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選後的赤壁之戰

2016/3/6 — 15:07

2.28新東補選,翌日凌晨,各候選人均在調景嶺點票中心等候結果。

2.28新東補選,翌日凌晨,各候選人均在調景嶺點票中心等候結果。

2月28日新界東補選結束。公民黨楊岳橋以160880票(37.2%)擊敗僅得150329票(34.8%)的民建聯周浩鼎,成功守住了立法會直選議席關鍵的過半數最後一席,確保了立法會議事規則不會橫遭修訂,符合預期,令人興奮。不過,同樣令我開懷的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在新界東補選中取得66524票,得票率高達15.4%,排名第三,一舉破滅有人預測他最多只能取得3000票的狂言。更令人高興的是,楊岳橋勝不驕,梁天琦敗不餒,互相握手,打氣加油。兩人在選戰期間的言論,縱使觀點與立場不同,但都表現得有理有節,跟裝哭無能的共奴周浩鼎截然不同。

回顧過去,展望將來,有以下幾個重點值得關注。

一、忌分裂

廣告

首先,這次楊岳橋只不過是「險勝」周浩鼎10551票(2.4%)。這是基於不少選民理智抉擇,以阻擋周浩鼎當選為首要目標,發揮關鍵政治效果。如果跟2012年立法會新界東選舉結果互相比較,即可了解:如果2012年的激進及本土民主派(社民連、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的支持者(24.8%)當中至少其中一部分人今年不投給楊岳橋,只有傳統泛民(民主黨、工黨、公民黨)的支持者(30.2%)撐場,那麼楊岳橋這次不可能勇奪高票(37.2%),必定慘敗無疑。公民黨真的要感謝社民連、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的原有支持者這次情義相挺。

此外,大家千萬不要忽略一個關鍵人物:方國珊。從得票數字分析,如果建制派獨立候選人(前自由黨悍將)方國珊這次沒有參選,因而攤薄了周浩鼎的建制派票源,那麼周浩鼎必定順利當選!需知道方國珊獲得33424票(7.7%),成績不俗,但是周浩鼎與楊岳橋之間的差距僅有10551票(2.4%)。換言之,如果建制派方國珊當初不去參選,禮讓周浩鼎,再假設有原先支持她的一半選民,依據政治慣性,投票給同屬建制派的民建聯周浩鼎,那麼周浩鼎已經足以扭轉戰局而險勝楊岳橋。沒有方國珊,共產黨已勝;有了方國珊,共產黨慘敗。這是中共與港共集團當初放空了統籌參選的建制派人士,下了這步「大膽棋」的結果,棋差一著,功虧一簣,自取其辱。此事不是民主派所能控制的,或許這叫天意或運氣。

廣告

由此可見,楊岳橋的勝選取決於一系列時來運到的偶然因素,大家不宜過度沾沾自喜。況且,由於這次建制派已有「分裂」的敗仗,所以傳統泛民派與本土派(合稱民主派)應該好好從別人的錯誤中學習(總好過從自己的的錯誤中學習),汲取寶貴教訓。忌分裂,棄謾罵,宜協調,如無功,辦初選,定佈局。這是許多人支持民主派人士團結抗擊建制派的殷切期盼。

請緊記:共產黨才是香港禍首,大家應以「抗共」為大前提,籌備9月立法會選舉候選名單。個別人士或黨派的利益,沒有「抗共」這個大局重要。在比例代表制選舉制度下,分拆後的每張候選人名單既不宜過粗(導致浪費選票),也不宜過細(導致僧多粥少),而且選戰策略更加需要盱衡投票數據,然後集思廣益,不宜獨斷獨行,以免貽誤戰果。

二、本土勝

這次選舉結果顯示:傳統泛民派與本土派(合稱民主派)加總起來的「基本盤」沒有大變。2012年新界東立法會選舉,當時的民主派(民主黨、工黨、公民黨、社民連、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獲得55.0%選票(包括後來叛離而求官未遂的黃成智4.5%)。2016年補選,楊岳橋及梁天琦兩人合共獲得52.6%選票。由此可見,即使事隔四年,前後相差不大。換言之,這次補選不是民主派的民意勝利(充其量只是持平而已),而是意味著民主派(52.6%)當中本土派(15.4%)的正式冒起,而且廣獲民意支持。

不論大家以突發的丙申旺角事變來解釋,抑或以數年以來城邦論、民族論、獨立論的熱烈討論來說明,抑或訴諸香港市民逐漸抗拒赤化狂潮、守護本土文化、反對大陸殖民與遊客野蠻行徑等政治及社會情勢變化,這四年以來,「本土民主」的響亮呼聲已經越來越深入人心。

