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就是對一切極權政治的回應之道

2016/11/6 — 10:59

11月2日晚中聯辦外的反釋法遊行(資料圖片)

11月2日晚中聯辦外的反釋法遊行(資料圖片)

當我們在香港反釋法,堅持法治的底線時,我讀到有關美國大選的爭議。當布殊家族放棄Trump之時,某些進步或左翼人士,叫人不要投Hilary。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些對我們,對政治,有什麼啟示?

我覺得此時此刻身處香港反而是幸運的。因為我們雖然見證社會制度的不斷崩壞,卻也見證人民、大眾的政治覺醒。我們政治的衰頹沒有辦法透過投票去解決,所以也沒有變成兩害取其輕的把戲。香港的問題,只能透過香港整體更廣泛亦更深入的政治參與去處理。

沉默的中產,失意的青年,沒有辦法透過一個光明的政黨去帶領。他們必須挺立自己的意志,從實質政治組織與行動中去尋找希望。而這才是政治的根本,解放的可能。

廣告

西方議會民主,尤其是美國兩黨制,是一個巧妙的裝置令問題不會得到系統性的解決。它有許多辦法去取消真正的政治參與。例如美國眼下無數的政治問題,戰爭、種族、環保、貧富懸殊等等,一下子變成一個瘋子與奸雄之間的選擇。我們要好好去想這件事。為什麼「各種」具體而影響深遠的社會政治問題,變成「一個」兩害取其輕的選擇。這就是我所謂「取消政治」的意思。

而所有想質疑這個處境的人,不幸地變成「那你是想Trump贏嗎?」這就是議會民主這個裝置的可怕之處。它連改變的討論都要扼殺。

廣告

有趣的是,香港或更惡劣的政治環境,可以為這種困局帶來啟示。就是不要相信體制,只能相信人民的意志。這個意志不可被民主程序和議會操作收編。這個弔詭可謂耐人尋味。例如專業界別和大學老師,正在努力組織選特首選委。正因為我們不相信小圈子選舉,所以我們組織起來參選。有人誤以為這是自相矛盾,既然不相信特首選擇,又要去選選委。但朋友,你攪錯了。對立的兩邊不是小圈子選舉和參選,而是小圈子選舉與真誠的政治參與。

無錯,「真誠的政治參與」就是對一切極權政治或議會民主裝置的回應之道。如果有政治的道德,那就只有這一條信條。我們問自己,投票給Hilary,算得上真誠嗎?用投票投一個候選人去代理政治運作,算得上真誠嗎?

我沒有否定投Hilary的人。因為問題也不在於投不投一個人,而是我們有沒有真誠的去參與政治。我們有沒有自己的堅持,有沒有為了這堅持去與人同行,組織,說服。政治的世界好大,遠遠不止一次投票和遊行。

朋友,讓我們並肩而上。由投票和遊行開始,到說服和組織,到撼動極權和體制,這就是漫長的解放之路。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文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