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多名勞權人士被判刑 中國公民社會步入寒冬

2016/12/30 — 14:57

左起:曾飛洋、湯建及朱小梅(鳳凰視頻片段截圖)

左起:曾飛洋、湯建及朱小梅(鳳凰視頻片段截圖)

【文:林祖明(香港職工會聯盟統籌幹事)】

二零一五年,中國的公民社會經歷了艱苦的一年。由去年「三八」前夕開始,先有五名女權人士被拘,到「七零九」維權律師大抓捕,直至十二月多名勞權人士被刑事拘留;中共政權對公民社會的打壓,其力度之強,範圍之廣,屬近年罕見。而這無形的黑手,更有禍延香港之勢;李波及銅鑼灣書店事件已證明,在中共的高壓管治下,香港人已不能獨善其身。

自去年十二月三日起,廣東勞權人士遭到政府連番打壓,至今已有至少來自四家勞工組織的二十一名工作人員及志願者被拘捕或問話。當中包括「番禺打工族」的負責人曾飛洋、工作人員朱小梅、孟晗,以及「佛山南飛雁」負責人何曉波。本年九月二十六日,三名被捕廣東勞權人士曾飛洋、朱小梅、湯歡興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案件在廣州番禺區人民法院審理。曾飛洋被判監三年,緩刑四年;朱小梅和湯歡興被判監一年半,緩刑兩年。至於孟晗則於十一月三日被廣州市番禺區檢察院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在番禺區法院開庭。法庭當庭宣判,孟晗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九個月。而何曉波則被控以「職務侵佔罪」,於本年四月獲釋,取保候審。

廣告

工人只是尋常百姓 卻遭連番打壓

被批捕四人過往曾在不同領域為內地工人爭取權益。何曉波在二零零六年因工業意外失去左手三根手指,及後以過來人身份成立「南飛雁中心」協助工傷者維權。「番禺打工族」的曾飛洋是司法系畢業生,曾先後在司法部及律師事務所工作,從工作中察覺社會權力失衡,毅然放棄優差投身工人維權行列。他曾參與多宗罷工及集體行動,為無數打工者維權。

廣告

而朱小梅和孟晗更是工人出身,因參與自身單位的集體維權行動被解僱,孟晗更因此遭受過九個月牢獄之苦。朱小梅在加入「番禺打工族」後繼續為工運奔波。廣州大學城清潔工罷工期間,懷孕的小梅腹大便便地第一時間跑到罷工現場聲援工友。她被捕時,女兒才剛滿周歲。在囚期間,她的女兒不肯吃奶粉,家人向官方爭取將孩子送至看守所哺乳卻多次被拒。中共對勞權人士的打壓,已達不仁不義的地步。

刑事判決勞權工作者製造寒蟬效應

近年,國內企業因倒閉或遷廠而拖欠工資、社保供款或遣散費等問題日趨嚴重,工人發起罷工工潮不斷。但礙於國內官方工會(中華全國總工會)未能有效維護工人權益,工人集體維權往往只能訴諸自發行動或求助於勞工團體。三名勞工團體工作人員被刑事判決,開啟了勞工團體工作者因組織維權行動而被大規模刑事化定罪的先例;製造寒蟬效應,導致勞工團體的組織工作更舉步維艱,令工人求助無門。中國政府圍捕勞權人士,明顯違反國際勞工組織(ILO)有關結社自由和保護組織權利公約(第八十七號公約)的規定。職工盟與港人和國際社會,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被無理拘留、檢控及囚禁的勞權人士;並尊重工人組織及結社自由。

國內港企無視法規 港交所監管不力

同時,國內企業有法不依,欠薪剝削成風,更成為觸發工人抗爭的源頭。由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二零一六年四月期間,職工盟共收集到三十二宗港資工廠工人於內地有記錄的集體維權個案,較去年同類調查大幅增加近三成;這與港企管理層多重違法及勞資糾紛的拙劣處理手法有關。調查發現,近六成(十九宗)集體維權個案涉及港企逃避遣散費和拖欠工資,當中超過五分之一逃避遣散費的個案屬香港上市公司屬下的子公司。國內部門執法不力,加上港交所缺乏監管,令港企無視內地法規和國際勞工標準,肆意踐踏工人權益。故此,職工盟不但要求中國政府加強執法,更希望港人能敦促港交所完善對上市公司的監管制度;並呼籲投資者在進行投資時,把投資對象的勞工狀況作為評估因素之一。以確保上市公司在世界各地的管理運作,均符合國際勞工標準。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