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許寶強:對抗極權的方法,就是要奉行日常的邏輯

2017/10/13 — 17:15

許寶強

許寶強

1/10 浸大(一)

珍惜群組踢館,論壇連番停頓

許寶強邀請對話,踩場者成坐上客

廣告

* * *

浸大關社舉辦反威權論壇,講者包括戴耀廷,珍惜群組聞風而至。校方容讓他們入內參與,但他們不住叫囂令論壇連連中斷。

廣告

許寶強發言時,珍惜群組叫嚷英國何曾給香港民主,許寶強甚然其說,解釋香港自殖民時代向行威權統治,如今變本加厲而已。珍惜群組不領情,繼續叫罵。許不以為忤,話鋒一轉:「不如上嚟講啦。」群組的頭領李璧而老實不客氣,喧賓奪主,坐下發言。

李璧而搶了兩次機會發言,但輪到其他講者回應,珍惜群組的成員喝罵如昔,學生不滿,齟齬漸多。學生多番要求李璧而有點公道,李叫同伴安靜,終究徒勞。

兩度發言後,李說不耐煩再聽「歪理」,視論壇無物,要求校方接信。學生會交代己和校長對話,錢大康承諾不會打壓校內港獨言論。珍惜群組鼓譟,雙方擾攘,論壇癱瘓。校方終究沒人接信,珍惜群組憤忿而去。

* * *

珍惜群組離去,論壇方告恢復。筆者批評浸大校方,縱容他們入內搗亂,應向學生交代和道歉。

然而許寶強認為,大學應秉持開放多元,容讓珍惜群組與會。校方的責任是要制止他們用壞的邏輯窒礙言論。

筆者進而問到威權主義、極權主義的分別。許指出威權統治是殖民體制的遺緒,但 97 後新政府變本加厲,有權用盡。

通常威權政府只求操控政治領域,比如在選舉制度、司法系統霸凌人民,卻不至於侵犯民眾的私人領域。但極權主義進而消弭私人和公共領域,令人民的日常生活都受制宰,改變習慣配合政權。

例如連大學討論什麼亦要審查;抗爭者也想用專制的行徑還撃異己,都是極權主義的苗頭。對抗極權的方法,就是要堅持我們日常奉行的邏輯。

* * *

戴耀廷解釋,威權就是極權的基礎。他援引北大法學家張千帆的文章〈極權主義的建構與解構〉*,暗示中共在習近平時代,有意重返毛時代的極權。

(註:goo.gl/EeVPSw。此文意簡言賅地解釋威權、極權的不同定義)

至於現時香港,則屬於「競爭性威權體制」,選舉雖受操控,但反對派仍然存在。施政報告藉派糖令市民受落,正是用糖衣包裝威權,也是港人要警惕的地方。

「用懷柔方式令威權統治常態化,令人民不覺得自己生活喺威權,就係威權統治嘅最高境界,我叫佢做糖衣威權。香港最大嘅危機,就係香港市民鍾唔鍾意食層糖衣,連威權都接受埋。」

他引述戴雅門等學者研究,在威權治下,靠選舉突圍的機會微乎其微,因為政權都強於分化,令反對派一盤散沙。反敗為勝的先決條件,是反對派有全天候的合作,才能掙到一點勝望。

「贏多一席對大局冇影響。唔好睇自己派系利益,而喺以整個抗爭力量能否突破為目標。」

即使反對派能團結,成功在選舉突破,依然要面對失敗風險。因為政權可能反檯不認帳,全面取消選舉,由半威權走向徹底的威權統治。

他希望將來能在全港推行「法治日」,讓市民認識不同的法治文化。除了珍惜群祖強調的秩序,還有限制政府權力,保障公民權利。

* * *

阿 Cat

阿 Cat

負責論壇音響,自治八樓的阿 Cat 問,我們平素作為抗爭者,面對別人向我們示威,應怎樣自處?「當有一日要向浸大校方示威,我都唔想被消音」,她好欣賞許寶強能夠以身作則。

* * *

岑敖暉認同許寶強、戴耀廷的呼籲。對抗極權就是要活得真誠,做一個行事光明磊落的人;選舉亦不可放棄,無關能否帶來突破,而在於選舉也是群眾運動。

岑說後雨傘的政局丕變,過去跟著基本法走的民主運動業已終結。他認為反對派要有新的共同綱領,才能在長期打壓下繼續堅持目標。

過去公共行動可謂民主派專利,從未受挑戰。但到傘運前後,建制為求反制亦投入其中,其資源和動員更是民主派瞠乎其後。而且建制的技巧將日益改進,合乎公眾口味。岑籲我們必須有氣量,習慣自己也成為被示威的對象。

(當岑與珍惜群祖擦身而過,他笑著索取針對戴耀廷的標語,一起合照;發言時珍惜群祖的成員繼續吆喝,岑回頭示意他們安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