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總工會:我們要向新加坡律師專業團體投訴何君堯

2017/9/26 — 19:02

資料圖片:何君堯

資料圖片:何君堯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訛稱社會工作者

何君堯由2015年起開始為社會大眾所認識,因他在同年的5月3日出席《城市論壇》節目時,表述「我係一個普通市民,但我亦都係一個社會工作者,你都可以咁講。」。根據香港法例505章《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訛稱社會工作者,絕對違法。當時何為擺脫違法,便狡辯自己是一位在社會工作的人,那就是社會工作者。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何第一次「強詞奪理」成功。「強詞奪理」一詞是比喻強行狡辯,無理硬說成有理,一般是形容「無賴」。

「殺」與「煞」同音不同義?

廣告

2017年9月17日,何君堯聯同其他嘉賓在集會中提及「港獨份子要殺無赦」。他在9月19日的清晨時間於其 Facebook 內為其「殺無赦論」嘗試作解釋,在字裏行間為其言論合理化,又把「殺」字強行說成「煞」字。何君堯又再一次演繹「強詞奪理」,也證明了他的「強詞奪理」習性。

習性被縱容了

廣告

何君堯作為社會賢達,有多重尊貴的身份,屯門區議員,立法會議員,律師公會前會長,嶺南大學校董,他的一舉一動定必受到社會大眾所關注。何君堯被揭發於並非在新加坡和英國及威爾斯的執業事務律師,但多年來何君堯卻自稱是獲當地認可的執業事務律師,他絶對是虛報其專業資格。作為專業人士,社會對誠信有一定的期望和要求,何君堯再一次把自己的過失強行轉移視線,把過失推卸在別人身上。

何君堯如小孩般再示範其「強詞奪理」的習性,把其刻意或大意的造假行為合理化,而且也為過失諸多藉口,將歪理演繹成為真理。

強辭奪理程度,建制的界線也超出了

何君堯在多次失言後,未見他作出任何反思,反而其言論更越趨過火。由最初只有泛民人士作出譴責,直至近日資深建制派亦紛紛在公眾場合出言叮囑及勸喻,可見其言行已超越建制陣營的底線,作出建制派罕有的「忠言逆耳」勸告:9月19日港台議事論事節目中李鵬飛先生嚴斥何君堯為攪分化的大攪手;曾鈺成先生也直指其把港獨與講粗口的言論混為一談是不恰當。此處已尚且不談林鄭特首的不點名批評了。9月24日,何君堯拒絕商台節目訪問,只暗地裡修改於立法會網頁及自己律師樓網頁上聲稱自己是擁有「新加坡和英格蘭及威爾斯執業律師資格」,但並沒有實際於當地執業。9月25日的早上商台改邀同屬建制陣營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律師接受訪問,謝在節目上就勸何君堯做打手時,「就一定要小心自己個後欄啊!」

越洋投訴 突顯何君的歪理和失德

作為專業的人士,我們希望律師公會執行對會員應有的嚴格操守監管。是次事件證據確鑿,何君堯理應被考慮紀律處分。不過,過去何訛稱社會工作者,警方不立案處理,何又在法庭違法自拍,律政署不提檢控,種種違法事例通通不獲處理和正視;雖然這等行為未有造成極大影響,但違法終歸違法,若個人一聲道歉也沒有,本地警方及律政署又不作處理,那我們就嘗試越洋投訴吧!社總將去信The Law Society of Singapore,投訴何失當行為。根據當地的投訴機制,投訴人要繳付按金,更會被傳召會見當地負責團體,縱使費時費力,但我們仍會用此途徑杜絕強詞奪理的unhealthy win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