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裸的不公是我沉痛的根

2017/3/27 — 11:43

曾俊華曾經在辯論中,批評林鄭月娥她有關市民對其觀感問題:「妳要反省自己這個人,看看自己正在代表什麼」。(圖為三名特首候選人參與的其中一次論壇)

曾俊華曾經在辯論中,批評林鄭月娥她有關市民對其觀感問題:「妳要反省自己這個人,看看自己正在代表什麼」。(圖為三名特首候選人參與的其中一次論壇)

【文:余家齊】

半夜醒來。一張開眼,腦中便是薯片飲恨地發表落選感言的樣子。看來我也成了很多人眼人的「港豬」,對這次的事件投入了情感。我很認真地坐在床沿想一會,這件事究竟哪裡觸動了我。我明明知道,他的路線跟我所期望的相去甚遠。

一個制度明明是應該把最眾望所歸的人捧上領袖的位置,而現實卻在踐踏市民的期望,一棍把曾俊華和市民一起所發的夢打碎。我腦中同時浮起的,是李兆基等權貴今天早上那副討厭的笑臉。

廣告

我又再思索對上一回,類似的沉痛是在何時發生;答案竟然是葉劉未能入閘之時。我口中雖在揶揄她,心中卻在替她不值;她所付出的努力是實在的,卻被冷酷地一巴掌打在臉上,拒諸門外。

再觸摸那痛的痕跡,是七警被判入獄後,竟然得到上千萬現金的支援;同時,路有凍死骨。當然不少得的是被清楚拍攝到「手臂延伸」的警司,經過了三年律政司竟然仍拖著不起訴,其本人還可以優悠地過著退休生活。只是那幾位議員,政府卻能手起刀落入稟法院,高談「法治精神」的可貴。

廣告

再往上尋索:橫洲事件中,曾樹和這種土豪的咀臉令我訝異,朱凱迪挺身挑戰的身影令我動容,可是被陳健波這種趨炎附勢之徒跟政府狼狽為奸地合作通過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審核。最惡的地覇卻依然逍遙法外。

大部份營營役役的普通市民,終日奔波為兩餐糊口,年尾準時交稅。政府的錢卻幾千億幾千億地花在那些所為投資未來的「基建」。連前天文台長有理有據地引經據典拆破了的謊言,政府竟也可以置之不理,第三跑道繼續建;在我們幾經艱辛地爭取省下了明顯利益輸送的「林村天安門」和時光倒流的音樂噴泉那幾千萬時,還有高鐵、港珠澳那些大白象工程,繼續燒掉民脂民膏。

然後明明香港在超過 50% 的選民支持的民主派議員,竟然在立法會中成為少數,然後那些衛道之士開口埋口反拉布,指責那些議員阻礙施政,卻刻意漠視制度不公的源頭。

還有東北發展明明白白地利益輸送,明眼人只要在新界走一轉,數一數地產發展商所圈的地,便見分曉。政府只許富人在粉嶺高球場打波,剷起附近村落幾代人的祖業。對於民間的質問,官員繼續一邊軟皮蛇,一邊硬上馬。

推到雨傘前後,全社會躁動的普選議題,在經歷兩週罷課後換來「八三一」一記悶棍,接著堅持三個月佔領後換來政府無動於衷的回應,689之流卻仍然只管咀中諗著「影響經濟」和「法治精神」的老調,來個「我聽你唔到」的姿態。林鄭 WeConnect 的口號被恥笑,根源在此。

再看看那些能「笑到最後」的咀臉,一張一張諸如蔣麗芸,梁美芬,何君堯,周浩鼎之流,言不及義,好行小惠,卻佔據著要位,好不風光;下面還有一堆諸如愛港力薑溶那些牛鬼蛇神,收錢示威的訪問連電視也都上了鏡,竟然也能堂皇地被當作「民意」。柏拉圖說得好:「拒絕參與統治的人,會被更糟糕的人統治;那便是最可怕的懲罰。 」

諸如這般的醜陋,太過赤裸不堪,令還愛著香港這個地方的我耿耿。政府及一眾「主流」,卻仍然是以為年青人之所以不滿政府,是因為「上唔到樓」;反對政府的組織,是「勾結外國勢力」。如此低智商的解釋,一眾領導竟還妄想別人信服。薯片的出現,明明就是一個令我這種心軟之人妥協的最好機會,成為港豬再被慢慢調教。可笑的是我雙眼還在看著林鄭支持者收六百蚊放工的新聞之時,耳中還聽見有人在指責薯片是勾結外國勢力,為黎智英金主服務的走狗;而相信這論調的人竟然是我所尊敬的親朋前輩。世間的荒謬與無奈,能過於此?

回看777特首,其實面目本來沒那麼可憎。可是她靠著欽點勝出了這場選戰,將成為了她的原罪,因為她成為特首的事實又一次赤裸地揭露社會的不公和弄權者的醜陋。曾俊華在電視辯論中曾經批評她有關市民對其觀感的一句話,最到位:「妳要反省自己這個人,看看自己正在代表什麼」。她正是代表著那個不公的根源,那個把廣大市民意願不屑一顧的利益集團,而非香港市民。

 

作者個人簡介:IT 業小薯仔,因為不甘被荒謬同化而在打拼中,距離成功還很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