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動無用、地勢不利…最消耗民氣的是修辭

2016/11/7 — 14:21

11月7日凌晨近3時,修打蘭街德輔道中交界已無示威者,僅餘警察及記者,交通逐步解封。

11月7日凌晨近3時,修打蘭街德輔道中交界已無示威者,僅餘警察及記者,交通逐步解封。

昨晚入夜後,示威者在中聯辦正門那邊衝擊鐵馬不果,多人被胡椒噴霧所傷。擾攘一段時間後,有人帶頭說要轉去中聯辦後門,然後就演變成人群湧出德輔道西和西邊街十字路口的行車部份。電車巴士停駛,後來港鐵都不停西營盤站。

警察在中聯辦後門的路障前嗌咪,說示威者現在的行動「於事無補」,請大家離開,被眾人噓爆,時為九點幾。稍晚,有一中年女示威者不停大聲疾呼,謂繼續佔領西環是沒用的,力勸眾人離開十字路口往中環走,在一眾屌老母聲中鍥而不捨,一再到不同位置作個人呼籲。午夜有梁頌恆和羅冠聰嗌咪。近凌晨兩點獨媒出了民陣區諾軒的發言,謂「抗爭至此,已達不到反對釋法之目的,挑釁警察從來不是目標」,同樣呼籲和平散去。

行動無用。於事無補。條件不利。達不到目的。我覺得有趣的是,以上所有人說的話其實都有點異曲同工的位,但這樣說不是想指責任何一位團體領袖或示威者站在警察一方幫忙叫散水。我只是想,行動沒有「用途」也不會達成任何「目的」,大家不是在走出來之前已經心知肚明的嗎?如果以無用和達不到目的為由勸人離開,那我想不通的是,一開始的反對釋法大遊行用處是什麼,本來應該達到什麼目的?是為了表個態,讓特區政府和中聯辦聽到我們的「聲音」嗎 ,但聽到了又點,有什麼用,人大會因為這次示威而放棄釋法?2014年群眾佔領了中環、金鐘、旺角、尖沙咀、銅鑼灣,結果都冇咩用,因此可以推斷,除非行動比當天更激烈,例如是認真籌劃的武裝起義、暗殺行動,否則幾乎可以100%肯定不會有任何作用。

廣告

既然最終都是冇乜用所以返屋企瞓覺好過,那不如我一開始就留在屋企瞓覺啦,不用出出入入,還可減少碳足印,比較環保。

而說這不是最後一場抗爭,要留力,不要作無謂犧牲,fair enough,但說這話的人心底是否相信我們終會迎來一場賭上一切的抗爭?甚麼時候我才可以肯定犧牲不會「白費」、不是「無謂」?抑或每次都說保留實力,無限輪迴到2046,終於保留實力至百年歸老?至於地理位置和其他客觀因素不利的說法,比較能令人接受,但什麼才是好的地理條件、如何製造有利的客觀因素,這話底下並沒有這些思考支撐,也令人感覺只是一種空洞的說辭。

廣告

再說清楚一點:問題實在不是政治團體決定去或留。留守可以導致無謂犧牲,也可以製造決勝時刻;離開可以是浪費時機,也可以是保留實力的明智策略。實際上,昨晚以示威者人數和地形看來(警察擺出一副隨時從山上俯衝下來的樣子),我個人也認同各團體的判斷。只是突然覺得,最「消耗民氣」、磨蝕行動意願的,或許並不是任何決定或行動本身而是修辭。鼓動群眾參與的時候,會把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說得閃閃發光,到了想勸導群眾解散時,就強調那件大家早知是不可為的事原來真的非常不可為。

無用/有用,不利/有利,留力/發力,如果我們永遠聽到的只有前者而從來無人好好談論後者,那麼每一次的行動或者都只能是虛耗,每一次都可能令一些人醒覺,對啊原來面對極權政府我們真的冇乜用、甚麼都改變不了,然後寧可倒頭再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