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追打曾俊華,還是學習曾俊華?

2017/4/2 — 10:17

圖片來源:曾俊華 instagram

圖片來源:曾俊華 instagram

特首選舉過後,關於曾俊華的首要問題,並非他日後的動向,而是建制派會怎麼看待這位昔日盟友。

選戰期間,曾俊華不只被建制輿論打成了反對勢力的代言人,甚至還有論者說他和可怕的外國勢力相關,證據是為他助選的民間團隊「薯仔」當中有人曾經任職於美資公關公司。這種「證據」,自然十分薄弱,對公眾幾乎沒有任何說服力。且看林鄭月娥勝選那刻,她身後不是有一位「學民思潮」的前度成員,以及一位「傘兵」出身的極端本土青年嗎?我們能不能把它當作林鄭月娥勾結反對力量的鐵證呢?顯然不能,因為傳統建制報刊很快就發文護航了,說這反倒是林鄭月娥可以團結社會、修補撕裂的象徵。由此可見,得到泛民甚至「傘兵」和極端本土派的支持,究竟是勾結還是團結,乃是任人詮釋的一件事,全憑政治需要而定。

選舉結束,從常理上講,這種對曾俊華的打擊應該可以告一段落,因為原來要對付他的需要已經不存在了。所以我們會看見部份親建制媒體誇讚他面對敗選的風度;並以其對林鄭月娥的衷誠祝福,強調他「回到了溫柔和善」的常態。有些論者看到了他的民望,更說建制派應該反過來拉攏他才是,甚至推他做下一屆政府的政務司司長。練乙錚先生尤其大膽,竟然猜想中共統戰部會派人向曾俊華道歉。

廣告

在我看來,這類說法實在太過樂觀,以為化敵為友會和化友為敵一樣容易,完全忽略了另一條相反路線的存在。那條路線就是持續鬥爭,繼續針對曾俊華,就算不搞秋後算賬,至少也要他在政壇上永無翻身之日。果然,選舉才剛完不到兩天,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就以《曾俊華是泛民代表》為題,為文質疑泛民選委票投曾俊華的背後「充滿政治陰謀和計算」了。除此之外,特首梁振英也在同日向媒體提問:「今次泛民的舉動,令到大家不得其解。……咁係咪等於曾俊華就係佢哋嘅代表?咁呢個係令大家深思嘅」。我非常重視梁振英的每一句話,特別是每次他一說到「值得深思」,我就覺得這裏頭必然有很值得深思的下文。然後我們就看到有人繼續發揮「泛民代表」一說,談曾俊華的「西方背景」,談他神秘莫測的參選動機,進而描繪出他和泛民以及美國的「互動」(理據是他一敗選,美國國會就對香港特首選舉發佈了強烈的聲明)。

為什麼遊戲都已經玩完了,仍然要鍥而不捨地狙擊曾俊華呢?理由不外以下四點。其一是意義不大的單純報復。其二是先着一子,以免他日後復出,挾其聲望真的投向泛民,當上反對明星。其三則是為了新一屆政府着想,反正要在短期內拉拔林鄭月娥的民望不易,不如反其道而言,以各種方式打壓她的前對手,讓大家覺得兩個蘋果其實都不算好。最後,也是最可怕的理由,就是本着鬥爭為綱的路線,唔好畀佢停,向曾俊華的淺藍支持者揭示他的「真面目」,逼迫他們站線歸隊,回到藍黃惡鬥,是非對立的原有局面。

廣告

雖然直到此刻,我依然覺得這種路徑是可能會發展下去的。可是我也必須指出,這些做法對那些有心人而言不只收效甚微,而且還會損及自身,好比七傷神拳,終於落得個害人害己的結局。原因很簡單,如果沒有特別爆炸性的內幕黑材料,光靠那些繪聲繪影的傳說,恐怕是很難破壞曾俊華今日所擁有的聲望的(要是真有,也早該在選舉期間公開了)。而「薯粉」當中,更有大批淺藍甚至一部份深藍市民,他們現在已經發現是次選舉的問題,憂憤之餘更加逼近了淺黃的邊緣,打擊他們的情緒投射對象曾俊華,一鬧不好,反而會把他們推向對家,徒削弱了己陣實力。再說親建制輿論若是不斷攻擊曾俊華,不吃這套的「薯粉」多半會把賬算在下一屆政府頭上,覺得是林鄭月娥和她的神聖同盟小氣,死纏早已明言要「hea」下去的舊敵不放。這對正想提升民望和形象的新特首來說是好事嗎?

如果仔細思量,算過一切後果之後,便會發現再打壓曾俊華下去,只會得不償失。建制群豪何不反過來思考,想一個最近有不少泛民都在思考的問題呢?

那便是以曾俊華是次參選的成果成範例,看看自己可以學到些什麼。其實比起泛民主派,建制派更有理由要在曾俊華的競選工程和「薯粉」熱潮當中取經。畢竟這是個領導過紀律部隊,身懷佩槍;執掌過香港財庫,手握鑰匙的建制精英。假如連泛民頭領都在反省為什麼泛民出不了曾俊華的話,建制派不是更應該回想己方何以出不了一個像曾俊華這樣的人物,以及過去為什麼沒法讓他冒出頭來的緣故嗎?

「林鄭做特首,着數日日有」,這是特首選舉當天守在會展門外,林鄭月娥支持者舉出的標語之一。一眾在被記者訪問的時候,這群人裏頭有人不知道自己今天其實是要來支持誰的,有人說不出自己住在香港什麼地方。有線新聞更拍到有人在事後發錢給其中部份參與者,就連林鄭月娥自己都看不過眼,說這類事情不該再有。比起曾俊華那天落區巡遊以及造勢大會上的自發熱情,其分別豈以道里能計?偏偏同類型的活動,一隊隊大巴運過來的長者,咬水管當記認的青年,以及敲鑼打鼓載歌載舞的土氣表演,卻是過去幾年市民對建制派動員成果的最深印象。那種重量不重質,不考慮香港中產主流口味的形象,營造與曾俊華競選工程中表現出來的細緻和創意相較,難道建制派不覺得羞愧嗎?當然我知道這裏頭有不少複雜的權錢交易網絡,使得事情不得不至於如此。但若搶奪民心真像他們所說的那麼重要的話,建制派還能容許類似的文宣及動員模式持續下去嗎?

「薯粉」狂熱當中最誇張,也最叫我驚訝的,是許多人已經不只把曾俊華當成政治明星,更視之為人格楷模。我常常能在網上留言裏頭看到一些家長說要以他為範,教導子女怎樣做一個誠實、幽默、友善、寬容和勇敢的好人。看來這是真愛呀,否則我們該如何解釋這些「薯粉」竟然要為曾俊華的落選慶幸,覺得「衰工做唔做都罷」,乃至於說什麼「香港配不上你」這樣離奇的話?上好的形象工程可以做到這個地步,一向喜歡花大錢搞派對的建制派可曾料到?

就像我上次說的,「薯粉」熱潮是不分藍黃,當下香港中產主流求和厭戰情緒的反射。再加上這種把曾俊華當偶像的現象,我們就可以看到香港人某種很老土很守舊,但又非常實在的盼想了,那便是期待一個比較正派的政治人物,以及比較正派的政治風氣。是的,我說的就是「正派」,一個十分古老,而且在今天聽起來十分可笑的字眼。原來這麼多香港人所期許於當下政壇,尤其建制派者,無非一個正派的好人而已。「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真的,你只要做得比較正派,顯得比較正派,原來就已經夠了,原來就已經可以叫他們心甘情願地從家裏跑到街上央你合影,根本用不着「日日有着數」。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