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一個中國同學對話的後記:「地方獨立非洪水猛獸」「另外一些話」

2018/4/15 — 15:14

劍橋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劍橋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文:李早思】

上次(我在劍橋大學同一個中國同學的對話),我和大家分享了我同一位中國同學的對話,得到不少迴響。留言之多,又課業繁忙, 抱歉未能一一盡讀。有兩件事我想跟進一下。

第一件事

廣告

上次的文章, 是想透過和那位同學的對話,去反思一些不少中國人都有的思想。(「不少中國人」中的「中國人」指的不只是內地的中國人,還包括其他自稱為中國人的人。)但因要描述那段對話,也難免太過專注於那位同學身上。所以現在我想要對一些我提出過的論點稍加補充。

首先,在地方獨立的問題上,應該基於現今活著的人的福祉上考慮。因為只有現在活著的人才是生的,其餘的都是死的。現在的任何動作和政策影響的,是現今活著的人和其後代。如果所謂的國家利益是和人民的利益沒有關係的話,那麼它有什麼意思呢?

廣告

地方獨立並不是洪水猛獸。如前文所說,即使同文同種的奧地利和德國人,也分裂成兩個相鄰的國家。現在德國人民奧地利人民不幸福不富庶嗎?現在德國人走出來很沒有尊嚴嗎?現在的歐洲國家,有分歧是可以各自為政,有共同利益時就會共同合作,如歐盟的軍事經濟合作和 北約的軍事合作一樣,這樣大家也開心。

假設一個地方的多數人,因為巨大的文化差異或者其他龐大的分歧,在國家中容不下,希望獨立。你不讓他們獨立的話,社會必定不穩。那麼你可以選擇去打壓他們,限制他們的自由,剝奪他們的權利,並去消滅他們的文化。又或者你可以選擇讓他們獨立,那麼問題就解決了,他們也開心。為何不選擇後者呢?除非你信奉的是十九世紀的帝國主義——你追求的是透過打壓地方人民建立所謂的「帝國」所得到的虛榮心。

當然,可以獨立成「國」的基本條件,是它的土地和人口多得需要並能夠擁有行政、立法、司法和執法機關,並擁有基本的設施,如大學和設備完整的醫院等等。可不可以自給自足,反而並不是那麼重要。有能力大致上自給自足的話當然最好,但其實在現時全球化的社會下基本上沒有一個國家是能夠完全自給自足的。沒有貿易的話,必定維持不了現今的生活水平。英國有超過一半的糧食都進口自外國。¹ 也有研究指出日本以現時的社會人口來說是不能夠自給自足的。²

一個地方是屬於當地人民的,所以該地獨立與否,應該由當地人民決定。有一個不時聽到的疑問,就是:「那麼是不是居住在九龍的居民可以公投讓九龍獨立?」我認為不能,因為九龍不單止是屬於九龍的居民,也屬於九龍附近的居民。九龍是任何一個香港人的正常活動範圍。即使你是港島人,你今天會和朋友到九龍聚餐,你明天也會同家人經過九龍到新界燒烤。但對於一個上海人來說,新疆絕對不是他的正常活動範圍。相信不少上海人一生人也未到過新疆,也許去美國的次數還要多於到訪新疆的次數,即使去過的很多的也是一次半次,並且是旅遊性質的。所以說一個港島人擁有九龍的一點是合理的,但說一個上海人擁有新疆的一點卻是荒謬的。

那麼非當地人是否一定完全沒有任何話語權呢?那又未必一定。如果某一個地方獨立真的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不少實際的影響,他們當然應該有適當並合乎比例的話語權。獨立不是一件微小的事,有很多事情需要討論,很多因素需要考慮,以確保各方的利益都受到保障。這需要長久的討論和最終的談判。英國在蘇格蘭獨立問題上就一直以來都存在對各種問題的詳細討論,例如如何分配北海油田這個天然資源等等。³ ⁴ 正如一個反對蘇格蘭獨立的英國網民說:「蘇格蘭人民絕對有權利去爭取獨立,全體英國人民應可一起討論其條款,確保政治家們代表他們和保障他們的利益。」⁴ 這樣和平的透過討論和談判來達到一個各方都受保障的結果,是文明民主的做法。

