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義和團都不如的爛仔

2017/1/12 — 10:29

圖左:羅冠聰受襲(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圖左:羅冠聰受襲(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羅冠聰等人近日去台灣出席活動,行程期間都被示威者「招呼」。到了他們回港時,有人更以肢體、液體襲擊羅冠聰。

我不禁想起上世紀二十年代的德國,納粹黨成立不久,而在黨內有一群特別野蠻的流氓被稱為衝鋒隊。他們以愛國為名,四圍恐嚇與納粹黨政見不同的人士,甚至向政敵動武。每當納粹黨領導想去某地方造勢、製造混亂時,他們就會「吹雞」,令衝鋒隊成員傾巢而出、四周製造恐懼。

當時的軍政界人士還未公開支持、煽動衝鋒隊。不過,他們十分不喜歡時常被衝鋒隊針對的知識分子階層。他們覺得衝鋒隊未必是壞事,有人對付異己,又不需要自己出手。所以,每當衝鋒隊作惡時,軍政界都會傾向寬鬆處理。這使衝鋒隊越來越橫行無忌,暴力程度亦日漸增加。至上世紀三十年代初,衝鋒隊已發展成協助納粹黨做「污糟事」的「合法爛仔」部隊。

廣告

近年的香港,越來越多以街頭運動形式的「愛字頭」或與其類似的極端親建制團體在社會上出現。他們起初只是在街頭做街站,宣傳他們的看法。但在有資源、有組織的情況下(譬如說,他們在各種活動以收錢開工形式壯大參與人數),這些團體的行為就日趨過份。

他們先以運用強勁音響、惡言謾罵手法滋擾、威嚇和平表達反建制意見的市民,企圖滅聲。他們然後找不同團體人士追擊不同界別,例如以陳淨心自己或帶隊舉報或以街頭語言暴力追擊演藝界或地區團體,以高達斌帶隊謾罵、批鬥法官,以傅振中帶隊去搞法律界的各表態集會。在佔中期間至到近日羅冠聰被襲,這些團體開始發展到會用暴力來打壓與恐嚇政權的異己。如果這些團體繼續被放縱,我擔心他們會遲早無法無天地小則導致他人重傷、大則搞出人命。

廣告

就此,我希望大家能看清楚這些團體是甚麼一回事。他們聲稱愛國,但行為上就褻瀆中國自古以來自封的「禮儀之邦」形象。他們有時會被嘲為義和團,但歷史上的義和團無論行動有幾錯也好,都是與腐敗政權聯手抗外。反觀香港的「愛字頭」或類似團體,他們只是一群為名、為利而去向惡政權乞討的人。他們連被稱為義和團都不配,他們只是爛仔。

不過,這些爛仔應該以納粹衝鋒隊的下場為鑑,不要這樣過份、得戚。納粹黨當權後開始着重社會穩定,負責搗亂的衝鋒隊亦因再沒有利用價值而最終被納粹政權剿滅。如果香港核心價值將來全面淪陷,我相信這些爛仔會因政權用完即棄而被收拾。到時我會一面哀悼香港淪陷,一面「食花生」看着這群爛仔怎樣被收拾。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