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習權年代,非國情專家的一點省思

2017/10/27 — 18:46

基層工人一欠缺國情知識二沒有大局意識,實在無暇全程直擊關注思考北方火火熱熱的濕 …… 呀不,是十九大的進程與啟示;這星期最重要的大事,反而是家中權力核心小工人,在兩條腿走路方面取得重大進展,先後創下從睡房到客廳、從電梯大堂到屋苑球場,以至從清水灣二灘邁向太平洋的步行距離紀錄,印證了基層夫人在這十四個月期間,在育兒方面取得非凡的、全方位的成就。

望著日間放盡電、呼呼大睡的小人兒,基層工人總算有時間緊貼時代脈搏,望著調暗了的電話螢幕,匆匆閱讀習總書記那份宣示國家「強起來」、偉大光榮正確無比的中央委員會報告。容我重申一次︰基層工人堅不諳國情,眼前最大的任務,只可以是猜想一下,在溫暖紅太陽的映照下,小工人降生來到的這個小島,到底會走向何處、還是不是一個足以讓小工人安身立命的地方。人們好像在為「全面管治權」五個字而惴惴不安,另邊廂亦有人呼籲大家不要製造恐慌等等等等。當基層工人嘗試 put those disputed issues aside、專注吃透新時代的最高指示時,有一行難以誤讀、難有歧義的大字映入了眼簾︰「港澳台工作取得新進展。」

這是放在五年工作總結的一句。

廣告

這是提綱揭領帶出下文「全面管治權」的一句。

「進展」,必然是指事情運作方向正確無誤,才會稱作「進展」,否則會說成「工作還存在不足」、需要「檢討」,甚至「改革」云云。

廣告

簡言之,在「至高者」如炬的目光中,過去五年,在這小島上發生的一切,包括祭出《白皮書》指示香港法官要愛國愛港、八三一決定引爆佔中、行政肆意踐踏議會、先 DQ 候選人再 DQ 當選人、案件審訊未完悍然釋法、借一地兩檢逐小瓦解本港司法管轄權 …… 歸納起來全都是工作上的「進展」,全無修正、改弦易轍的必要。

如此一來,大半年前本地不同勢力看似有共識的甚麼「喘氣」、「和風」,基本上再無意義。相反,強硬路線已經由全國黨代表通過確認,成為「國策」。由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到新主任王志民都躋身中央委員,從今以後,西環頭子就會親身出席「十九屆 X 中全會」後,直接以「宣旨」之態向港人解釋中央重大決策。就算人大委員長從張德江換成栗戰書,我們幾可預見,將會迎來更多釋法、中央會更直接將管治意志加諸香港,即使繞過、凌駕香港本身的制度安排也在所不計。

或曰,就算未來五年,北風越吹越猛,將香港的管治支柱吹得更歪、更搖搖欲墜,可能「二十大」會有另一番景象、甚至撥亂反正也不無可能。當然,任何可能性隨時都存在,問題只是大與小。正如習帝恢宏無比的「二零三五社會主義現代化、二零五零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設計能否真的實現仍需觀望,但當香港人連普選也求不得一個路線圖、反而「大國夢」卻有鉅細無遺的時間表,明顯意圖就是預製出「五年後大業尚未成功、習近平仍需努力」的「連任」聲勢,藉以鋪排在「二十大」重演一次「不同意的請舉手 …… 沒有」的加冕儀式。客觀上習路線能否延續,當然尚有變數;習帝自覺十年不夠滿足其權力癮、想保留連任後路的主觀意志,就已經在濕 …… 噢又錯,是十九大的不少細節處鮮明活現。

也許,改弦易轍、捨敵我鬥爭思維而取修和合作之途,不但是香港大部分人(除了最好鬥的政客或勢力)的共同願望,也是客觀上要令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走得了下去的先決條件;只是,在真正話事的那幾個人(甚至只是一個人)的盤算下,究竟是在大國的權力遊戲中保住既有優勢重要,還是南方一隅百萬人民的權利福祉重要?可能我們唯一的崎嶇出路,真的只能是寄望「聖主」蠶食香港這邊一制時不要去得太盡,但就算我們決意苟安、不再與主權國撕個魚死網破,但為了換取他們的「仁慈」,香港還要把底線下降到多盡?

我們已經被釋法釋走了議會直選部分的大多數,很可能連「拉布」反抗的權力也保不住;我們快將要聊作抗議後,承認特區有權按《基本法》放棄一塊地段的司法管轄權;我們快將要迎來一部有回溯效力、旨在強迫忠誠的刑事立法 …… 在「悖逆上意即港獨」的新時代,由十九大打開的那幅「強國宏圖」,究竟是「全民共富」的祝福,還是「兩制再被輾壓」的詛咒?

回到那個剛在兩條腿走路上取得重大的進展的小人兒。如無意外,在社會主義實現現代化的時候,他快將二十;然後在大約三十五歲的時候,他有機會分沾祖國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尊榮與紅利,同時亦可能已經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家室。在那個偉大的時代,他會買得起自己的房子嗎?他所在地方的法制,還是公正、可信嗎?他會有選擇自己政府的一票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