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件事應該讓多點人知道

2016/3/8 — 10:55

遇羅克在四十多年前批判的那種「出身論」和「血統論」仍然陰魂不散。(資料圖片)

遇羅克在四十多年前批判的那種「出身論」和「血統論」仍然陰魂不散。(資料圖片)

我當年入大學不多久,一個偶然機會讀到了一本小說〈一個冬天的童話〉,作家叫遇羅錦。寫的是她不幸的經歷。讀完之後,觸動很大。後來她有另一篇小說〈春天的童話〉,讀來同樣令人難過。因此知道妑有一個只比她大四年哥哥叫遇羅克,在文革時被害,於是便找來那一篇〈出身論〉來讀,觸動更深。

一個說要消除封建,消滅階級分野的中國共產黨,竟然要講「出身」,要講「血統」,並以此來判斷一個人的價值與善惡。「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這樣的歪理,竟然可以成為決定向那一些人鬥爭的標準。這些極之封建腐朽的觀念,甚至深入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製造了大量看似平常的悲劇。那個時候,李怡先生的「70年代」雜誌社,編輯了幾輯「中國新寫實主義文藝作品選」,𥚃邊有很多篇小說都一再說明「出身」、血統」、「立場」這些標準在新中國始終是凌駕性的標準。

如果今天再讀遇羅克那篇文章,𥚃面講的其實都只是一個普通人都能夠理解的常識。可是在那一荒謬的年代,竟然成為處決一個大好青年的理由。他只是一個很普通青年,沒有上過大等,寫那些文章時,正式的工作是個機器廠的學徒工人。他是個正直誠實,夠膽講真話的年輕人,失去性命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尊重常識。

廣告

說那是一個發生在荒謬年代的事也不準確,因為類似這樣的事仍然在發生。劉曉波、他的妻子劉霞、一眾維權律師、記者高瑜…還有很多,都是在同一樣邏輯下,被獨裁政權迫害的例子。今天在中國國內佔盡語權優勢的「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都是遇羅克在四十多年前批判的那種「出身論」和「血統論」仍然陰魂不散的最佳例證。所謂「四個現代化」、所謂「實事求是」、所謂「開放改革」改變不了獨裁政權的本質。因此,這絕對不是只發生在某個荒謬年代的事,也不只是某個人的政冶錯誤所造成,而是封建殘餘加上獨裁體制的必然結果。

這樣的事,不應該被淡忘。反之,應該讓更多年輕人知道。今天香港人要緊守我們僅餘的空間,不能讓香港大陸化,不可以讓荒謬制度產生的種種問題侵蝕我們珍惜的生活方式。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