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折不撓是香江

2015/6/3 — 10:18

京官在深圳會見泛民最重要的訊息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831已經不是政改方案咁簡單。不要再爭拗「袋住先」是否「袋一世」,更無需像陳弘毅般研究這種「伊朗式普選」是否有可能跑出一個改革派人物。袋或者不袋,就決定你是否支持一國兩制,決定你是溫和的「泛民朋友」還是「死硬反對派」。這已是政治忠誠的試金石。

否決了又如何?按共產黨的邏輯,以後與泛民的關係便會從「人民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除了要泛民「票債票償」,(黃坤馬上勸泛民「識轉軚為英雄」,否則動員公屋居民在選舉中踢走他們。)相信還會動員各種力量消滅泛民和相關的公民社會力量。

廣告

為甚麼否決了政改方案便要上綱上線到反對一國兩制?京官沒有解釋,因為強權是不用解釋的。

政改既非外交和軍事範疇,亦非完全是特區內政(因為特首是同時向中央和特區負責),所以《基本法》規定政改要中央與特區共同參與。原來《附件一》規定的政改「三部曲」是以特區為「改革主體」,到了最後一步才報請人大常委「批准」(而立法會選舉辦法修改只需「備案」)。人大常委於2007年將「三部曲」改為「五部曲」,是要讓中央提早介入政改過程,在第二步批准或否決特區政府對政改的呈請,明顯是矮化特區的角色。但既然五部曲仍保存「立法會三分二多數通過」這一步,怎能說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便是否定一國兩制?如果不容許否決,是否應該將「五部曲」變成「一部曲」,由中央說了算?今天主管香港事務的官員,不明白立法會有權否決831決定才是一國兩制的體現,怎不令人握腕痛惜?

廣告

說穿了,否決政改方案不是否定一國兩制,而是否定了831決定、是挑戰了中央的權威。早在政改爭議的開始,京官便要求港人必須選出愛國愛港、不對抗中央的人當特首。港人不接受這個大原則,就無法進入細節的討論。問題是怎樣才算是「愛國愛港」和「不對抗中央」?法律上可以定義甚麽行為是叛國,但怎樣才算愛國卻是一場無休止的政治爭論。中央對愛國問題卻有簡單直接的答案:聽命中央便是愛國,對抗中央便是不愛國。這種愛國便要愛黨的邏輯,放在泛民面前,就像封建社會裡的家長,先要子孫下跪叩頭,個個掏出孝心,萬事才好商量。

其實京官都說不準甚麼是「不對抗中央」。你看中共歷史上的領導人,有幾多個是有好下場的?第一任總書記陳獨秀最終被視為反中央被驅逐出黨、向忠發被視為叛變、王明被毛澤東批為教條主義者和機會主義者、博古被視為太聽命共產國際弄至紅軍重大損失、相反毛澤東弄至生靈塗炭卻仍以七三分論其功過、胡耀邦被鄧小平批為「一手硬、一手軟」沒有貫徹中央的路綫,而趙紫陽更因六四事件被判為反黨、對抗中央。連中共總書記都有半數不符「愛國愛黨」標準而中箭下馬,可見中共為了政治鬥爭不斷移動龍門,港人跟着這些漂浮標準走,只會嘥氣和頭暈。

現在放在我們眼前的政改方案,就是測試泛民是否「對抗中央」的硬指標。京官君臨天下,白臉退場剩下黑雲壓頂,周融、王坤之流敲鑼打鼓翻筋斗,梁振英、張曉明等咧嘴而笑,等待好戲在後頭。香港人該如何自處?

京官説雨傘運動無法撼動831決定,這是事實。但一年多來,無論幾多威迫利誘,中央同樣無法撼動港人佔中的決定。但假如泛民委曲求存,接受這個政改方案,就等於接受強權壓倒公理,一國壓倒兩制。由此觀之,否決政改應被視為高度自治的試金石。

港人經歷過六七暴動的恐懼、六四屠城的沮喪、九七回歸的不安、沙士圍城的痛楚,最後安然踏步七一遊行、走過雨傘廣場。百折不撓是香江,為了不在權力面前下跪,我們應該頂着泛民,一票一良知,敢作捍衛兩制的死硬派!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