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群集》· 13】慎防「中間派」拖慢社會改革

2018/2/18 — 14:26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群集 (Assembly)》於 2017 年 10 月底出版,以雨傘運動等全球多場新近社運為研究對象,提出適用於這個時代的運動模式。《立場新聞》嘗試透過【解讀《群集》】系列,簡明扼要整理書中內容,幫助讀者了解社運理論的最新提案,促進討論香港社運今後方向。(本系列文章前言

終於來到《群集》最後一部。在第 13 章,兩位作者 Antonio Negri 和 Michael Hardt 主要談一個問題﹕政治現實。

回顧全書,作者雖然以社運為主題,但討論牽涉到反代表制、反大財團,甚至社交媒體,也許不少讀者心裡會嘀咕﹕「依家講緊抗爭喎,會唔會離地咗啲?」。這一章,作者的題目正是「政治現實主義 (political realism)」。到底《群集》搬出的一套抗爭辦法,是離地,還是現實?

廣告

何謂政治現實主義?

所謂「政治現實主義」,概略而言即主張以權力為政治的主要考慮。對政治現實主義者來說,道義,只是權力的產物。選舉與其說是為公義,不如說是為權力;儘管派傳單時政客會聲稱為公義而戰,這也是為權力;做地區工作與其說是樂於助人,不如說是為權力,儘管區議員會搭阿婆阿伯膊頭影相,這也是為權力。這就是「政治現實主義」。

廣告

從這個角度講,《群集》儘管把話題講得複雜,但顯然也是「政治現實主義」的。畢竟兩位作者全書鮮有談論道德感召、光環力量,也沒有煽情地談工人被剝削的悲慘和有錢佬要落地獄。作者一直講的,都是權力。如我們過去幾章提及的民眾力量(如第七章),就是講民眾有「能力」奪權而非民眾有「道德」奪權。

作者在這章進一步強調,抗爭應以權力為核心考慮。因此我們更加應強調社運要有組織 — 而非因個人原則或政治潔癖,鼓吹所謂 100% 民眾自發(詳看第一章)。此外,作者亦提醒我們,應拒絕外來的一切思想、精神、口號,因為我們談的是政治現實。還有甚麼現實得過每個人真正為自己話事呢?這一點我們必須緊記。因為過去不少左派社會運動(包括中國共產黨),正是死在忘記「民眾才是抗爭主體」本身。本來是「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結果反而人人變成奴隸,為甚麼?正是因為不知從何時開始,某些思想、精神、口號,超越了個人本身。因此《群集》的一貫思想是,沒有人能代表你,毛思想不可以,習思想也不可以,唯有真正民眾掌權的社運,才是真社運。

「中間派」其實是「建制派」

儘管作者聲稱其理論建基於政治現實,然而恐怕不少讀者仍不能認同。其中一種說法是,兩位學者只談政治,不做實事;不做實事,又怎會是「現實」呢?

確實,對許多人來說,「做實事」等同於「政治現實」。但怎樣才是「做實事」?一般來說有兩種意思﹕建制外和建制內。建制外,就是創建獨立於體制的小眾社群,推動政治及社會議題;建制內,就是所謂「走入議會」、「走入建制」,從內部追求一點點改變現有制度。

然而作者對這兩種做法都不同意。回顧歷史,這些做法大多不能對抗強權。香港人亦不乏失敗經驗﹕體制外無論做些甚麼,結果都變成「你有你做,政府有政府放肆」;體制內追求改變則頂多「成功爭取」小恩小惠(綠燈延長三秒),面對重大議題,則只有妥協可言。

作者尤其痛斥的,是所謂「中間派」的說法。這種論調近年在香港亦不少。正如作者所言﹕「無論是精英還是人民、右翼還是左翼,都不斷告訴我們,必須要向『中間』靠攏,因為只有『中間』可以拯救民主政治及制度,使它免受激進和非理性的挑戰。」彷彿「中間派」代表的就是現實和理性。一如「只做實事,不講政治」,「中間派」亦喜愛以「政治現實」為賣點。

然而作者指,所謂「中間派」,其實不過是剝奪民主空間。為甚麼?以無綫新聞為例,它以「持平」為由,處理絕大多數政治新聞時,總是讓建制講一句,反對派又講一句。儘管表面上,這做法目標是幫助觀眾「自行分析」議題對錯,然而實際上卻也營造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效果。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成為主流、理性、務實的代表,有觀點、有立場的政治行動便被視為偏見、非理性。當立場明確的政治運動被壓抑,社會改革便難以實現。因此,「中間派」其實具有維持現時體制的傾向。我們怎樣稱呼主張「維持現時體制」的人呢?三個字﹕建制派。中間派,與其說是現實派,不如說是建制派。

立足民眾 方為現實

那麼,若中間派行不通,還有甚麼「政治現實」做法,是可以改變社會的?

當然有。讓我們重看甚麼叫做「政治現實」。最「現實」的現實,其實重來不是別的甚麼,而是民眾的慾望 — 慾望不是求發達,而是求好生活、祈求活在一個富足的、有保障的、公平公義的社會。怎樣才能做到?作者在第三章講過﹕不能假手他人的,民眾要自己掌權。這才是合符「政治現實」的做法,因為「政治現實」講的就是權力問題。

民眾能掌權嗎?不是不能,時代為民眾製造了機會。作者在此重提過去章節談過的時代轉變﹕公有財產日益重要、財團不能再當打工仔是齒輪、資訊科技讓民眾更易組織 …… 機會已經出現,關鍵是,我們要好好把握,推翻舊制度,創建新制度。怎樣做?我們已經在過去多章(如第九章)討論過。對作者來說,路已經在,問題只是你是否願意走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