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社會得了名為標籤的病

2018/3/11 — 18:44

佔領運動期間,很多人在 facebook 換上黃絲帶頭像,以示政治立場。

佔領運動期間,很多人在 facebook 換上黃絲帶頭像,以示政治立場。

【文:區碧雪、楊顯風】

自回歸以來,香港人走出了那對政治冷感的時期,無論是參政,又或是參與遊行示威和投票,都證明了現在越來越多人關心政治活動,社會向好發展的參天種子看似漸漸長大,卻有一種病名為--標籤,靜靜地潛伏在這個社會中,靜候著發動災難的機會。

現時香港主流的政治派別已有別於過往非泛民、則建制,本土主義的興起,讓香港注入一股新的思潮,同時也帶來一定的衝擊。有言現實香港正遇上社會撕裂的難題,主要初略分為兩個陣營,一個是泛民、本土派和其支持者被傳媒大眾稱為的『黃絲』,另一個是『藍絲』,主要可被稱為『藍絲』的皆為建制派支持者。

廣告

相信各位對『黃絲』此用詞並不會感陌生,此稱號大約在2014年傘運後便被廣泛使用於泛民和本土派身上。由於在不同因素下,『黃絲』此用詞漸漸被標籤為魯莽、暴力、衝動,是否很多人只看到事情的冰山一角?,“各色各樣”的新聞標題,網上炒作,使真相被埋進一片片罵聲中。再退一萬步,錯的又完全是他們嗎?

為何「黃絲」被標籤為魯莽、暴力、衝動?

廣告

黃絲被標籤為魯莽、衝動或許和本土派大部分為年輕一代有關。自2014年起,多個大型的民運最終都難逃流血收場的下場,如和平佔中和旺角暴動,主流媒體的片名性報導,導致外界的槍頭指向這班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他們便被一群站在道德高地的香港人冠以暴力、衝動、破壞社會秩序的罪名,被釘在道德高牆上。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曾讓香港人看到一絲希望、來自青年新政,亦是『黃絲』一份子的梁頌恆和游蕙禎,被選入立法會中。原被視為希望的梁、游二人,還沒有任何建樹,卻在宣示風波上被毫無意義地被取消議員資格,相信不少人(包括筆者)對二人的行為感失望,作為新一批進入立法會的年輕人,他們帶著多少人的聲音進入立法會,他們的一舉一動可以說是代表了新一代,偏偏就在進入立法會的最後一個儀式中出了問題,幼稚、不理性可以說是大眾社會對著兩人的評價,亦是潛移物化地把這個印象套在年輕一輩身上,再蔓延到『黃絲』身上。另外,在雨傘運動期間,各家媒體為了能第一時間報導最新消息,採用未經核實的網上傳言作為新聞,以偏激的標題和黃絲負面新聞作為賣點,為求達到刺激點擊率的目的,例如黃絲佔中有以下相關索引:司機病發猝死,女嬰腦細胞死亡,暗藏刀片在雨傘使多名警察受傷等等,這些不實的報導就如層層枷鎖,把種種負面的影響綁在『黃絲』身上,當時『暴力』幾乎與『黃絲』畫上等號。

謠言,新聞,部分黃絲激進的行為,以及他們大部分都是年輕人的事實使黃絲經常與負面新聞掛鉤,把他們塑造成不理智,以卵擊石,甚至是暴力的印象,形成了社會大眾一提起黃絲,就會與以上的負面形象畫上等號。事實上大部分的人都是採用著和平去進行抗爭,有很多人因為負面的新聞,各種不同的政治立場而對他們有偏見,但撇開政治立場,我們只能說他們不應該阻街,卻不應該標籤他們為暴力,不理智的人,因為這群人只是用著非暴力手段去爭取他們想要的自由,民主。

標籤:撩事鬥非還是官逼民反?

先看看青年新政的口號『香港民族 前途自決』,他們會這樣想的原因在於香港人的生活已經不能離開民主,香港人已明白何謂自由的滋味,然而從回歸到現在,我們可見民主自由,言論及新聞自由,和三權獨立都正在退步中,自1997年7月1日主權移交以來,香港政治制度改革毫無寸進,立法會功能組別及特區政府皆由小圈子選舉產生,普選依然遙遙無期,彷彿有一雙大手把香港民主越推越遠。在將自以為審判罪惡的食指指向『黃絲』前,社會應看清其實『黃絲』所爭取的只是其他先進國家都擁有的民主,可惜的是,當李飛亦說『港獨、自決本質一樣』時,中央對香港還留有餘地嗎?

從來『黃絲』爭取的只是一些人權的延伸,如自由和民主,但在看到前人用『和理非』的方法沒有曙光的時候,不得不起來用一些與傳統思維有衝突的方法,或許是帶偏激的,或許會對他人造成不變,但說白了,真的只能說是『官逼民反』。香港人在指責這些他們認為破壞社會秩序的黃絲前,更應該是感到羞愧,羞愧還有人要爭取民主,明明這只是基本人權的延伸。羞愧自己並沒有站出來,羞愧自己正指責那些肯走出來的人!爭取50年一國兩制所應得的自由,絕對不應是該被指責和詬病的。

面對標籤

標籤,我們或許會被其所捆綁,它限制我們的思想、行動、話語,更加會使對立的關係更催嚴峻,陷入更深社會撕裂。在已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只有互相了解,釐清誤解,香港人才能自救,才可一起找到出路!

在次,筆者呼籲在看此文章的你,運用你手中的那一票,在11/3投下神聖一票,因那將成為對香港前程重要的一票!

 

作者個人簡介:香港基督教青年會傲翔新世代第18屆學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