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站在對抗惡勢力最前線

2017/2/2 — 11:22

在美國,昏君特朗普上星期頒佈行政命令,禁止包括敍利亞內七個伊斯蘭教徒佔大多數的中東國家人士進入美國。是誰在前線與特朗普這股惡勢力對抗?是一群律師。他們當中有趕去機場為因行政命令而被拘留的無辜人士辯護的義務人權律師、甚至是大型國際律師行訴訟部門的合夥人與團隊。他們當中亦有無懼被解僱、拒絕辯護這命令合法性的署理司法部部長。

在中國,平民百姓時常被惡官、貪官無理打壓及迫害。是誰在前線與這不義對着幹?是一群律師。無論是毒奶粉、盲搶地、打壓教會、侵犯人權,一群維權律師都不惜一切個人代價為民請命。以我所聽聞,有不少比較錫身而不站出來維權、甚至是有些因有官職在身而要在公開場合說違背良心說話的律師或法律學者,都會在私下場合勸權貴處事不要太過份。

在意大利,官員、財閥、地主與黑手黨在某些地區的官商鄉黑勾結情況嚴重。是誰在前線拒絕向惡勢力低頭?是一群律師。無論是法官或檢察官,他們都對這股暴力、貪腐的惡勢力以文明法律途徑窮追猛打,其間有不少大老虎被法律制裁。有些律師更因此被黑幫暗殺,但不少律師並未有因此而退縮。

廣告

在香港,示威者不時被警察拘捕、更有被個別警員毆打的例子。法治、司法獨立不時被政權以官方文件「出口術」與釋法等方式受到威脅。民主、人權不停地在政權干預下被倒退。是誰站在對抗這一切?是一群律師。無論是在最前線代表社運、政圈人士的人權律師,或不時就捍衞香港核心價值發聲的律師,甚至是眾多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以遊行或投票方式站出來的律師,香港法律界在需要向惡勢力說不的時候都從不缺席。

當然,有人說,世界各地的法律界亦不乏站在惡勢力那邊的律師。但那種律師只是在惡勢力陣營內無聲無息地融入,難以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亦有些人(包括一些法律界老行尊)說,那些站在前線的律師只是在制度或政治上騎劫了「律師」這個身份。

廣告

不過,以美國為例,當不同專業或政治背景的律師都聯手對抗昏君的惡行時,這是「政治化」那麼簡單嗎?又或以香港為例,近兩次就捍衞司法獨立與抗議人大釋法的法律界遊行都是在工作天的辦公時間內舉行。但就算是這樣都每次仍有二千名法律界人士出席(香港總共只有逾一萬名事務律師與大律師)。說這是「騎劫」業界就是對法律界的無知侮辱吧。

地方、情況、故事、遭遇不同,但在世界各地,法律界總是站在對抗世上各種惡勢力的前線,為追求更正義的社會作出努力。就此,我以自己能成為法律界的一分子為榮。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