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休法官王式英 撰文轟香港故宮荒唐 籲立即停止推行

2017/3/10 — 16:04

退休法官王式英在《立場新聞》撰文回應西九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下稱香港故宮)一事。他在文章指出,林鄭月娥宣稱她為香港故宮成功保密及落實而自豪,然而在王式英看來,此項目卻是個錯誤,因為它缺乏商業計劃、缺乏公眾了解、缺乏決策紀錄。

「在博物館界,這或許會被視為最荒唐的事 (In the museum world, it might be regarded as folly of the highest order)。」王式英認為,西九給予香港公眾的是假諮詢,香港故宮項目不應繼續推行 (cannot be allowed to continue)。

廣告

政治目的高於文化目的

王式英從國際案例出發,指 20 年前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 (Bilbao Guggenheim) 創辦起,博物館界大牌子如古根漢美術館、隱士廬博物館 (Hermitage) 及羅浮宮等,便開始在海外興建分館。這些分館的共通點之一是,它們往往須要支付不菲金額,去取得主館支援。

廣告

香港卻仍未有明言須付出何種代價,向北京故宮博物院租借展品。若租借僅是出於「善意」,為何北京要如此慷慨?

王式英認為,這是因為建館更大目的是推動愛國主義。他指,近日北京與香港愛國陣營多次指香港人不夠愛國,更稱要強化港人中國歷史教育。香港故宮恰恰可以發揮這個作用。

因此他認為,香港故宮是政治項目多於文化項目。正因香港人對這種潛移默化的政治灌輸反感,他們才會拒絕林鄭月娥這份不受歡迎又可疑的「禮物」。

建館無實際必要

王式英亦談論到香港故宮是否有必要。他指,由於香港過去已不時借展北京故宮藏品,實無必要另設獨立展館。雖說北京故宮能長期吸引遊客參觀,但遊客似乎更多是為其建築及歷史意義,而非展品。從港澳兩地過去的故宮藏品展可知,這些展覽雖並非不受觀眾歡迎,但也非次次都能掀起熱潮。故王式英認為,現時每年一至兩個展覽的頻率,已足夠滿足香港人有限的胃口。

欠商業計劃書

此外,王式英亦花不少篇幅,指責香港故宮未能提供明確商業計劃書 (Business Plan)。鑒於這座博物館建設費用達 35 億港元,他無法想像,以賽馬會董事局成員的精明商業頭腦,如何能在未見完善商業計劃書的情況下撥出這麼大筆款項。

缺商業計劃書,亦難免令人懷疑營運資金從何而來。王式英提到,在今年施政報告,政府在沒有諮詢的情況下,將西九的物業發展權轉讓西九管理局,以補貼西九開支。首先他認為若西九超支,正確方式應是向立法會要求更多撥款,而不是繞過立法會,轉讓物業發展權。事實上西九不是地產發展商,本身欠缺這方面專業知識,其物業發展角色亦會與它推動文化的目標有衝突,因此他反對政府的政策。而若物業發展的收益某程度上將用來補貼香港故宮營運開支,政府就更需要發表商業計劃書,交待錢銀運用方法。

商業計劃書亦應解釋可能涉及的利益衝突。王式英提及,由於建館計劃龐大,必然涉及不少人物和機構,而他們可能會有潛在利益衝突。例如對現時被捲入爭議的嚴迅奇及其公司,立法會、傳媒及香港公眾有權查閱相關文件,知悉他是如何成為這個項目的建築師。

此外,王式英亦提及馬會與政府的關關係。他說,既然馬會撥出如此龐大資金,政府必須解釋清楚它與馬會的關係,雙方洽談合作的人員又是誰。例如前馬會董事局主席、前行政會議召集人夏佳理同時是林鄭月娥的競選經理,會不會有問題?此外,12 名馬會董事局成員中,有 2 人是行政會議成員,他們又有怎樣的角色?這些事宜均應在立法會討論。他甚至認為,立法會應重新檢視,香港政府是否應繼續讓馬會獨家經營博彩事業,這獨家經營權又與馬會的許多「慈善」項目,關係為何。

要有長遠文化政策

作為結論,王式英直言,香港故宮計劃應該擱置。若下屆政府希望推行,則應一切推倒從來,就此提出明確商業計劃書,並全面諮詢公眾,以香港長遠文化發展為利益依歸。他認為,事件反映香港亟需長遠文化政策。政府可以就此首先廣泛諮詢公眾,然後發表報告,進而推出白皮書,探討怎樣的政策定位才對香港(而不是中國)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