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運中「暴力抗爭」的思想陷阱

2017/10/6 — 12:58

資料圖片:2014年旺角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旺角佔領區

【文:石橋馬】

看完梁文道上下兩章《殺無赦》,心裡很納悶,原因是情感上不接受,但從理性角度是贊同他的看法,即是在抗拒極權和不公的社會運動中使用暴力,似乎是沒什麼可取之處。這點「左膠」老祖宗 Noam Chomsky 在批評近期在美國興起,倡議要以暴易暴的所謂 Antifa 反法西斯運動時說得更一針見血:

「當抗爭演化成暴力時,更強硬和野蠻的一方總會得勝,而大家都知勝方將會是誰。這還未計算機會成本,包括損失了去進行教育、串連和組織實在和有建設性社會行動的機會。」

廣告

由這個看似單純以策略角度的分析,Chomsky、梁先生和之前有相似看法的蕭若元又是否已完全排除暴力的作用,甚至其必要性?舉例,八十年代愛滋病在美國的同志社群中急速蔓延,當時的列根政府對問題視而不見,更有政客和官員公開說如果美國的基佬都死光也不是壞事,反正是他們自作孽。

為了引起社會關注,同運圈子興起了一派叫 ACT UP 的組織,以非常激烈和暴力 (但多只限於對財物的破壞) 的行動向負責審批新藥的 FDA 等政府機構和大藥廠在華爾街的總部示威。當時 ACT UP 的口號是「沉默等於死亡」,他們的「勇武」行動就算是在支持者中也普遍得不到認同,但綜合多年後的分析,總結是傾向為他們的行動平反,認為當時的示威推動了多項政策,加快了藥物的硏發和推出。

廣告

最少,ACT UP 經驗的背後,實証出當一群受盡政權漠視和整個社會壓迫的社羣,在完全沒有建制力量和媒體支持的絕境中,以一定程度的暴力「發難」(ACT UP 中的 “U” 就是代表 Unleash),就算是當時被千夫所指,最後是終於可以帶出直接的成果,甚至是影響以後對相關議題的論述。

當然有不少人不贊同以上看法,或會認會就算是有一定程度的成功,ACT UP 也是個别例子,如若要真正能帶動民意,引發歷史性改變的民眾運動都是主張和平,以非暴力手段去抵抗強權以感動人心。而真正能做到的幾個民權領袖,例如馬丁路德金,當今已成了民主人權「普世價值」的聖人。但事實是否又跟左派論述一樣黑白分明?

就以金牧師為例:現今美國每個大城市總有以他命名的地標或街道,當然也有記念他的假期,但人們都忘記,在他生前,對他有正面看法的美國民眾從來不超過一半。根據 Gallup 在 1966 年的一個民調,也是他被暗殺前最後一次調查,馬丁路德金的支持度只有 32%,對他有負面看法的達到 63%。

即是説,在金牧師給《我有一個夢想》這個經典的演講時,大部份的美國民眾是不支持他的非暴力抗爭,更有不少人視他為不愛國的滋事份子,為在越戰失利的國家添煩加亂。而他個人的光環,以至整個由他帶領黑人民權運動的榮譽,都是在死後由幾任政府追封,經過四、五十年的「造神」馬丁路德金才成為美國歷史中的國家級英雄。

作為一個歷史人物,金牧師的影響是勵志、inspirational 遠超於實質。他生前最大的成就,就是帶領和平示威羣衆,由 Alabama 州的小鎮 Selma 遊行到州首府,抗議南方好幾個州份利用「識字考試」等不公平手段令黑人選民無法投票。其實第一次遊行並非由金牧師領頭,而當時的州長不但對示遊行羣眾不加以保護,更指令警員毒打示威者。當他加入成為第二次遊行的龍頭時,更有一名教會領袖被白人至上分子打死。之後透過傳媒報道州政府的暴行,當時的民意才開始同情示威者,但更重要的是,馬丁路德金懂得先向法院申請保護令,增加示威的合法性。

但要說真正能改變局面,是他已取得約翰遜總統的共識,一方面由他冒死帶領示威,另一方面由白宮動員,利用全國廣播的聽證會向州長施壓,更進一步推動聯邦立法,阻止州政府利用不公平手段令黑人無法投票。最後是法院發出保護令,並由聯邦政府派出警衛,令金牧師能順利帶領數萬支持者遊行到州首府,而得到民意的支持約翰遜也能成功立法,通過了「投票權法」(Voting Right Act),此後保障了幾代黑人和其他小數族裔的平等投票權力。

上面用了不少文字描述馬丁路德金最重要的成就,主要是指出近代成功的所謂和平抗爭,從來都不是只靠一味非暴力,單純以道德力量克服强權的壓迫。如果不是當時已計算了白宮有意向幾個南方州方動手,金牧師的行動是否值得義無反顧,讓自己和羣衆冒死任由毒打,造成更多傷亡?反過來說,如果當時的總統不是約翰遜,而是今天的 Donald Trump,同一樣的行動會是依然崇高或是愚不可及?又或是如 Chomsky 所說,定律是抗爭一方出手就是給威權一方送大禮?

今天香港面對的,是史上少有最財雄勢大、最暴力和從不怕見血的政治鬥爭機器,而它的存在就是要確保政權的延續及保護一衆受益的貪官、財閥和土豪的財富,這情況實在比「雞蛋與高牆」困難多了。那到底現在是否已到暴力和非暴也沒有分別的地步,還是仍有未被發現的出路?不知道,那許香港有天會「迫」出一個馬丁路德金,樂觀點總比較快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