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國教:對抗極權的武器?

2018/3/5 — 6:12

【文:鹹錦鯉(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特約文章)】

高登沒落後,香港青少年最常流連的討論區是哪個?連登討論區。

打開連登討論區,如果你嘗試以”捐血”為關鍵字搜索的話,跳出來的絕大多數是諸如

廣告

“捐給藍絲廢老,不了。”
“捐就人情,而家仲玩埋情緒勒索,不了。”
“香港醫療系統自己都就崩潰,還要大力開拓醫療旅遊送血比大陸人?不了。”
之類厭倦、反對捐血的聲音。

這是為甚麼?

廣告

如果看捐血人數的話,根據紅十字會過去6年年報的數字,年均捐血人數都基本維持在25萬人左右。但只看青少年( 16-20歲的分組)的數字的話,從2012/13年度開始,每年幾乎都是雙位數字的跌幅。

2012年梁振英上台,將補鍋法、鋸箭法運用得揮灑自如,在所有陣線同時煽風點火,社會矛盾全面激化,政治光譜極端化:local vs蝗蟲,年青vs年老,舔共vs泛民…… 香港亂局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我們當然要認識到梁的做法是得到了北京的允許,甚至是北京改弦更張的結果,這種政治秩序的範式轉移,就是香港本地年輕人作為一個整體,根本對“建設家園” 喪失興趣。在殖民地政府尚推行仁政的年代,市民,尤其是年輕人對未來有期望,對建設有承擔感,公民意識勃興,對捐血自然不會抗拒。然而今天的香港青少年已經大面積喪失對這個城市的歸屬感,面對建制繼續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要求年輕人獻血做貢獻,就算嘴上不說,實際行動也已經給出了再明顯不過的回答。

如果我們將目光稍微從捐血移開,把視線投向賣旗、讓座等香港傳統上被視為良好公民教育一部分的事宜上,我們竟然發現不少年輕人對此投入了同樣仇視的態度,年前一篇文章,《新時代革命:不讓座、不捐血、不買旗》,甚至將拒絕捐血、不讓座、不買旗吹捧為新時代香港“廢青”的“革命手段”。

誇張麼?荒誕麼?也許。

讓我們把視野從香港拉開,美國學者James C. Scott 的著作《Weapons of the Weak》,描述了馬來西亞農民面對地主和國家政權的層層盤剝時,採取了裝傻、偷懶、誹謗、假裝順從等看似不可理喻的消極抗議策略,以低姿態低成本的反抗技術進行持久的消耗戰,用堅定強韌的努力對抗看似無可抵抗的高壓統治,以避免公開反抗所面對的巨大風險。

掟磚?

“你港獨。”

訓街佔領?

“你港獨。”

遊行示威?

“唔使問,都係港獨。”

不捐血?

“……”

當公民社會的反抗行動一律被抹黑為心懷不軌乃至上綱上線成港獨暴亂。不捐血、不讓座、不買旗,諸如此類的行為,實際上就是香港社會對於無可抵抗的暴政的反抗姿態。這就是香港的弱者的武器。

社會賢達當然可以對於年輕人的反應嗤之以鼻,要求政府投入更多資源,在「搞好搞強」國民教育之餘,也要抓緊抓牢公民教育。不過,只要香港的政治秩序繼續如同今天一樣急速向獨裁社會、高壓管治靠攏,這種無聲的反抗只會一天比一天更廣泛。

勿謂言之不預也。


(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