2012年,當時最能旗幟鮮明地揭櫫抗拒赤化與守護本土民主的「新民主同盟」在新界西僅獲得6.2%選票,由范國威議員贏得一席。無論如何,該政團一直堅持「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和「非暴力」這兩個基本點。但是時至今日,同樣揭櫫抗拒赤化與守護本土民主、但卻質疑與拋棄「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和「絕對非暴力」的「本土民主前線」,卻一舉獲得15.4%(66524)選票,可謂時移勢易,大獲全勝。

這正是今年補選結果最可圈可點之處,其意義值得各方重視。需知道中國共產黨一直標籤和抹黑「本土民主前線」為「掟磚暴徒團伙」,而且大肆搜捕相關人士,負面文宣鋪天蓋地,但是仍有66524名新界東選民親身投票給梁天琦。他們不管自己這樣做會否導致楊岳橋敗給周浩鼎,依然義無反顧,投梁天琦一票。「暴徒令人神憎鬼厭」的說法,當然不攻自破。梁天琦在北區走私幫活躍社區的相對高得票率,更加正好說明了民心向背。他質疑與拋棄「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和「絕對非暴力」的想法,更被66524張選票證明具有可觀民意支持。如果擴展至全港五區,這種主張可望獲得至少25萬人投票支持。這是摑向中共響亮的一大巴掌!

我預計在今年9月4日的立法會選舉中,「勇武本土派」人士(陳雲、熱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線)將會至少在新界東奪得一席,但我幾乎可以肯定「勇武本土派」不會取得15.4%高票,難以取得兩席。這不是因為其支持者改投傳統泛民(事實上倒是很有可能將會反過來,亦即在這次補選中投票給公民黨的,改投「勇武本土派」,不必再如這次補選般思前想後),而是因為由學民思潮發起而計劃在今年4月籌組成立的新政黨,將會導致「公投自決派」的迅速崛起,進而極有可能攤薄「勇武本土派」的選票。

在目前比例代表制之下,只要一名候選人獲得大約6%選票,即可在新界東穩取一席。「勇武本土派」以為梁天琦獲得15.4%票數,即可想當然而取得兩席的如意算盤,未必打得響。關鍵還是在於「公投自決派」的政治實力,及至9月4日自有分曉。無論如何,即使「公投自決派」與「勇武本土派」分頭拉票,他們加總起來可望取得9席當中2席,亦即各取1席,應該是比較中肯的估算。

三、三分說

在此簡單地覆述一下我在先前文章中對香港政局(尤其是民主派內部變化)的展望:香港民主派政治板塊將會趨向「三分天下」。

一是奉行「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和堅持「非暴力」的「傳統泛民派」,包括民主黨、公民黨、工黨、民協、街工、新民主同盟、公共專業聯盟、社民連、人民力量等,當中既有溫和,也有激進,但是萬變不離其宗,絕大部分人矢志不渝地堅持上述「兩個凡是」。此外,坊間也有所謂「本土革新論」,標榜「本土自治」,但這種說法充其量也只不過是比較前衛和開明的「傳統泛民派」,鑒於依然強調在一國兩制框架下落實本土高度自治,依然離不開上述「兩個凡是」,沒有根本分歧。縱使有人比較進步,以「永續自治」作為政治願景,並且以「革新一國兩制」亦即「2047年新憲法公投」作為政治議程,但是對於「自決獨立」這個選項還是退避三舍。

二是主張「公投自決、獨立選項」的「公投自決派」,其骨幹主要來自學民思潮成員即將在今年4月籌組的新政黨,倡導衝破「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的「自決獨立選項」,但是基本上依然堅持「非暴力」作為原則,基本上(成員之間或有不同意見)僅容許在少數情形下(防禦或抗暴)施展「有限度武力」作為例外,不同意毫無底線的武力行動。

三是堅持「本土建國、勇武抗爭」的「勇武本土派」,包括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等,當中或有文化保守主義的陳雲套路,或有建設獨立國家的港獨思潮。除了陳雲等中老年人之外,大部分人均贊同衝破「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的「自決獨立選項」,亦即在這方面與「公投自決派」大致相同,只在細節上有差異。然而,「勇武本土派」人士基本上放棄以「非暴力」作為抗爭的指導原則,主張「暴政無底線,抗暴即無底線」,認同「勇武抗暴」與「以武制暴」。

三派之間,既有合作空間,也有實質差異。第一派以左翼為主流,第三派以右翼為主流,第二派希望左右共存而得享最大公約數。時至今日,我看不到三派能夠完全融合的可能性,而實際上,三派也不必為團結而求相同,因為彼此主張都有重大差異。

我目前傾向認同「公投自決派」的上述基本主張,但是不會視其他兩派為寇讎,反而呼籲大家應該針對中共集團專制勢力共同分進合擊,而不是在三派之間互相攻擊。此外,我也預期許多香港市民「開竅」需時,難以在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中斷然捨棄「傳統泛民派」。我估計上述三派形成一個「三分天下」的政治格局,需要一段醞釀時間,預料將會在2020年以後更加明朗和顯著,一切可由時間驗證。畢竟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除非中共即時解體,否則這種趨勢難以阻擋。對於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我再次呼籲:60歲以上的老人通通棄選,不論資歷,不論人氣,不論黨派,不論交情。至少我本人不會投票給你們。

