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密文件】文革前港共已要求「解放」香港 中共提出「白蟻政策」要求長期潛伏

2017/5/23 — 21:46

《六七筆記》只有巴掌般大,是吳荻舟的工作日記。(圖一)

《六七筆記》只有巴掌般大,是吳荻舟的工作日記。(圖一)

從吳荻舟1966年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談話說起…

和香港淵源極深的吳荻舟,1948至1962年是中共派駐香港的最高領導人之一,負責文化、新聞、電影、出版,歷時十四年。公開的身分是《華商報》讀者版編輯、招商局顧問及《文匯報》社長,六二年調回北京後,出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

自2015年4月初和他的女兒吳輝連結上後,這兩年我們隔天就討論吳荻舟先生的遺稿。吳輝用超凡耐性將破損缺頁的日記及文稿逐字逐句打下來,累積起來有十多萬字。我們常常就一條線索反覆討論核實,歷史就是歷史,希望為研究者留一份記錄。

吳荻舟留下來的文獻及錄音聲帶,還有未及整理的種類繁多。紀錄片《消失的檔案》採用的《六七筆記》,是「反英抗暴」期間吳荻舟出任港澳聯合辦公室「群眾組組長」時隨身擕帶。67年8月,吳荻舟因為阻止8400把甘蔗刀運往香港,送給左派遊行人士使用,被造反派以「叛徒」、「特務」「假黨員」等罪名軟禁在養蜂場,翌年下放幹校勞動,先後寫了《交代材料》及《幹校日記》。86年11月的《從化口述》,披露了港共地下黨五、六十年代對港的方針政策。

廣告

吳荻舟女兒吳輝近年專心處理父親遺稿。(圖二)

吳荻舟女兒吳輝近年專心處理父親遺稿。(圖二)

廣告

中共絕密文件曝光——文革前港共已要求「解放」香港

在吳輝最近整理出來的他父親的遺文中,有一份被標為「絕密」級的文件,是吳荻舟在1966年「五一」勞動節期間接見港澳工人觀禮團時的談話記錄。這份檔案透露了幾個重要的情況:

一,香港左派早在「文革」爆發前就「迫切要求解放」。這說明「67暴動」的思想根源就是這種極左思潮。

二,為說服左派打消要求盡早解放的念頭,吳荻舟反覆解釋為什麼(當時)不能收回香港。說明這次談話的目的是要讓他們發熱的頭腦降溫。

三,為了配合長期打算的戰略,吳荻舟轉述了中央領導的「白蟻政策」,要左派長期潛伏,「一聲不響」地把屋子咬爛。

四,檔案又解釋了中央對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引發騷亂的分析。這次騷亂香港左派沒有參加。這從側面說明香港左派的一靜(1966)一動(1967)都是受內地政策影響。他們聲稱67暴動是自發的愛國反殖行為是不可信的。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一)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一)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二)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二)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三)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三)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四)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四)

一,文革前左派已經蠢蠢欲動

1966年五一勞動節,香港左派工會組織觀光團往北京,吳荻舟以國務院外辦領導身份接見。在這份被列為「絕密」的四頁的發言稿中,港共工會領導們「迫切要求解放」。由於代表團頭腦發熱,要由吳荻舟降溫。吳又多次引用「中央同志說」,指示與會者必須緊跟「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治港方針,不可盲動。

座談會於5月4日舉行,是在中共中央發出“5.16通知”之前,文化大革命還沒有正式開始。

換言之,文革開始前,香港左派已經要求中央「解放」香港。

二,吳荻舟反覆強調香港工作要服從「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針,例如:

—我們從無產階級最高利益出發,從世界革命出發,越遲解放越好。

—香港是個放射性的地方,是我們跳出去的橋頭堡,如果收回來,便關了門,沒用。

—英國人想長期在香港,他的目的是要從香港多拿幾個錢,一年拿幾十萬。我們呢,要拿整個世界。

—香港工作是世界工作的一部分,要通過香港跳出去。我們大批的東西、書報,毛主席的著作,從香港大批運出去,影響極大。非洲朋友打游擊,東西丟光了,唯獨主席游擊戰的書沒有丟。

 三,周恩來提出「白蟻策略」

周恩来多次強調三線力量不能暴露,長期隱蔽是共產黨的主張。左派暴動開始時,吳荻舟曾經指示銷毀一份200多名骨幹人士的名單。

他又要求紅、灰、白三線工作,紅線代表左派、灰線較模糊,像學友社及《青年樂園》雜誌向官立、津貼、補助及私立學校等四類學校學生招手。最發揮作用則是白線,即隱蔽的工作模式:「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

吳荻舟的《交代材料》,記錄總理周恩來曾指示在機場及港督身邊的點子不要動。

吳荻舟的《交代材料》,記錄總理周恩來曾指示在機場及港督身邊的點子不要動。

這個《白蟻論》令我聯想起吳荻舟被軟禁後寫的《交代材料》。他六七年底回顧在港辦期間傳達過周恩來的指令,第26頁其中一節這樣說:「這次鬥爭要注意長期工作,不要將所有力量都暴露出來,都使上去。在港英要害部門的力量,廣東省委組織部四處同志提到機場、在港督身邊的點子不要動。」

200多名的骨幹名單早已銷毀,那機場和港督身邊的點子又是誰呢?

四,左派為什麼沒有參加1966年騷亂?

香港天星小輪加價斗零引發的騷亂被視為香港首次自發抗爭,連續兩晚騷亂港英出動軍警鎮壓。既然左派一直強調「五月風暴」建基於反帝反殖反壓迫,這樣為何66年4月卻沒有左派身影,《大公報》及《文匯報》更強烈譴責有人破壞秩序呢?

這份「絕密」檔案如此說:「華革會」貝納祺和葉錫恩為了搞假民主,爭取群眾,收買了幾十個人,表面上出來反對加價,誰知後面跟上了14K,黑社會勢力,乘機搗亂,發生了九龍騷亂事件。」

左派不參加,正是因為中央對這次騷動有以上負面的分析。

 

絕密檔全文鏈結見此

原文刊於《消失的檔案》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