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關注虐囚指控

2017/8/17 — 9:09

電影《同囚》講述少年犯遭遇,引起社會關注。

電影《同囚》講述少年犯遭遇,引起社會關注。

最近香港政治指控或與政治事件有關的刑事案件多籮籮,實在令人迷惘、悲哀。我在此還想呼籲關注一群無聲、不受社會歡迎的非政治人士。

近期不時有被判入懲教所的青少年被懲教人員虐待的新聞,更有媒體找到至少五十名前被囚者憶述在懲教所被虐待的故事,更包括一些滅絕人性尊嚴的虐待,例如被迫進食或喝下各種身體排泄物或生理液體,被迫去做一些不雅行為,及敏感部位被塗上一些容易感到很不舒服的藥膏。對於這一切指控,社會的反應偏向冷淡。更有不少社會聲音認為既然這群少年犯了事,他們就要付上代價,入懲教所並不是「嘆世界」。對於這種看法,我不是不能理解,但希望大家可以想深一層。

少年犯了事的代價,就是通過被囚而失去自由。各種虐待並不是代價的一部份。試想想,如果做錯事就可以任人魚肉,難道大家支持在學校每當學生做錯事就大肆體罰?在工作做錯事就可以像奴隸那樣被老闆鞭打?再者,懲教所除了「懲」還有「教」,如果大家覺得被囚在懲教所時被虐待是活該的,其實是否支持被囚的少年學習何謂以暴易暴才是王道?另外,當有至少五十個前被囚者憶述被虐待的往事時,就很難說人人都是說謊,或被虐待只是個別事件。這規模的指控是虐待在懲教所內已系統化的迹象,社會與政權應該怎樣回應?

廣告

在社會層面上,我希望大家關心囚犯被虐待的情況,不要再說他們是「抵死」。如果囚犯被虐待是應份的,我們可以不要法制了,大家不如返回古時村落行私刑那種小偷被毒打、爛賭被斬手、通姦被浸豬籠的傳統就算了。在政權層面上,懲教署近日給傳媒的回應就是若被證實,這種虐待行為是違法,他們建議自稱是受害者的人士舉報。但問題就是,這些指控往往都已在很久之前發生,亦極難直接證明個別具體指控、遑論能提出刑事檢控。在海外,每當有一些每個單一指控分開來看都難以具體證明的系統性惡行(例如愛爾蘭教會虐待兒童;澳洲執法者不時逼到被羈留的原居民在拘留所自殺等情況),他們都會以非政治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方式去徹查事件,就系統性問題作出結論及提出改革。

所以,我呼籲政府就青少年囚犯被虐待的情況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個呼籲並不是出於任何政治考慮:任何人都不應被虐待,這理應是不分政治派系的大道理。這個呼籲更不是對懲教人員有偏見:我都有親戚與朋友曾經或現在任職於懲教署,我相信他們都是盡忠職守的,如果能把一些害群之馬的惡習杜絕,這都是還整體懲教人員一個公道。但願政府能救救少年,盡快跟進有關議題。

廣告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