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推倒梁振英?

2017/7/1 — 11:27

習近平來港的第一次談話裏,高度評價梁振英五年來的一些政治作爲,卻沒挑穿梁的手法極左,替中共特別是其在香港的「事業」帶來重大損害。如果替梁算清楚他對黨國的「貢獻净值」,無疑會是一個很大的負數,而這正是他不能留任的原因。

習給梁的「高度評價」

論政治作爲,梁的積極表現有兩方面,第一是搞意識形態極左闖了禍,刺激起、鼓動了年輕人中的潛在分離主義思潮;第二是之後一連串的補鑊動作,即去年立會選舉前後的DQ和人大常委釋法。在干預立會選舉的事上,梁的確幹得出色,刹住了獨自派的氣勢,打殘了佔運組織,導致民主派内部更形分裂,不少本來鬥志旺盛的年輕人因此心灰意冷,而更重要的是擴大了法律作爲政權打壓異己工具的應用範圍。這些成果,習近平看在眼裏,當然會正面評價、高度認可。

廣告

問題是,梁振英闖禍造成對中共領導權損害,大大超過了補鑊成績。損害方面,港獨和自決這兩股分離主義思潮在香港生根、傳播,影響中、港、台三地的人對中共的向心力。臺灣不必說,獨自派在香港出現,無疑更讓臺獨感到鼓舞:德不孤,必有鄰;而當地一些本來不那麽支持臺獨的人士,看到香港人也想獨立、要自決,於是也「心郁郁」。香港的一國兩制對臺灣失去「正面示範作用」之後,獨自派的出現,讓香港成爲對臺「負面示範單位」,發出「負能量」,助長臺獨。

大陸方面,各級統治權本來就不穩固,常需倚靠維穩辦和武警的槍桿子;現在大陸人看到香港情況,沒腦的一股腦兒跟著《環時》駡,有點頭腦的卻會問,好好一個香港回歸了,爲什麽偏偏是紅旗下長大的年輕人反共反得最決絕,甚至要去中?爲什麽百多萬新移民下去了,香港人沒給「溝淡」,總的反共抗中意識非但不減少,反而變激烈,勞煩黨國領導人最近天天發炮猛轟?這麽一問,政權根基就愈發不穩固,完好部分開始龜裂,已開始龜裂的部分就裂得更深更廣。

廣告

在香港,原有的愛國民主派中共已經難對付,因此一直概嘆「人心未回歸」,二十年來雙方距離大體依舊。如今出了獨自派,情況不一樣,人心問題不再是何時回歸,而是反向要走多遠。而最令中共頭痛的是,做愛國民主派的功夫還可以,多辦幾所孔子學院教普通話,送一個故宮展覽館擺擺文物,就起碼能博得一些愛國民主派幾分好感;換句話説,要統戰愛國民主派,中共還有一些伎倆。但是,碰上獨自派,這些伎倆或是失效,或是有反效果,終了無計可施,衹能破口大駡。

心防:民主派 v 獨自派

這牽涉港人面對中共時的「心防」有多堅固。向中共爭取民主很困難,卻不比要求自決獨立容易,反之亦然;因此,有理由多考慮二者自身價值以外的功用或工具價值。

九七之前已有人提出「民主抗共」,那就是一種工具概念;但那時的提法,多指民主的外在工具價值:建立了民主制度,就可以制度力量,制止中共對香港的控制,如透過選舉,選出主張反極權保自由的人掌政,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就可能保得住。問題是,中共不蠢,它當然會全力阻擋這個制度的建立;事實上它的確那樣做了。

儘管民主運動因此發揮不出體制的、外在的防衛功能,卻依然有其内在的防衛作用 — 透過爭取民主的實踐,民衆與極權政權鬥爭的意識鞏固了,對自由的嚮往增强了。此即「心防」。問題是,你講民主,中共也講民主,而且還有什麽「袋住先」、慢慢來、不要一步登天、大陸的人大體制也從底層開始搞民主等等的一大套説法,以此可以迷惑一部分人,蠶食、瓦解他們的心防。

獨自派的訴求也一樣,中共絕對不接納,因此自決和獨立也不能實現,所以也發揮不出外在防衛功能;但要求獨立自決的民眾透過與極權政權的鬥爭,一樣可以建設心防。所不同者,就是中共不能拿出另一套半吊子的東西吸引獨自派「袋住先」,逐步將其吸納;因此,自決港獨的心防作用比民主更堅固(或者這就是張文光留意到獨自派的那種「決絕」)。

實現ABC :獨自派的功勞

其實,僅此一點,就足以讓習近平判決梁振英的政治死刑。(不少民主派此前深信港獨是中共的苦肉計,把梁振英封爲真正的「港獨之父」,那明顯是情緒説法,現在梁給趕下臺了,還如此相信,就需要很强的想象力。)

梁氏當政五年,香港發生的大事,首推佔領運動,其意義之重大,不必筆者多説。有人會問,梁氏既是「港獨之父」,他的强硬路綫催生佔領運動,不是也可封作「佔領之父」嗎?對這點,筆者存疑。佔運進入最高潮,是警隊發射催淚彈引發的,誰下令發射,誰就可封爲「佔運之父」。這份榮耀,梁自己婉拒了。筆者推測,發射令很可能是中共高層的人下的,一手按下解放軍不用,另一手下令港警施毒手鎮壓;港警與港人一旦結下梁子,以後就不愁沒有可靠的警隊對付社運。

就算沒有佔運那筆,習跟梁埋數,也算出梁要下臺了。藏疆蒙台四獨已夠中共頭大,再加上港獨,便形成一個完整包圍圈。五獨攻心在梁的任期裏出現,而他對獨自派的挑釁如此明顯,反效果又那麽大,明顯是他闖禍了,他怎能不倒?習近平不老實,沒公開算梁的過失,只表揚他的功績,但誰也知道,那是「盡在不言中」。

習倒梁有私心

其實,習把梁整掉,也當然有他的私利計算。習和梁同在2012年上臺,港獨既是在梁任内出現,也就是在習任内出現。如果需要有人對港獨的出現負最終政治責任的話,這個人不是梁振英就是習近平。這是要寫進歷史的。你是習近平的話,你會怎樣做?答案太清楚。

當然,除了催生獨自派、擴大分離主義思潮,促使習把梁踢走還有其他次要因素如唐派「篤背脊」、UGL醜聞、民望過低,等等,但那些比起梁所闖的大禍,都非死罪。

令筆者稍感不安的是,民主派很多人死命提倡ABC,但歸根到底在政治上最終打倒梁振英的卻是自決派和港獨派思潮;然而這份功勞,以及背後所付出的龐大代價,卻不是所有民主派都樂意承認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