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分之百的講獨言論自由

2017/4/21 — 11:38

相較於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發表「大和解特赦論」與同日收回及致歉所帶來的短暫政治震撼,「基本法第27條釋法論」顯然更加茲事體大,值得各方嚴正關注。

香港基本法第27條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不過一如既往,中共一出手,任何文字、原則、理念都會被恣意曲解。

中共傀儡組織「全國港澳研究會」今年1月出版《港澳研究》期刊,刊載政法大學人權研究院講師王理萬撰寫的《「港獨」思潮的演化趨勢與法理應對》文章。該文主張在基本法23條立法前,可先就基本法27條,交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直接把港獨排除在「言論、出版、集會等自由」的保障範圍之外,動搖人權和法治。

廣告

所謂「實行港獨」違法,猶如另建民國必定違反大清律例一樣,本來毫無疑義;一旦失敗,鋃鐺入獄;一旦成功,清律遭廢,無法可違。但問題是:難道「講獨」違法嗎?只要不鼓吹實行暴力革命行動,本無違法,否則在清末新政時期呼籲另立新憲以取代大清律例的立憲派,早已被全部問斬。可悲的是,2017年的特區政權,就連1910年的滿清政府都不如。共黨暴政比起天朝帝制更專暴、更卑劣。

需知道「講獨」是言論,言論自由本是人權基礎,也受基本法保障。但是中共傀儡王理萬卻不以為然,認為香港的《刑事罪行條例》規定了叛逆、煽惑叛變等罪行,「煽動本身就足以構成犯罪」,跟《基本法》第27條的「言論自由」,存在著「緊張關係」,「因此」全國人大常委會需要對「基本法和國際條約相關條文」好好「解釋」,用以「遏制港獨言論」,包括「民族自決」、「政治本土」、「香港城邦」、「革新保港」等一切「試圖以隱蔽方式去促成香港獨立的既定事實」的言論。何謂「隱蔽方式」,當然由共產黨說了算。

廣告

換言之,王理萬認為:這類言論,只要講出來,只要寫出來,你就只會剩下蹲在監倉內的自由,因為他認為這些說法就是等於《刑事罪行條例》所規定的「煽惑叛變」。引申而言,「本土」的結果就是叛變,「自決」的結果更是叛變,「革新保港」的結果也是叛變,「真普選」的結果只能是叛變,「真民主」的結果當然是叛變。如要呼籲,就是煽動,就要坐牢。王某智商是否正常,大家有目共睹。反駁這類妙語,似無必要。但是這種說法的惡性,令人噁心。

如果是這樣,就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沒有百分之百的言論,就沒有真正的言論自由。只有歌頌習近平和金正恩的言論自由,不是言論自由。禁止主張打倒共產黨、建設新香港的言論自由,等於沒有言論自由。

如果是這樣,有了27條釋法,就根本不需要23條立法,也不需要引入包括國家安全法在內的所謂全國性法律到基本法附件三。只要把「港獨」這頂帽子扣上去任何共產黨反對的立場,聲稱某君「試圖以隱蔽方式去促成香港獨立的既定事實」,那麼就可以通過人大釋法,把它們排除在基本法27條「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範圍之外,凌駕於國際人權公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一系列香港終審法院司法覆核(違憲審查)判決之上,全面赤化香港,正式終結一國兩制。更重要的是,人大釋法有溯及既往的效力,亦即在釋法前的所有「講獨」言論,也會被定性為違法。

這種提議,放風惑眾,史無前例,茲事體大。過往幾次人大「釋法」,可能涉及居留權利、政治權利,都是沒有像這種建議般,直擊人權的核心領域:言論自由。這次「亮劍」,香港人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必須嚴正看待,聚焦關注,堅決反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