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總工會:何君堯,我們非常討厭你!

2017/9/20 — 10:42

何君堯

何君堯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背景

社總早對何君堯不表欣賞,甚至是對立。他在2015年5月3日出席《城市論壇》節目,就論題:「粗口辱警,何堪! 語言演化,無限?Discussion on: Views on Police Insult Law」擔任講者嘉賓。節目中 (香港電台網站的節目重溫中21分07秒至21分11秒)何稱:「我係一個普通市民,但我亦都係一個社會工作者,你都可以咁講。」何君堯當然不是註冊社工!社總當時亦曾撰文譴責,並促社會工作者註冊局嚴肅處理,因為非註冊社工自稱社會工作者,絕對違法。註冊局報警,但事情最後不了了之,埋下縱容伏線。

廣告

涉嫌犯法紀錄俯拾即是

廣告

2016年,何君堯曾在Facebook上載了一幅在高等法院內的自拍照。然而,根據香港法例,法院內嚴禁拍照。 圖片上載之後,曾有一名女職員報案,指懷疑有人在中區金鐘道的法院內拍照,而當時案件列作求警協助案處理。 警方發言人直至今年3月,才稱已完成調查,指徵詢律政司法律意見後不對任何人提控。縱容,可一又可再!

殺無赦!

2017年9月17日,何君堯舉辦集會,其中嘉賓、屏山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提及「港獨份子要殺無赦」。何君堯身為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及執業律師,不但沒有指正有關暴力言論,更即場加以附和,事後更以多種牽強言論表示無問題。據報載,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表示,何君堯可能觸犯《公安條例》,包括公安條例第17b條:辱罵言辭激起公眾情緒;及第26條:鼓吹暴力去殺人或傷害他人身份。

政府縱容文革式違法言論

9月18日,律政司長袁國強迴避記者就何君堯的提問,對於何君堯殺無赦論卻指不能單看字眼作決定;但袁國強去年8月回應有市民於網上恐嚇選舉主任一事時曾指,不應透過涉及刑事的行為表達意見,大有前言不對後語之嫌。

而銳意營造開明親民形象的特首林鄭月娥,同日會見傳媒時,有記者問及如何評價何君堯的言論,但她以「問咗西九先」迴避提問,直至她轉身離開的16分鐘內,仍未有回應有關提問。林鄭之前對教大民主牆的「恭喜論」迅速高調譴責指其涼薄,現在對「殺無赦論」卻刻意延誤回應,只於翌日不點名指責,盡顯雙重標準的處事作風。

與特首同場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全程不發一言,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同日也似乎未有公開露面。政府的高層似乎也企圖以噤聲「捱過」,似乎對於同屬建制派的何君堯的行為完全不懂回應。建制派議員呢?9月17日有出席何君堯集會的周浩鼎、陳恆鑌及邵家輝全部都未有在個人專頁就事件回應,民建聯Facebook Page更對自己政黨中人曾出席的集會隻字不提,似是有心劃清界線。

據了解,律師或大律師干犯刑事罪行,一旦被判罪成,要接受紀律審裁,可能面對一項或多項處分,其中處分包括譴責、罰款、暫時吊銷牌照,以至永久吊銷其執業資格。報載在9月18日已有市民前往警署就事件報案,要求警方從速調查及於需要時嚴正執法。多名立法會議員亦已發聲明譴責,亦有團體發動聯署,要求何君堯辭任立法會議員、屯門區議員及嶺大校董等公職。

尊重自己的品格

我們應該怎樣看待如此一個多次涉嫌犯法紀錄、操守惹人懷疑的人呢?你涼薄,所以我涼薄?你囂張,所以我囂張?你犯法,所以我犯法?通通不能!但我們又不忍因為社工的身份而包容何君堯的誑言誣語。我們倒選擇直接說出內心的感覺,不錯,我們非常討厭你!我們不會說何君堯該死之類的話,因為不值,因為不該,這是出於我們對一條生命的最低限度尊重。

何甚至在其個人Facebook Page再以「報警告我恐嚇呀,笨!」感謝何先生,讓我們體會到將來有更多文革式的挑釁時,我們應如何自處;又讓我們知道政治包庇、破壞政府市民互信是怎樣的一回事。我們今天選擇坦蕩蕩,大家就任由君堯長戚戚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