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禮崩樂壞 莫過於此

2017/2/17 — 17:41

圖片來源:《出埃及記》劇照

圖片來源:《出埃及記》劇照

自小就聽過一個故事,有犯人被捕後帶到警署,突然有一批赤裸裸上身,只穿內褲和蛙鞋,面帶潛水眼罩的人出現,把犯人痛打一頓。

這個小故事,是家中一名當警察的長輩,在飯桌分享的都市傳說。

故事說完,他笑著說:「警察打犯一直都有,俾人打嘅犯投訴都無用,因為根本無人信。」

廣告

若干年後,這段都市傳說出現在一部電影中(電影不太好看就是了),電影的主題是,當一件事荒謬到一個地步,就不會有人相信了。

而現在我們面對的荒謬,其實不是警察會打犯人,大家一直心中明白,其實警察打犯丁點不稀奇,沒有被報道的、查不出來的、不了了之的,天底下還有許多個曾健超。

廣告

今天我們面對的荒謬,是有人會為警察打犯人納喊助威,有人會為濫用私刑證據確鑿而被判罪的警察擊鼓喊冤。

這些人,不是李偲嫣傅振中之流(當然他們也有份)。有律師如何君堯,理應飽讀詩書通曉法律,卻將濫用私刑的失職警察稱為「俠」;有民選議員前高官如葉劉淑儀,理應知道何謂法治何謂司法獨立,卻稱執勤時打犯獲罪判囚兩年為「重」。

而本應是維護法紀的警隊,對犯法的同僚,不單沒有致辭尋求原諒,更干脆擺出一副包庇護短的姿態,陳祖光說要為同事尋「公道」,盧偉聰語帶哽咽說明白同事的沮喪,批准內部籌款「協助」七警。

再說一次,有警察犯事不可怕,樹大自有枯枝,可怕的是,有警察犯事,只因事關佔中政治正確,整個建制陣營和執法部門,就可以將所有法治公義,和自己身為執法人員應有的態度完全拋之腦後。

這在梁振英和曾偉雄之前,是無法想像的,正如那則小故事一樣,我們無法想像會有蛙人在警署打犯。

但這個荒謬到本來無人相信的景像,已經成為社會現實,而我們慢慢習以為常、見慣不怪。

禮崩樂壞、莫過於此。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