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走了,中國君臨,中國病就在香港爆發

2018/5/8 — 18:05

弄不好語言的事情,就弄不好自己的頭腦,之後的什麼經濟、社會、國家、民族,也休想弄得好。因為心意和想法弄壞了,從哲理和心理上弄壞了。這也不是母語的問題,因為你認不出你的母親是誰,只能認他媽的做我媽的,講他媽的普通話。(普通話不是任何華人的母語,而是共產黨他媽的母語。)

以前從漢朝到清朝,官員寫文言,官場講官話(雅言),政府是自己提高自己的標準,自己克制自己,民間隨便你,跟不上也沒問題,民間可以用白話寫小說、寫通告,但到了朝廷、到了官府,必須寫文言,講官話(雅言)。後來呢,民國和共產中國竟然要全民講普通話、寫白話文。問題就來了。現代共和國為了具體而微地管制全中國人的行為(management to the micro level),政府被逼放下標準。政府的標準鬆懈了,政府不寫文言,也不講優雅的雅言(官話),卻要民間也跟隨來鬆懈,中國民間想寫正體字、講雅言,卻被中共國務院立法禁止,於是整個國家弄得爛乎乎的。大家一起爛。講他媽的普通話,寫他媽的共產中文,寫他媽的簡體字(共產黨所謂的標準漢字)。(他媽的:不是母語的,就是他媽的。)

香港在英治時代是講官話(雅正的香港粵語)、寫文言的,在全中國都爛掉的時候,香港獨善其身。那麼到了九七,共產黨來了,那口氣憋在心裡,可恨哪香港人,寫得中文這麼漂亮,講的粵語這麼文雅,發音這麼響亮,這還得了?於是共產黨就要拉下香港的語文標準,與全中國一起爛。

廣告

香港的語文與文化問題,是從民國的五四時代訂立白話文為全國書面語標準和民國時期訂立北方官話為全國口語標準而衍生的問題。更大的語文問題,在全中國爆發,只是共產黨把它掩蓋住了。香港粵語的合法性現在遭受質疑,香港粵語也被香港家長摒棄,是中國病在香港爆發了。這裡仍有言論自由,也不是中國直接統治,故此病癥沒有壓制住,可以隨便發出來。

佛法的禪宗六祖慧能大師說:心量廣大。看事情,要心量廣大。我是這樣看香港的語文事情的。別以為香港的事情是孤立的,它是從整個華夏近代政治的大病而來。因為英治政府擋住了中國病在香港傳播,過去發不了病,現在英國走了,中國君臨,中國病就在香港爆發。能不能治好,看陳雲。因為陳雲不說,你根本不知道病從何來。於是藥石亂投,跟著共產黨講他媽的母語。

廣告

— 寫在明日(5月9日)的文化沙龍之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