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親愛的葉錫恩議員,我們怎可能忘記你

2015/12/8 — 18:59

杜葉錫恩議員。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杜葉錫恩議員。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文、圖:羅恩惠,紀錄片導演】

編按:獨立紀錄片導演羅恩惠正拍攝一輯歷史紀歷片,於2013年,訪問當時100歲的杜葉錫恩,本文為訪問點滴。

懷念杜葉錫恩,很多人會記得她晚年政見靠向中共;更多人會記住她六、七十年代為草根階層爭取權益、四處奔走。她住在貧民窟,建立簡陋的「布幕學校」,讓學童有機會受教育。學校行政費用從缺,她去浸會學院教英文,將工資全數拿回來補貼開支,晚上就睡在接待處冰涼的地板上。

廣告

2003年 ELSIE 葉錫恩 九十歲時為她拍個人專輯。她住在慕光書院頂樓,生活簡單儉樸、每天都在小小的辦公室看報看書,在小咭片上寫讀書讀報心得再分類入檔。幾十年來幫助過的小市民難以計算,四七年遠涉中國傳教,五一年無法留低撤離大陸再落戶香港,歷任區議員、市政局及立法會議員。九五年立法會選舉落敗後,她回歸教育,最後的日子時常牽掛學生及學校的發展,晚年平靜快樂。

廣告

她對自己的「功績」毫不在意,為了豐富影像曾建議她走動一些位置,她的興趣缺缺。在老朋友們為她慶生的生日會終於能拍了,問她:「你希望市民記住你什麼呢?」

她呆了一下,顯然沒有想過。

「記得我?我不在意市民是否記得我。我為社會做事非為自己!」

ELSIE說的是心裡話,她對個人榮辱非常淡薄。年輕時痛恨貪污,耳聞警隊收黑,親身前往小巴站視察並取得實證,在極少人敢仗義發言時,她利用議員及英國公民身份,多次前往英國議會,反映香港人訴求。

六六年因為天星小輪加價斗零引起騷亂,她遠赴英國為港人陳情。

六七年「左派暴動」,她不願意被任何勢力利用,一直保持低調。但對人的關懷始終是核心,有被捕人士家屬向她陳述獄中待遇不佳,被關押的又冷又餓、更被懲教人員拳腳招呼時,她的告狀信又寫到英國議會甚至英女皇那裡。

兩年前,她100歲時再次登門採訪。很多記憶她都失去了,但一談到六、七十年代市民的苦況,細節都回到眼前。

九十歲時仍健步如飛,那是2003年七一早上,她精神奕奕前赴金紫荊廣場的升旗禮;下午五十萬港人上街遊行,反對23條立法。

2013年她一百歲,要用學行架慢慢移動。問她如何理解港人的恐共拒共,她用自己在曾在中國當傳教士的體會作答。以下原文照錄。

「我只能說我在共產中國生活過,由四九至五一年,之後再到香港。他們待我們還好,我們不怕他們。他們會問很多問題,只要你的回答令他們滿意,我們就不會有麻煩。」

政權易手後傳教士紛紛被召見或逃離中國,她所屬的差會於五一年撤離。

「中國人怕特務,他們有理由害怕,傳教士中間也的確有特務。但我對共產黨沒有畏懼,或者因為他們做過的一些事我們沒有見過。我不喜歡共產制度,這是不可能的,沒有一個制度對所有人公平,有些人懶惰、有些人用功;不可以對所有人平等看待。所以共產制度應該要更公平一些。」

對當時上任未久的習近平,她期望他能阻止貪污,令中國更適宜居住。

葉錫恩100歲時接受訪問,仍親自回電郵。找到她早年寫過的信函,她有點記不住,只是從字裡行間認出「是有點像我寫的風格」。後來找了她的摯友AILEEN - 一位前廣播人代她讀了幾封舊信,將當時情景重現。

AILEEN 和ELSIE 交情甚篤,晚年常聚。她常說若我們的歷史紀錄片能包括ELSIE,故事會很不一樣。

拍攝那天,AILEEN看完文件思緒就回到六十年代。富有感情、鏗鏘有聲,葉錫恩為民請命的形象躍然紙上。

「記得我?我不在意市民是否記得我。」

親愛的ELSIE 葉錫恩議員,我們怎可能忘記你。

圖片來源:葉錫恩教育基金

圖片來源:葉錫恩教育基金

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圖片來源:人文影像工作室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