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詩壇苦行僧周夢蝶

2018/5/8 — 13:00


圖中:「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紀錄片宣傳圖片 ; 圖片來源:wikipedia;圖左與右來自作者 facebook


圖中:「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紀錄片宣傳圖片 ; 圖片來源:wikipedia;圖左與右來自作者 facebook

文窮而後工,端的沒有說錯。一個時代固然有一個時代的文學,也有一個時代的人物,都是社會歷史發展的産品,過去了,便一去不復再,只能留供後人緬懷、欣賞。不過,在資訊爆炸和瞬息萬變的當今之世,人「醬」在每天每刻消化也來不及的資訊轟炸裏,誰又有閒情逸致去細味品嚐前人的智慧結晶,更遑論探索其生命歷程了。寂寞身後事是真,千秋萬世名屬假,天涯何處覓知音,究終是要看福份和緣份。

周夢蝶有詩壇苦行僧之稱,是台灣文壇的奇葩,他在台北武昌街明星咖啡館門前擺賣近三十年的書攤,天天在哪裡席地沉思、看書、寫字、會友,風雨不改,數十年如一日,更成為台灣獨一無二的文化景象,是文化人和文青朝聖的地標。

周夢蝶生於戰亂,一生悲苦孤獨,1921年2月10出生,取名周起述,但生下來已是遺腹子,文親周懷清在他出生前四個月便因病逝世,享年三十二歲,遺下二女一子。周夢蝶由體弱的寡母龔氏帶大,幸好書香世代,祖父是前淸秀才,父親留下幾十畝田,可靠分租予佃農耕作,勉強足夠糊口維生。

廣告

周夢蝶小時沒有上學,靠族長的讀書人私塾教授,所以自小便飽覧四書五經,打下堅實的國家根底。他是個年少老成的小學究,作文甚佳,活像個小老夫子,亦因涉獵「莊子」哲學思想關係,讀「莊子鼓盆成大道」一文,喜歡故事所寓含的意義,遂取名周夢蝶。

周夢蝶小學時便寫了第一首詩,但他沒有學過平仄,全靠熟讀舊學和先天的敏感自成,初中畢業後,他入讀河南師範,適逢五四文化浪潮,接觸「新詩」,因而産生興趣。由於戰亂,又是家族唯一男丁,三歲已經奉母之命訂婚、十七歲結婚産下二子一女的周夢蝶被迫棄學從軍,加入青年軍206師補充團。是時國共內戰,國民黨政府連番失利,多區淪陷,赤𦦨囂張,份屬地主階級之後對共產主義深惡痛絕的周夢深知不可能留在大陸,毅然隨軍撤退台灣,從此一去不返,直至四十九年後的1997年,才再踏足大陸,回郷省親。

廣告

最重要的是,周夢蝶性格內斂孤僻,情感不外露,除了母親外,他對沒有感情也從無思想溝通的妻子只有歉疚,也不掛念子女,加上體弱多病,自顧不暇,他回鄕省視,也只是敷衍了事,全因二姊夫來信告知大子中風,而母親、妻子和二子早已辭世。可是,天意弄人,他返郷探親,最後結局竟然是送了大子之終。除了女兒及一對孫女外,無父、無母、每妻、無子、無産、無家的周夢蝶,名副其實孑然一身,結果返台後,他大病一場。

周夢蝶一生清苦,但他安貧樂「道」,而他的所謂「道」,就是尋找生命的意義和宇宙的源起,也就是人類最根本的道理。對於衣食住行,他完全無欲無求,有時飯也忘記吃,拿過的文學獎金,可以全數捐出,真的是視錢財如糞土。他一生亦沒有愛情,對異性的邂逅和睱想,止於童年五歲時意外看到比他小一歳的隣居女童的胴體及對一個比他長五歲女孩的驚艶,從此便心如止水,永不揚波。說他是現代顏回,實不為過。

周夢蝶兒時受儒學薰陶,成長讀書時傾情道家,中年後修練佛學,師從南懐謹和道源法師,他的詩作,可謂集儒釋道之大成。他的作品其實不多,絕大部分寫於四十五至五十五歳創作高峰期,多是千錘百煉、久歷推敲之作,用字遣詞,一絲不苟,主要收錄於兩部名著「孤獨國」及「還魂草」,以及一些未發表的詩作散稿和隨筆(見「周夢蝶詩文集」)。

亦師亦友的余光中將他與古人李賀相提並論,說他們「兩人都清瘦自苦,與功名無緣,都上下古今欲擺脫現實的時空,都深情入於萬物而自悲悲天。」他的詩作呈現一片瀰天漫地而又令人心折骨驚的悲情,從何而起,余光中說:「從大多數作品看來,其主題不外是生命的觀照、愛情的得失、剎那的相知、遙遠的思慕、靈肉之矛盾、聖凡之難兼。 用情深厚而生死賴之,固然是夢蝶之所苦,恐怕也是夢蝶之所甘。除了血與淚,他似乎不知道寫詩還可以蘸別的墨水。........... 他的多數情詩,不論所抒是狹義的愛情或廣義的同情,都是將熱血孤注一擲而義無反顧。」

不平凡的生命必定是豁出去的生命,一般凡夫俗子皆做不到,退而求其次,只能神往。詩人已逝(2014年),他的時代亦已不再,沒有相同的社會歷史條件,再不可能有另一個當代的周夢蝶。但新時代下物寡欲多(相對而言),道德的淪亡和人性的泯滅,只會變本加厲,有過之無不及,閒來讀點周夢蝶的詩作,實不無洗滌心靈、自我救贖的作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