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蛇、齋、餅、糉以外的社區充權實踐

2015/8/19 — 19:22

圖為譚駿賢

圖為譚駿賢

【文:陳昭偉】

大學畢業後便投身勞工、基層組織工作,一幹便是二十年。與建制派花費龐大資源力捧的「新星」不同,職工盟前幹事譚駿賢 (阿賢) 和麥德正 (阿正) 儘管已踏入不惑之年,仍選擇作出人生的重大決定,離開工作多年的職工盟,投身地區組織工作,擔任工黨社區幹事。

阿賢和阿正長年在職工盟推動工友的充權工作,當然對保皇黨「蛇、齋、餅、糭」感到嗤之以鼻。他們在與工友一同打拼的歲月裡,練得一身群眾組織的好武功,就讓我們一起了解他們如何運用工運組織的理念和經驗,去推動社區充權的工作。

廣告

為廣大受壓逼群體出頭

爭取權益,是代表既得利益集團的保皇黨的最大禁忌,卻是破解「蛇、齋、餅、糭」的最有用武器。

廣告

阿賢最近兩年,處理了千多宗權益個案,半數涉及勞工權益。阿賢認為:「社會上大多數人口是工人階級,要令社區充權就一定要關注勞工權益。我印製了5,000本勞法權益小冊子派發,最後竟然不夠派!」

除了勞工個案外,阿賢還處理了各式各樣的求助,例如幫老人家申請長者生活津貼、為公屋擠迫戶申請調遷、協助新來港學童申請入學。「官商勾結令小市民在生活上受到多重壓迫。長工時令要兼顧家庭需要的婦女面對求職困難;以謀利為大前提的巴士公司罔顧脫班情況,令打工仔女候車時間過長;吸血鬼領匯谷高租金及物價,損害了街坊的生活質素;落後的共融政策則令少數族裔難以覓得工作⋯⋯」阿賢如數家珍地分享:「不少苦主是向區內的建制派區議員求助不果後,轉而來找我們的。跟我以前接觸不少工友,向黃色工會求助不果後轉而找職工盟,其實是相同的背景。」

鼓勵街坊投入參與

除了求助個案,社區內同樣存在不少因建制派議員不作為的老問題,需要敢於求變的社區組織者去處理。阿正就分享在西灣河爭取興建圖書館的經驗:「那位保皇黨區議員多年來未有逼使政府落實興建圖書館。我們則鼓勵街坊表達意見向政府施壓。那區議員便走出來邀功,掛橫額聲稱已成功爭取。但到底圖書館在新的社區大樓內會佔有多少樓層,街坊希望有多少或甚麼類型的藏書,社區大樓還會有甚麼其他設施,保皇黨完全沒有向街坊交代,也不鼓勵街坊參與表達意見。」阿正期望能改變保皇黨區議員閉門造車及不作為的風氣:「最重要是嘗試引發街坊的關注和討論,營造社區的氣氛和活力。」

阿正認為,街坊很重視政黨及從政者建設社會的能力。「一些建制派議員藥石亂投,逼政府又起橋又起隧道,結果通通都沒有行人使用!」阿正期望可向街坊展示自己與建制派有別的建設能力。

社區創新 資源共享

「建制派每天派150個飯盒,我們沒資源搞『軍備競賽』。」阿賢面上展露無畏的神情,堅定地說:「建制派一方面縱容官商勾結,另一方面就收阿爺及財團錢去派米。本來政府有責任做好社會財富再分配,它不搞我們就自己由社區開始做起。」阿賢在區內向中產家庭收集圖書及玩具的行動,之後轉贈予基層家庭,每次收集的物件數量都過千!阿賢感嘆道:「當中有過半數是全新的,可見香港社會其實很富裕,非患寡而是患不均也!」

「除了派飯盒,建制派議員竟富有到在母親節派鮮花。」阿賢卻不落人後,組織區內婦女,一同學摺紙花。「我們不單有紙花可派,更重要的是創造了機會讓婦女互相溝通,加強了街坊的凝聚力。」

具文化、環保意義的社區活動

建制派每每大灑金錢搞豪華旅行團,與賄賂選民無異。對此,阿正和阿賢同樣認為,街坊其實都希望社區內有休閑活動,但不用奢華。因此,他們都嘗試舉辦文化保育和環保意識的活動。「有一次我搞薄扶林村導賞團,參觀這個入選了世界遺產監察名單的歷史遺跡。原本預算有一車人 ── 約廿多人 ── 報名參加,結果出乎意料地受歡迎,最後要辦足四團。」阿正略帶滿足地說。同樣受歡迎的,還有阿賢在屯門搞的屯門徑遠足,以及中西區文物徑導賞團。

從社區贏回民主

在否決政改後的第一場主要戰役,就是區議會選舉。

不要以為區議員只是街坊保長,他們既有權選特首,亦具有決定社區規劃的權力。政府自2013年起,向每個區議會各撥款1億元,以推行一至兩項重點社區項目。你希望把這1億元花在興建沒有人用的面子工程,抑或是改善社區內的醫療、教育及康樂設施?

在經歷過雨傘運動後,民主和基層運動要更有創意、更堅毅地重建被官商勾結集團破壞得支離破碎的社會公義,其中一個起點就是從社區做起。面對窮得只剩下錢的中共、本地大財團及建制派政黨,我們自信民主最終會戰勝歸來。阿賢和阿正的社區奮鬥故事提醒我們,成功需苦幹,勝利就在不遠處。

職工盟網站

原題為〈「蛇、齋、餅、糉」 以外的社區充權實踐 職工盟前幹事譚駿賢、麥德正 分享社區工作點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