所以即使你不完全認同我所說的,我相信理性的你也會同意,討論甚至提倡獨立的人,並不是殺人強姦犯,討論和提倡獨立並非罪大惡極,我們應該要捍衛討論獨立的言論自由。這一點是最重要的。現在幾乎所有西方國家都有自由討論地方獨立的言論自由,有出什麼問題嗎?沒有,連稍成氣候的獨立運動也只有區區幾個。因為實際上是,沒有巨大的差異的話,人們是不會要求獨立的。

但現在不少中國人卻是逢聽到獨立必反,甚至認為討論獨立的人都是不能饒恕的罪犯。他們對獨立的反對不是基於對他們生活的實際影響,而是盲目的帝國主義式的反對。有些一邊說那地的經濟和貢獻對國家微不足道,但又一邊走去反對當地獨立。雖然香港的狀況應該還是比內地好,但近期的香港卻有一個明明不是支持港獨的人,被官媒強行打成港獨分子,然後遭一班被極端民族主義沖昏了頭腦的人批鬥。即使一個人不斷澄清自己不是港獨,若果這種不強調思考沒有理性的極端民族主義一日還是存在,不同的問題和不公義只會陸續有來。這也是我想寫這兩篇文章的原因。

第二件事

其實上次的那位同學,我會看不起他嗎?我不會。假若我在和他一樣的環境中成長,自小接受和他一樣的教育,我能夠有確實把握現在我不會像他一樣嗎?我沒有。其實他們很多都是真誠的,只不過因為各種因素他們沒有想清楚他們所追求的究竟是什麼。所以其實我是非常敬佩那些能夠跳出國內那種思考模式,講道理的內地人,他們能夠出淤泥而不染,實在非常難得。他們不需要和我觀點完全一樣,不須同意我所說的每一句話,只要他們有良知和理性,⁵ 並擁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就可以了。

正如上次提到,有良知理性的內地人其實不少,但他們的聲量通常比那些盲目愛國主義者小,畢竟後者不用擔心被黨和國家追究,甚至可能是職業五毛。記得早前看歐美媒體報道習近平修憲一事,底下的留言區看到很多中國內地網民奮力捍衛這次修憲,而且從他們的臉書來看很多並不像職業五毛,反似貨真價實的留學生,不說話還以為大部分中國人都支持修憲。後來問了一個中國朋友,他告訴我他所認識同年齡的其他中國人絕大部分並不支持這次修憲。劉曉波死時也見到很多中國網民熱烈慶祝,但我相信很多的中國人並不是如此的。

所以我一直也避免說那些容易被誤會為謾罵全體中國人的貶稱或言論。當然,有人這樣做的話我並不會怪他們,畢竟如果你每天也聽到那些不尊重香港人的說話和那些五毛級的言論和辱罵,也是很難忍的。如果你是內地人的話,也希望你諒解。若果你不是那些盲目愛國的人,有心的話還可以考慮用化名開一些帳戶,發表一些理性的評論抗衡一下五毛的勢力。諷刺的是,你這樣做的話不但能改善中國人的形象,也一定不會助長所謂的港獨台獨。反之,如果別人舉一舉自己的國旗你就去批鬥他的話,卻必定會造成相反的效果。畢竟,一個人之所以對另外一群人沒有認同感,是因為他發覺自己和那一群人極為不同。

-----------------------------------------
¹ The Guardian (2016), “More than half of UK's food sourced from abroad, study finds.”.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6/jan/06/more-than-half-of-uks-food-sourced-from-abroad-study-finds

² Fader M, Gerten D, Krause M, Lucht W, Cramer W (2013) “Spatial decoupling of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quantifying dependences of countries on food imports due to domestic land and water constraints”. Environ Res Lett 8(1):014046. pp.3-4.
http://iopscience.iop.org/article/10.1088/1748-9326/8/1/014046/pdf

³ BBC (2013), “Who has a right to claim North Sea oil?”.
http://www.bbc.co.uk/news/uk-scotland-scotland-politics-20042070

⁴ The Guardian (2012), “Who would get the oil revenues if Scotland became independent?”.
https://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reality-check-with-polly-curtis/2012/mar/02/oil-revenues-if-scotland-became-independent

⁵ 有感而發:曾經聽說過,有內地留學生表示,非常希望中國攻打台灣,收復台灣,要給他們好顏色什麼的。這種主張戰爭、暴力去處理事情的手法,我認為相當沒有同理心,別說台灣人民受戰火摧殘,解放軍都會死傷,眾多家庭失去至親。

 

作者簡介:一個劍橋大學的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