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無知無能的官僚上政治經濟學一課

2018/2/26 — 8:58

陳茂波 (相:財政司司長網誌)

陳茂波 (相:財政司司長網誌)

王永平說,人人派錢不公平,表面看來,好像很有道理,其實露了底。原來這些曾經是所謂社會精英的高官下野後充當公共知識分子,對理應是常識的經濟學ABC,根本無知。

我不會怪他,因為水平算是最高又孚民望的曾俊華,其實在擔任財政司司長時,在理財哲學上的論述,一樣理論貧乏,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什麼,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記得2012年財政預算案公布時,我代表DBC出席毎年例牌的翌日早晨電台聯播財政司司長答問公衆論壇,我問了一條問題,曾俊華竟然登時啞口無言,不懂回答。我說:政府過去幾年都有盈餘,年年都有派錢,不管用何種方式開支,數額差不多,皆是三、四百億元左右,但司長可否告訴大家,如果每人派現金6000元、繼續向基層和中產免公屋租金、出綜援雙糧、退稅、減差餉,或者全面退稅,背後有何經濟理據,教支出數額都是一樣的政府,合理化自己的政策決定?

廣告

連能吏也答不出,不懂財經事務和經濟學的王永平似是而非的論說,又豈能苟責?其實,香港的理財哲學,過去大半個世紀以來,除了美名「無為而治」實質什麼也不幹的郭伯偉外(連基本的統計數據他亦認為不必要),唯一主導香港理財哲學的就是夏鼎基,之後的財爺都是拾人牙慧的狗尾續紹信徒,只懂墨守成規,毫無創見,至如今沐猴而冠、濫竽充數的陳茂波,更是尸位素餐、等而下之的垃圾,能説出個所以然嗎?

嚴格而言,任何的財政政策其實都是不公平的,或者確切地說,對一些階層或社群「公平」之同時,必定對其他階層或社群「不公平」,因為只要大家明白不會生產財富的政府在當代資本主義社會扮演的角色,便知道其主要經濟功能就是再分配社會資源,因而成為社會紛爭和矛盾的焦點,所謂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正是這個道理。

廣告

人人派錢的確「不公平」,就是「不公平」對待納稅不同的納稅人,並非多付多得,交六、七位數字和毋須交稅的市民都收取相同款項,對誰不公平,不是清楚得很嗎?更不要忘記,以香港目前的稅制,每年的薪俸稅收入,都是少數人支付了最大部分,一律派6000元或更多,其實已經有圴富作用。由於全港約370萬的勞動人口交稅的只有170多萬人,絕大部分打工仔贊成和要求派錢,不是理所當然嗎?再説,愈多入不敷支的勞動階層得到現金派送,社會消費乘數效應肯定愈高,在社會上創造的經濟效益最大就是支持派錢的理據。

減薪俸稅當然也有均富作用,但交少稅的人只是少交稅,沒有現金收入,傾向消費的意願有限,乘數效應近零。何況香港有超過一半勞動人口不用交稅,所以根本不會得益。要減稅就減利得稅,但效益不大,反增加社會階級差距。一來利得稅的結構和薪俸稅基本相同,由少數大企業貢獻絕大部分,香港的利得税已經不高,不加稅已經優惠了大企業,與其減稅,不如只減利潤低的中小企業,甚至公司盈利在某個數目下全免繳稅。

搞基建最低經濟效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早已論証,只會惠及建築界,而香港的內部結構(Infrastructure)早已完善和現代化,錦上添花只會浪費資源。要增加公共開支,應集中教育、醫療、社會服務和交通運輸,不但有圴富和建構社會安全網作用,還是未來的人力資本投資和發揮削減(集體的)社會成本作用,社會整體得益。

財政預算案涉及社會各個階層和社群利益,是社會矛盾的集中點,爭拗無可避免。任何政策,從特朗普到杜魯多,不管左右,都有論述,因而爭取到自己的支持者而操掌政權。他們的主張絕非真理,而只是意識形態,但民主政治的運作,正是如此。但特區政府不單不是民主產生,更無民意授權,且胡作非為,只是官商共賊勾結,以權謀私濟私,看在愈來愈覺醒的廣大市民眼裏,錢不派只會助紂為虐,要求平均派錢,不正是最符合絕大多數市民利益又相對最公平的主張嗎?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