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教壞下一代?

2018/7/9 — 13:31

全民教育局製圖

全民教育局製圖

【文:思樂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今天很多政客權貴對著求知慾強和思維邏輯清晰的年輕人,為了文過飾非會強辭奪理,甚至歸咎老師教壞下一代。學生有眼有耳有口,堂堂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首長林鄭月娥,以一副囂張跋扈的嘴臉,公然拒絕用英文回答媒體提問,還嫌棄浪費她時間,這副德性學生看在眼裏已經是千言萬語。

教育,不是單向灌輸,要有胸襟和空間讓學生探討和反思。以下節錄一位老師和他的學生的一段對話:

廣告

「阿 sir,你知兩日後是甚麼日子?」一班學生放學時走過來七嘴八舌地問。

「甚麼日子?」心知學生想討論甚麼,特意讓學生先說。

廣告

「六四。」

老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慢慢地呼出:「對!」

「當時是不是開了槍?」

「六月三日晚全部香港人都在電視前看到開槍,報紙有相片可清晰看到街上的屍體。」

「所以稱得上屠殺?」

「有人的確把事件稱為 June 4th Massacre。」

「阿 sir,我覺得六四這件事不可以只有老一輩人悼念,我們這一輩六四後才出生的,有需要把真相承傳下去。雖然未必在我有生之年得到公平結論,但起碼我的下一代可以。」

「六四對於阿 sir 在電視機前面看到開槍一刻的這一輩是一個包袱,未敢忘記,但又不能經常宣之於口。」

「其實如果中共政權沒有開槍,可能會死更多人。」

「甚麼意思?這是假設,但假設沒有發生,邏輯上你結論是甚麼都成立。」

「若果不是六四,東歐可能不會有脫離極權的今天。」

「但你這個推論有點合理化了六四。有人說六四是家事,像阿爸打仔。這個說法有以下問題值得思考:第一,政府不是阿爸,政府應該是人民授權的。第二,即使阿仔不聽話,這不是閂門打仔,是殺人,無論甚麼原因或者發生在何處,無人可以認同殺人這種罪行。不對就是不對,我們不應有理化和美化六四。」

「那麼,阿 sir 怕不怕當年雨傘運動演變成香港版六四?」

「怕!不過……」欲言又止。

「不過甚麼?」

「要撫心自問,甚麼是對。否則,當年又怎會因為催淚彈走了那麼多人出來?」

「阿 sir 你不怕死?」

「當然怕!特別是當你有家庭。不過情形就如你面前有一位衝出馬路的小孩,而你在行人路上看到有車瘋狂撞向這位小孩,不同人有不同反應,但總有人即使怕死,也會本能地伸手甚至衝出去把小孩抓回來。」

「明白。」

「最後要提一提你們,我知你們回家會上網搜集資料,這是你們的權利,但請做好心理準備,有些照片可能令你們不安。」

今時今日,大陸已開始走回文革路,只能唱好,不許質疑。但在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根本無可能阻止資訊開放流通,無可能阻止人尋求真相和思考討論,每位父母不是希望自己的小孩求知慾強嗎?所謂求知慾,正是質疑的能力。

那些說老師教壞下一代的政客權貴,一方面以古代私塾的智慧,鄙視資訊唾手可得的年輕人,另一方面言行狂妄自大而亳無羞恥,言行不一,只能擺出一張臭臉和一嘴歪理,他們才是真正教壞下一代。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