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祝願進步 抗拒倒退

2018/2/20 — 11:4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新春伊始,首先祝大家新年進步,年年進步。

進步是最歷久常新,最基本的祝願。《禮記》中有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人人都可以從自身開始,不斷追求進步。要「止於至善」,所謂「善」是沒有所謂最完美境界的,那進步的動力及追求也應該是沒有止境的。從個人開始的求長進、求進步的精神,會成為社會不斷進步的基礎,令不同的世代可以薪火相傳,令社會的進步成為不絕的過程。

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當然都希望社會不斷進步。對社會進步的展望,也不能離開對現狀的理解,及對構成這個現狀的歷程作回顧。

廣告

這已是主權移交後第21個農曆新年了。不能不嘆息,追求進步是那麼基本,進步卻又是那麼困難。反之,社會退步起來,又是那麼容易。更有甚者,是社會上有不少人,對如此明顯的社會倒退,不但心裏毫無憂戚,還因為各種現實利益的考慮,而為如此的倒退推波助瀾。

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殖民主義確實有萬般不是。香港之變為殖民地,也確實是源於一段具有侵略性質的歷史。但香港這一段殖民地的歷史,又確實是令香港在社會體制上逐漸走向進步,令香港避過了很多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戰禍內亂,甚至是避過了近代塗炭了數千萬甚至上億生靈的一段不光彩歷史。

廣告

在香港殖民地歷史中的最後20年,香港社會無論在行政及立法體系都在走向進一步的文明及進步;香港的司法制度更是令香港能夠躋身成為國際城市的主要原因。如果我們今天要評價香港社會的進步與退步,是不是也應該要以這一個作為基點?

今天香港那一位特首的產生過程,不比當年選派的殖民地總督文明。在九七主權移交之後,名義上是港人治港,但香港有幾多人有權選擇那一批治港的港人?有人可能會即時反駁說,在殖民地時代,不也是由英國人選派總督嗎?但只要回顧一下去年初那一幕特首換屆選舉的鬧劇,只要大家對自己誠實一點,當知究竟與由殖民地宗主國選派總督又有甚麼本質上的差別。只是在形式上變得更加虛偽,更加有欺騙性,究竟是進步還是倒退?

當年的殖民地總督還不至於會動輒以政治鬥爭語言來挑動社會矛盾;殖民地年代最後那幾位總督,比之今天的特首,似乎更勇於站在香港人的角度來捍衛大家的利益。為什麼當年的末代總督肥彭可以隨時行出街吃蛋撻飲涼茶,回歸後的特首卻往往只能在重重保安拱衛之下,才敢偶爾做一些早已經安排好了的親民秀?甚至還試過要出動江湖人物為特首維持紀律。

今天所謂特區三巨頭的司長當中,就有兩位背負着無可推諉的政治誠信質疑,來繼續擔任其政治不問責的高官。這樣子的所謂政治問責制,又進步在那裏?至於原本應該是政治中立的公務員,便被這樣的一種政治不問責一再拖下水,要擔當政治打手。這又豈能不說是一種倒退?

香港的立法機關,議員人數磪是多了十個,但在權力分佈格局上,有扭轉過一向以來那種向既得利益階層的權力傾斜嗎?在選舉方法、立法會的議事規則、議員的議事質素,那一方面不是在倒退?還有特區政府在背後的操作,甚至在西環在背後的操控呢?

與回歸前那20個年頭相比,倫敦那一邊似乎從來沒有高聲說過要「牢牢抓緊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這樣的話,更從來沒有見過有倫敦的官員對香港的內部事務及香港的市民指指點點。今天的作謂的「港人治港」,還可以算是一種進步嗎?

有不少人認為香港的司法制度已經在倒退當中,但願這不是事實。但香港司法體系不斷受到來自北京及親建制力量的壓力;特區政府也一再用盡其執法及律政工具,利用司法程序作出政治武器去打擊政治對手及不服氣的市民;香港的司法獨立面對的挑戰,可以說是空前嚴峻。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否可以繼續進步可能已經不再是最重要,在未來能夠繼續保持司法獨立,不與行政立法同步倒退,可能已經算是萬幸了。

作為香港社會的一分子,對此確實是十分擔憂。但我們都可以從自身開始,不要被謊言迷惑,要繼續謹守崗位,要常存盼望。首先要求自己都不斷進步,要在逆境及壓力中保持獨立的思考,積極發聲。面對所謂「親建制」的,實際上是「反動」的力量,除了繼續說要祝願進步之外,香港人對我們在生活中的這個社會的倒退,還要加倍警惕。只追求進步已經不足夠,我們還要繼續「反倒退」。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