我的上述派系分類是以「是否奉行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和「是否堅持非暴力」兩項「質」的標準作為分類準繩。如果我們說「傳統泛民派」就是「泛民主派」,那麼我們也可以合稱「公投自決派」與「勇武本土派」為「泛本土派」,然後再把「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兩者合稱為廣義的「本土民主派」。

我預料:在2020年立法會選舉中,「泛本土派」極有可能逐漸取得整個「本土民主派」選民近半數民意支持,而如果建制派(包括親共、親商)的支持率一直維持在45%以下(甚至更低),「泛本土派」怎能被貶低為無法與「泛民主派」及「建制派」形成「三分天下」的政治格局?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表示:對梁天琦指「本土派」能與「建制派」和「泛民派」三足鼎立或三分天下的說法有所保留,認為目前沒有實際數字及民調結果證明云云。綜上所述,我實在不敢苟同。

畢竟「泛本土派」與「泛民主派」之間無需劍拔弩張,因為共產黨才是香港的真正禍首。彼此合作,才有把握合力打贏「赤壁之戰」。最近,劉慧卿聲稱自己「觀察到梁天琦競選物資多得令人驚嘆」,甚至比公民黨的楊岳橋還要多,還說雖然目前法律沒有要求交代財政來源,但認為從政的人應該解釋云云。我認為這是捕風捉影的誅心之論,跟一眾共產黨奴才誑稱雨傘運動期間「雙學」收錢,甚至被組織動員出版所謂「泛民收錢實錄」之類刊物,心態如出一轍。說當年,難道不是有誰說過「接受無附帶條件的捐款、無需透露捐款來源」之類的說話嗎?現在為何寬嚴不一?這類曲線暗示梁天琦「收共產黨錢、分裂民主派」的說法,正是反映自己眼紅、膽怯、嫉妒、猜疑、日暮途窮的悲觀想像。如此心態,怎能帶給香港人任何政治希望?我不相信「傳統泛民派」所有人都有這種說法,至少公民黨在這方面的心態還是比較正直和可取。「本土民主派」如要彼此衷誠合作打贏「赤壁之戰」,劉慧卿那種心態實應全盤反省,徹底拋棄。

四、雷動戰

最後簡單談談由戴耀廷教授提出的「雷動計畫」。「雷動計畫」就是鼓勵「非建制派」在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反守為攻」,在立法會取得一半議席,亦即35席,希望在未來再議政改時,擁有更強政治力量,爭取本應屬香港人的民主權利。

具體目標是「非建制派」:(一)在分區直選中,派出23張名單:港島4張、新東6張、新西6張、九西4張、九東3張,全奪23席。(二)在超級區議員議席中,維持3席。(三)在傳統功能組別議席中,保住法律界、教育界、社會福利界、衞生服務界、會計界、資訊科技界這原有6席,然後全力在那些以個人而非公司或團體為登記選民的界別,亦即醫學界、工程界、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奪取3席,合共9席。總數35席,剛好一半。

戴耀廷認為如要達成上述目標,「需要非建制派內的各政黨、組織及個人,都本着大無畏及大無私的精神,商討總的選舉策略,和協調參選名單的總數及建立分配名額的公平機制。但更加需要的,是大部份支持非建制派的選民願意同心參與這計劃,在地區直選及超級區議會選舉積極投票,並且不以自己最佳的選擇去投票,而是按非建制派的指引去投票。因此,非建制派需要策劃一個龐大的全港選舉工程,讓所有支持的選民明白行動的目的及投票的技術安排,因這不再是個別政黨、組織或個別參選人的事,而是所有支持真普選的港人的事。這也不再只是一場選舉工程,實是一場抗爭運動,需要大家一起參與,但這場抗爭運動是有可能帶來實質改變的。」

我對「雷動計畫」的看法是:其志可嘉,方向正確,目標清晰,值得支持。沒錯,鑒於立法會功能組別、分組點票、提案乏權等老問題完全沒有解決,一半議席頂多只能剛好足以否決特區政府提出的法案或議案(例如阻擋國家安全23條立法),但是依然無法扭轉香港沒有真普選的困局。然而,寸進總比完全無進步好。要達成這個目標,必須香港選民積極參與9月立法會選舉,以及上述三派通過政治協商與具有公信力的初選機制,決定每區候選名單,以免候選名單過粗或過細,以致浪費任何一張選票。這個構思的操作方法需要進一步具體化,但不失為一個好的開始。

電影《十年》片末以公元前800年一位以色列先知阿摩司的話作總結:「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接著出現四個字:「為時已晚」,然後「已」字慢慢淡去,轉為「未」字。今年9月4日立法會選舉,香港人真的要好好爭一口氣,為爭取本土民主而共同奮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