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近平與小平

2017/3/19 — 11:38

資料圖片:習近平閱兵

資料圖片:習近平閱兵

李澤楷公開挺林鄭,民主300+與商界選委聯手造王的大奇蹟夢幻,只怕剩下少於萬份之一的機率。縱然仍有人分析李氏父子一向不和,父親反對的小小超就贊成,而且長實系在大哥手上,阿Richard 要為自己打算,李嘉誠則仍有底氣暗票投曾云云。李澤楷撐林鄭的底蘊我不清楚,而李澤鉅早以向林鄭交出提名,作為父親的已經陪伴他們屈身到中聯辦叩門拜年,由港獨網媒熱血時報像是收到採訪通知一般輕鬆獨家攝得。從前江澤民來港總要和李嘉誠吃早餐,到胡錦濤仍會親口說「不管時間長短,我總是要見一見李先生」,如今李嘉誠卻要親自前往國家主席以下的國務院以下的港澳辦以下的中聯辦,國家的待遇只怕與過去有些許差別。如果我活到高齡兼有百億身家,早就我行我素隨心所欲,是以不好明白李超人為何還需說話避忌甚至俯首聽命,但可以肯定的是,88歲高齡的他卻毫無吳克儉的老態,時至今日依然思路清晰智慮不減,一副謀劃大事造成時勢的算盤,就如同是88歲時候還是決定動身南巡的鄧小平。

香港回歸和鄧小平逝世都在1997年,但只見7月習總書記南下為回歸20周年作慶典,不見特區在2月為鄧逝世20周年作紀念。鄧身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和一國兩制的主倡人,現屆特區政府對之如此無視,特區首長的行徑卻未有被定性為反黨反革命,我等愛國愛港的小市民只能不明所以,但看在李嘉誠眼裏,應該冷暖自知。在公開的紀錄中,李嘉誠與鄧小平單獨會面過兩次,鄧在腦海中關於一國兩制如何實踐,難道今日西環某位小明會清楚得過與鄧平輩論交的李嘉誠?

改革開放之初港資是中國境外最大的外資來源,李嘉誠亦是當中的表表者。雖說商業運作一買一賣是公平交易並非一方施恩,但港資為國家引進資金技術經驗,令經濟起飛得以高速實現,至少鄧小平還是肯定香港的貢獻。何況李氏在國內各項慈善事業,不管國家有沒有欠李家但肯定李家沒有虧欠國家。可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年被國家被奉為上賓的港資,先不說中資來港享受資本主義制度的優越,直接間接與港資競爭,從港資大中小企在內地如何被壓縮生存空間,到商界選委收到午夜兇鈴提醒小心內地生意,這是否當日鄧小平所期許一國兩制下港資的待遇,還請田北俊這位敢言的壞孩子講解一下。

廣告

說起敢言更不能不提曾鈺成,他和葉劉淑儀五年前後雙雙殊途同歸,分別是一個忠於黨性服膺鐵的紀律,一個嘗試逆轉天高地厚結果還是一條無法起機的跑道。葉劉的際遇坊間已有諸多名家評斷,在此不必細表,但曾鈺成剛剛才公開了原來動身入閘前就被勸退,那就更令人費解林鄭為何得到連老愛國都得不到的厚待。論智力和政治的能力值,在建制派中曾鈺成一定是最高,而且忠誠度無庸置疑,如此人物竟然不及一個全家英籍的殖民地官僚,令人聯想林鄭究竟是被中央欽點,還是其實她專了中共政治局的政,全體委員跪下為她黃袍加身似的。

香港老左一路走來難得風光,五十年前六七暴動之後是寧要飛仔不要左仔,八九六四到九七前就帶着原罪選舉敗仗纍纍,終於等到回歸了卻未嘗翻身作主人,商人治港到公務員治港到禽獸治港都只能在管治班子當中擔當有辱無榮的救火隊。可能像曾鈺成等一眾忠於黨國的老左早置一身榮辱於道外,但遙想過渡期那時候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願景,哪有出現過事必向中聯辦早請示晚匯報的情形?

廣告

一國兩制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重要一環,而中共十五大已經宣佈,鄧小平理論即是「鄧小平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中共黨綱的總綱既然列明「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身為香港人的共產黨員,如果所接收到的黨中央指令,是違反鄧小平所設計的一國兩制方針,那管下命令的是天王老子,也應該抵制到底,並以維護鄧小平理論乃至中共黨綱的基礎上行動。香港老左老愛國,相信擁有共產黨員的優秀修養不在少數,尤其像曾鈺成如此日月精忠誠動天地,如何鞠躬盡瘁深追先帝遺詔,令一國兩制仍能不變形、不走樣地貫徹鄧小平理論,港人翹首以待。

我不知道會否有特首選委願意高舉鄧小平畫像進入投票現場,用以提醒其他選委其實身負當初小平同志的偉大構想,但是到底哪一位候選人的治港方針最能落實鄧公對香港的期許與情感,這是由李嘉誠到曾鈺成都需要為港人解答的問題。而對於反對派而言,如果去投票支持曾俊華是拋棄政治倫理令民主運動萬劫不復,那倒不如一錯到底,主動去聯合一直在吃政治免費午餐的港資以及只聽命保王作舉手機器的傳統左派沆瀣一氣,務求對林鄭背後的西環老董梁粉集團打響這場香港內戰。當然最後內戰的結果,還看一人一票一念之間,然而若不去奮戰到最後一分鐘,球證想借機判一個十二碼給你也機會欠奉。

鄧小平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後,為在文革受迫害的老同志平反;習近平又會否為港資和香港傳統左派平反,嚴懲影響特區的極左路線?香港回歸20周年,可能就是一國兩制最後的歧異點。在進入這決定歷史的時刻之前,請將時鐘暫且回撥四十年:1977年7月的北京,在工人體育館正進行一場足球比賽,不知傳聞熱愛足球的習總書記會否記得有過這樣的一場比賽。比賽途中,8萬觀眾突然歡聲雷動,只因一個矮小的身影,重新出現在全國人民面前。那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在文革之後首次正式出席公開活動,而他選擇成為他政治生涯三落三起這最後「一起」的復出場合,場上正在作賽的,是中國青年隊對香港隊。當年鄧小平73歲,習近平24歲,距離中國收回香港,尚有20年。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