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群集》· 4】不談「香港人」身份,還可以談甚麼?

2018/1/14 — 19:08

《群集 (Assembly)》於 2017 年 10 月底出版,以雨傘運動等全球多場新近社運為研究對象,提出適用於這個時代的運動模式。《立場新聞》嘗試透過【解讀《群集》】系列,簡明扼要整理書中內容,幫助讀者了解社運理論的最新提案,促進討論香港社運今後方向。(本系列文章前言按此

這一章主要談「身份」。

作為有名的左翼社運理論家,Antonio Negri 和 Michael Hardt 對右翼運動無疑是批評有加。

廣告

作者起首即指,右翼多以保護族群身份為最大考慮,甚至認為身份比民主更重要。作者說﹕「那種『民眾正受威脅,一齊起來抵禦』的意識,一直是右翼運動的核心。」並引例指歐洲的反移民、美國茶黨、ISIS、印度的反穆斯林運動,均有類似跡象。

香港情況亦然,「香港人」身份固然是右翼(乃至,左翼,甚至建制派、電影如《點五步》、廣告如《幸福傷風素》)反覆強調的價值;根據筆者經驗,不少本土右翼被問到「如果有香港人真心認為香港應該由民建聯同中聯辦聯手統治,你會否同意」時,答案也往往會是「那麼這些人就不是香港人」之類。

廣告

這答案背後的意思是,「認同民建聯的香港人」,已經被洗腦、或者被利慾薰心,賣港了。他們不是「以前那種香港人」。這亦是今日不少右翼的特色﹕過往右翼常被理解為保守、維持現狀,然而作者指,較之於保守,對右翼更貼切的形容是「反動」﹕他們不是想保存現有的「香港人」,而是希望恢復昔日的「香港人」。這「昔日」自然誰也說不準是甚麼時候,甚至有時,這「昔日」是虛構出來的。比如一些右翼會把殖民時代的香港想像得特別美好,而未注意(或不理會),港英政府對香港曾實施不公平、不民主的統治。

總而言之,現代右翼打的旗號,多是其族群正面臨「身份威脅危機」。香港人被新移民「溝淡」、行出油尖旺聽普通話多過廣東話……由於保護自己族類,抵禦外來入侵,是許多人心目中政治的首要任務,因此右翼社運支持者眾。

身份即財產?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並非全面否定右翼運動。比如二人認為,在反權威這一點上,右翼有其可取之處。因為,如右翼所言,精英打著自由旗號恣意欺壓民眾的例子,確是無處不在。「我們不懷疑很多右翼社運家反金融精英、反全球體制、反政府的誠意與智慧。」只是,作者認為,這種運動的矛盾在於,他們一方面對精英掌控巨額財富憤慨,另一方面,他們奮力捍衛的「身份」,其實也是另一種財產。

為何這樣說?作者指,身份其實是「動用某些財產的特權」。明顯例子有如「香港人身份」強調的「香港人優先」,也就是主張大學學位、宿舍宿位、醫院床位等,都應先分配予香港人。這背後沒甚麼獅子山精神可言,純粹財產問題。

所以你會見到,右翼鼓吹身份意識的方法,往往是牽動民眾對待遇不公的憤慨(如 D&G 只容許大陸人影相)或者強調外來影響導致經濟損失(如大陸人炒高樓價)。

面對「大陸人入侵香港,炒高樓價」,很多香港人選擇順從右翼思潮,更強調港人身份,用這個身份抵禦來自大陸的政治和經濟壓力。然而作者認為,古今經驗告訴我們,這種做法總是異常危險,容易帶來族群排擠(如仇視大陸人),進而導致大規模衝突和毀滅。

作者的警告,其實許多香港人-即使是右翼社運人士-內心都清楚。許多右翼領袖均曾公開承認,太過鼓吹港人身份容易導致族群仇恨,而這仇恨心,隨時是一發不可收拾的。

但唔想咁樣,可以點樣?香港已被壓逼至無處可逃,唯一的依靠就只有身份-這也是上述右翼領袖無可奈何的答案。

作者在此書提出的,正正就是一條新出路。

貧窮是財富

現在解釋這條新出路。

首先,如上所述,「身份即財產」。失去身份同時也意味貧窮。因此我們要考慮的,其實是如何面對貧窮。不踢走大陸人,怎樣才能令香港富足?作者的答案是,我們要認識到,「貧窮是財富」。

阿 Q 精神嗎?貧窮怎可能是財富?且聽作者說。作者指,「貧窮是財富」其實並非新事,古今中外不少宗教都有「貧窮是財富」的意識,比如天主教的方濟各會 (Franciscanism) 就有這種說法。但方濟各會信徒並不是放棄財產,只是,他們眼中的財產是公有的、共用的。如《使徒行傳》4:32 所寫﹕「那許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一人說、他的東西有一樣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換句話說,方濟各會所言的「貧窮是財富」,不是「有情飲水飽」、「信耶穌就有五餅二魚」,它是一種政治信念﹕社會富足,來自共用財產。因此作者說,「貧窮不是缺乏財富,而是,…財富的基本要求。」

作者認為,這種意識,在今日社會尤其重要,甚至可說是追求民主的關鍵。

甚麼是「今日的社會」?首先我們看到,社會不公日益嚴重,民眾愈來愈受大財團擺弄。以香港人為例,勞碌半生,只為供一個貴得離譜也小得離譜的單位。其次,科技改變了民眾的生活方式。facebook 流通的共享訊息、youtube 一按即可播放的共享映像,此外還有共享汽車、共享單車、共享民宿……「共享」,已經是大勢所趨。

換句話說,在今日社會,方濟各會的理想正在實現。「貧窮」的打工仔,正在獲得歷史上未曾有的共享「財富」。作者問﹕既然我們過去被大財團搾壓得如此痛苦,為何不用這筆新財富,創造更加自主、更加富足的社會呢?

這就是作者提出的方案﹕借助共享的力量,獲得真正的富足,進而對抗極權政府、大財團。選擇這種方案的香港人,不需執著於港人身份。他們要做的是,發展出嶄新的、以共享財產為基礎的新生活模式。

「共享財產?即係在香港行共產主義?」也許有人會這樣理解,但作者的意思當然不是這回事。正如沒有人會覺得 uber 共享汽車是共產主義、airbnb 共享住宿是共產主義,作者所言的「共享財產」,並非說人人要平均分配自己擁有的東西,而是強調公有資源的價值。這價值,將會在未來數章詳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