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糾結的燭光晚會

2018/6/5 — 16:58

2018 年六四 29 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2018 年六四 29 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確實時間已很難說清,大概是三年前左右吧,每年到大約 5 月,反對陣營就會因著「去」或「不去」維園吵個面紅耳熱,網上隔空叫罵一番以後,明年又再循環。

明明絕大部份反對陣營的人,都認同六四屠殺是共產黨最大的污點,明明現下所有具反對意志的人和團體,都面對同一個共同敵人:共產黨的威權統治,何以是否到維園悼念六四,年復年成為分裂內訌的火藥?

或許是大家都太懶惰、太習慣二元對立界定立場,亦交雜了太多太多的情緒和前設。

廣告

反對到維園的,有人是對中國人身份認同深痛惡絕,故對「建設民主中國」有極大抵制,亦將支聯會舉辦的維園晚會視為「大中華情花毒」,拒絕出席六四晚會以至悼念六四,是和「中國」切割的體現;亦有不少人是對支聯會非常不滿,除了對支聯會本身,指向的亦包括支聯會代表人物所屬的「老泛民」,和他們過去數十年「爭取民主」的挫敗,以至抱持的「民主回歸」的破滅;再簡單一點的,只是覺得在維園乾坐 29 年一無所獲無須再去,亦可能是這些理由和情緒的複雜糾合,可能連當中的頭面人物如各大專院校學生會,都未必能梳理清楚,他們抵制的是悼念六四、到維園、支聯會、泛民抑或是做無用功這回事。

但一隻手掌拍不響,本土派(其實這分類毫不準確,只是為求方便)因著種種理由杯葛集會,主張要繼續到維園點起燭光的群體,卻往往將前往維園簡化成「良知與否」的分類,既然前往維園是「良知」的體現,那不願去的自必然就是「無良」或「遺忘」了。

廣告

別誤會,這種簡單二元化雙方皆然。雖然沒有做過統計,但到維園點起燭光的人當中,肯定亦有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但認為必須悼念死者的人,亦有雖然不滿支聯會甚至民主派,但認為悼念六四不等於為支聯會充權的人,甚至有參與本土派活動和其支持者,但這上萬計的人,亦往往被簡單歸納為「大中華膠」。

悼念六四和中國人身份認同是否有必然關係、不悼念六四是否就可以和共產黨切割、所謂和共產黨切割是否現實上可行抑或是鴕鳥政策、社會運動以至集會是否「無用」、爭取中國民主是否香港人應該走的道路、民主回歸是否已經破產,以至民主派、支聯會是否香港民主無寸進的戰犯,這些問題自傘運後本土派興起,深深植根於整個反對陣營,但遺憾的是三四年過去,這些問題和分歧並無收窄,而是越走越遠越見糾結,到每年六四前後被推到高峰,再簡化成「良知」與「大中華膠」的對立。

過去數年的教訓已經足夠深刻,這種簡單標籤只會令分歧愈來愈大,傷口愈來愈深,不止維園燭光,整個民主運動亦然。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