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