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結束一黨專政 到底是「偽命題」還是「真論述」?!

2018/6/6 — 14:01

習近平

習近平

支聯會今年燭光悼念集會的焦點凸顯出「結束一黨專政」這個口號,在《聲明》中明確表示「一黨專政一日存在,中國不會有真正的民主,香港也不會有真正的自由」(註一),針對性的表態直指中國共產黨。事實上,早前人大常委譚耀宗挑起有關「結束一黨專政」的恫嚇訊息,筆者相信不是一向龜縮木訥譚土共的個人言行,卻是在中國共產黨授意默許下別有所圖。譚土共此言一出,惹起紛紜爭論,隨後在建制派人士不斷降溫下,轉移向所謂「偽命題」還是「真論述」的辯證。可是,政治客觀現實上在香港社會已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脅迫和嚇唬效果!

眾所週知,「一黨專政」是以一個政黨的權力控制整個國家的施政管治,扼殺民主政治的發展,在政治生態上是「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的「天敵」,兩者勢不兩立。更可怕的是列寧曾經露骨的指稱「專政」就是「不受限制的、憑藉暴力而不是憑藉法律的政權」(註二)。簡明直接而言,「一黨專政」就是「黨天下」,與封建年代的「朕天下」或「家天下」並無分別。因此,不管是甚麼政黨,共產黨也好,國民黨也好,北韓的勞動黨也好,美國的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也好,英國的保守黨還是工黨也好,如果沒有政黨輪替的民主選舉機制,執政黨的權力沒有受到合法的調節和制衡,只完全集中在一個政黨而為所欲為,與「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的基本原則背道而馳,絕對是人民的不幸,國家的悲劇和暴政的結果。戰前德國納粹黨和義大利法西斯黨的「一黨專政」治下所釀成的殘酷事實,正是血跡斑斑的歷史見證。

「一黨專政」絕不是好東西,道理其實顯淺不過,可是共產黨人心虛而刻意迴避。所以,內地官員被問及「一黨專政」時總是心裡有鬼,顧左右而言他,中聯辦王志民指出這只是「偽命題」而已。事實上,內地在《憲法》文件內從來沒有明目張膽出現過「一黨專政」這四個字,有的只是「人民民主專政」(《憲法》正文第一條),以及具體說法是「多黨合作制」:「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憲法》〈序言〉),就算最新修改的條文也只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追溯歷史,《解放日報》刊登過題為〈結束一黨專政才有民主可言〉的文章(1941年10月28日);《新華日報》更以〈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社論宣揚過有關訊息(1946年3月30日);毛澤東本人曾經直指國民黨必須結束黨治而貫徹民主(1944年6月14日答中外記者團發言),甚至在1945年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聲稱「一黨專政已經喪失人心,威信掃地,在中國已經沒有一個還敢說一黨專政有甚麼好處」!(註三)

廣告

專制弄權老祖宗的共產黨當然充分明白「一黨專政」的重要性和必然性,可是在宣傳統戰方面卻是不適合現今時代所使用的詞彙,只能深藏骨子裡而口不直接發話。如今畢竟此一時彼一時,中國共產黨建國初期已透過多次政治運動整治「反對黨」,所謂與各大黨派的「協商共議」治國原則經已淪為毫無實質內容的口號,人大代表和政協人士只是裝飾品的政治花瓶,由共產黨「一黨專政」已是政治現實, 中國共產黨已等同中國政府的代表,黨國不分的例子更不勝枚舉:黨主席就是國家主席;黨軍委主席就是國家軍委主席;黨法甚至凌駕國法……

表面看來,「結束一黨專政」是沒有憲制文件白紙黑字佐證的「偽命題」,可是在政治現實上卻是必須認真處理和深入認識的「真論述」!「一黨專政」是走回頭路的「政治復辟」,讓中國共產黨像封建年代的君王貴族集團騎在人民頭上,苛政暴行在所難免! 因此,只有「結束一黨專政」才能讓「民主、自由、人權、公義」出現生機,而面對「一黨專政」的威權壓力,正如支聯會《聲明》所重申,必須有勇氣「敢於說不,敢於堅持,敢於不服從」,「最終的雪崩,力量來自每一片雪花」!願所有香港人自勵共勉!

廣告

 

———

註一:詳見支聯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場刊》
註二:詳見維基百科:「人民民主專政」條目
註三:參考網上有關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