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貓:要聽話才有自由?放屁!

2015/6/9 — 11:54

連日大雨後,今天老天爺總算放晴,後巷一眾貓兒見機會難得,自然齊首一聚,一邊曬太陽、一邊「吹水」吧。( 資料圖片 )

連日大雨後,今天老天爺總算放晴,後巷一眾貓兒見機會難得,自然齊首一聚,一邊曬太陽、一邊「吹水」吧。( 資料圖片 )

連日大雨後,今天老天爺總算放晴,後巷一眾貓兒見機會難得,自然齊首一聚,一邊曬太陽、一邊「吹水」吧。

「對了,為什麼近來不常見大舊的?」老周問。

「聽講大舊近日和一笨蛋人類頗親近,或者去了那人家裏作客吧。」果然是被稱為後巷眾貓天文台之稱的驚青,任何消息總逃不出他的貓耳。

廣告

正所謂日頭不要講貓,夜晚不要叫人,話口未完,「大大舊」的大舊便出現了,看來還一臉氣憤。

「激死貓了!」大舊看來相當氣憤,本來已是圓鼓鼓的身軀,因現在全身貓毛也豎起來,遠看起來更像一團灰色大毛球了。

廣告

「HALO,你知嗎,早前有位笨蛋每天都會給我奉上一點吃的,日子久了,我見他相貌雖頗似街尾的旺財,但總算可以相處,便間中跟他回家坐一坐,避雨又好,有吃有住又好。」我心想,貪吃便是了,說那麼多幹嗎…

「怎知道,他昨天臨出門時,竟把我困入鐵籠,說什麼『你太頑皮了,常抓破我的傢俬,若你乖一點,才把你放出來吧。』!發什麼神經病!我們貓生來自由自在,死去無拘無束,本大爺的自由是你給予的嗎?你那個大大的頭殼內是否塞滿了狗屎啊!」

「大舊,做貓要斯文一點,你一講粗口,有理無理,那些狗又借機亂吠,咬著你不放了。」老周說。

「老周,但實在氣死貓嘛,我們自出娘胎,每一隻都是生來自由,只要不犯著你自由,要你這些笨蛋人類管嗎?」

「這些人不是滿腦狗屎,只是做奴才日子太久,奴性太深,才忘記自己本身的權利罷了。」老周答。

「甚麼叫奴才?」我問。

「怎麼說好呢…嗯…即是你有個主子,甚麼事也由他話事,你卻毫無怨言,更甚是視之為理所當然,毫不自覺。一世人,只恐觸怒主子,故終日想盡辦法,但求逗得主子高興,難理是非黑白,難理犧牲他人幸福。」

「還是不太明白,會有這麼的生物嗎?」

「有啊!奴性這東西是不自覺的啊,不如我舉個例子,要先講明純是比喻啊,事情本質其是不一樣。就好像HALO你家的笨蛋,你吃時他不吃,你叫他吃,他也不吃你的;你拉屎,不用叫他也會自動自覺替你修拾殘局,所以這些人便稱為『貓奴』吧。」

哦,有點懂了。

老周續說:「但不同的是,你家笨蛋是犧牲自己去侍奉你,自己做貓奴高興便是了,旁人犯不著要理會。但有些笨蛋人類便不同了,很多時為權為財,不惜埋沒良知良心,人口講狗話,自己做奴才還不特止,還要其他人跟他一起做奴才,以在主子面前領功,這些人才最令人鄙視。」

「要乖才有自由?放屁,自由本是貓的,更何況,是否我『聽話』,便能有所得?就好似大舊你,你自己也要反省,當初若不是你貪吃跟他回家,又怎會被他困起來,幸好,你終能逃走,但不是次次都可以那麼好運。『食住先?』、『袋住先?』,貪圖眼前一些小便宜,換來的,可能令你抱憾終身啊,與狐謀皮,從來都是自找死的,笨蛋人類或會這麼做,但我們做貓的、肯定不會。」

人和貓,也是生來自由。

《HALO日記》@一刻館

原文刊於一刻館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