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己選擇的離地

2017/1/23 — 17:45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上週乘搭港鐵拍卡後需助理提醒後才出閘,加上「原來便利店冇賣廁紙」的言論,有論者認為她離地、不夠親民。

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上週乘搭港鐵拍卡後需助理提醒後才出閘,加上「原來便利店冇賣廁紙」的言論,有論者認為她離地、不夠親民。

高官離地,早已不是新聞,當中的表表者,原該以唐英年為首。但如今殺出一個林鄭月娥,搭地鐵唔識出閘,飛的返官邸攞廁紙,只怕連唐唐這個富四代亦甘拜下風。

然而,離地也有原因。唐唐的離地,是因為他的家庭背景。正如他自己所說,一個人出身無得揀。或者他也不想這般離地,只是離地從小就找上了他。事實上,他老爸留下來的錢,除了讓他打跛腳唔洗憂之外,也夠養他的傭人、司機、廚師、花王一世。他自小就不用自己買蛋撻,將來亦不會有此需要,不知價錢,原是正常不過。如果不是任職高官,外人最多也只能恥笑,卻不能說他有甚麼錯的地方。

林鄭卻不同。她出身基層,憑自己的努力攀上高位。這種人擁有出乎常人的堅毅,但通常也會走向兩個極端。有些人因為過來人的身份,深知基層艱苦,對同樣背景的人特別體諒;另一種人則陶醉於奮鬥得來的成果,晉身上流社會後加倍享受這地位。他們打從心底裡鄙視那些跑得比自己慢的人,要用盡一切方法將自己和他們區隔開來。

廣告

遺憾地,林鄭正是後者。她的離地不是與生俱來,而是出於個人選擇。當然,高官或知名人士避免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其實可以理解。平時上班下班有政府司機接送,自不用說。就算在平時,亦會盡量減少在群眾之間露面。這也未必全是民望高低的問題,即使是人人愛戴的天王巨星,面對素不相識的支持者走過來握手合照,以及車上眾人指指點點、竊竊私語,都是十分煩人;自己的一舉一動更要加倍謹慎,一不小心碰到人都可以變成新聞。因此,如果說林鄭擔任發展局局長及政務司司長期間未搭過地鐵,我覺得尚可接受。

可是,從她在閘機前呆了兩秒的反應來看,此人可能從未試過用八達通搭地鐵(期望傳媒朋友能當面向她求證)。八達通自1997年9月1日啟用,林鄭出任發展局局長卻是2007年的事。在1997至2000年期間,她更只是個副局長(現架構中常秘轄下的副秘書長),雖然已屬首長級官員,但根本沒有知名度的問題。那她在這十年間拒搭地鐵,又是為了甚麼原因?

廣告

任何在中西區上班的人都知道,選擇地鐵從來不是因為搭唔起的士。而是在繁忙時段,的士行五個街口的時間,已足夠讓地鐵來回上環又折返柴灣。食lunch、開會要去遠一點的地方,地鐵是必然之選。堅持以私家車代步,是刻意為之的奢侈──是一種「我有司機,可以坐係度慢慢塞」的奢侈,也是一種「我高高在上,花多啲時間你都要等我」的奢侈。說到底,就是因為他們「自重身份」,不願紓尊降貴來和我們這些小市民迫地鐵。就算要花多點時間、金錢,也不能逾越這道區隔。

林鄭之後自爆廁紙事件,更充分反映了她是何等享受自己尊崇的地位。四處告訴他人自己唔識買廁紙,和那些偽ABC自稱「唔係好識聽Cantonese」一樣。背後的潛台詞,就是說「我們來自不同世界,買廁紙是你們這些低等生物才會做的事,我可不懂」,名為自嘲,實際上卻是抬高自己。更嘔心的是,之後還要一副施捨的模樣,加上一句「不過我好想了解你地,學習下平民既生活」。虛偽至斯,比起唐唐的白痴更令人憎厭。

林鄭離地,是選擇,更是追求。她或許對甚麼貧窮人口、入息中位數等等極為熟稔,但對她來說,這也不過是一堆數字。她不會了解社會大眾,也不願了解社會大眾,因為她窮一生精力向上爬,為的就是要逃離那個世界。在骨子裡,她和那些有錢佬一模一樣,分別不過是一為財富,一為權位而已。其實他們一點也不「離」地,因為地面早給他們佔據了,只是我們這些小市民過份貼地,貼到要鑽進地底而已。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