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樂觀受排擠 悲觀才是王道的香港

2016/11/16 — 10:13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雨傘運動前,我對香港前途的看法十分樂觀,當大家覺得佔領中環沒有用,不可能發生時,我便說誰曉得呢,總之時間到來香港人會懂得怎樣做的了。後來,雨運真的發生了,大家又擔心會否清場,學生會否濺血,我仍然十分樂觀,覺得香港有這麼的下一代,一定會變好,我們要盡力去支持他們,幫助他們。清場後,很多人很氣餒、沮喪,我則「樂觀」地表示,抗爭還剛開始哩,只要我們仍肯不斷站出來,反對政府各種施政,逼梁振英下台了,事情就會改變。關鍵就是:需要盡快令梁振英下來,不能給他時間及機會破壞香港。

2015年鉛水事件、假普選方案不通過,港大校委風波,加上雨傘運動期間已揭發的UCL收受利益事件,件件事都足以推倒梁,但他一直沒有下來。9月之後,我的樂觀態度開始改變,因為當時已看到,大家其實只是(敢於)希望梁振英不連任,缺乏把他立即拉下來的意志。

2016年初,旺角魚蛋騷動,新東補選楊岳橋、梁天琦高票,重燃了大家一些希望。立法會選舉,自決派有所斬獲,不少年輕人選入議會,可是情況急轉直下,一場宣誓風波,帶來嚴重倒灌,主流香港人好像都覺得游梁「抵死」,置人大釋法,嚴重破壞三權分立制度於不顧,終於來到今天,法院撤銷民選議員資格,立法會勢將非法(毋須三份二議員投票通過)剝奪游梁議員身份,很多人居然拍手叫好。

廣告

這是一個怎麼樣的香港?這是一個高速崩壞的香港。去年開始,有些朋友開始不斷調侃我:「你之前說梁振英九成下台,現在呢?現在多少成了?哈哈。」「真弄不懂你之前的樂觀怎樣來?梁振英看來會連任的吧。」言下之意,我一度的樂觀好像很不對,而證明我是錯的,則是他們的最大意欲之一。

我很想對他們說,也許正因為我們的不斷悲觀,帶來我們真的不得不悲觀下去。但我最終沒有,起碼沒有當面說,因為我實在不好意思,這兩年來除了投票、搞讀書組、講座、寫作、出版、思考,我也沒有做出甚麼實質的事,逼令梁振英下台或讓香港變得更好。

廣告

這是一個甚麼的香港?這是一個樂觀受排擠,悲觀和憂鬱才是王道的香港。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文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