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鄔勵德原來仍然在生!身老英國 心繫香港

2017/3/20 — 18:44

鄔勵德原來仍然在生!身老英國,心繫香港

黎穎詩:故事不會消失,會永遠留下來。

***

廣告

大家都知道勵德邨*,一個圓形設計,有天台花園,可眺望維港的公共屋苑。因其難能可貴,早成打卡勝地,為表揚鄔勵德先生而命名。(

筆者因而誤會鄔勵德早已作古,未曾備課看《勵德年記》,始知他頤居英國,百載之身仍然健朗,勝過很多被拆建築,堪為香港歷史寶庫。

廣告

不敢置信的筆者,隨即問他有否回過香港?原來 97 後曾回來一次。

他有什麼感想?黎穎詩說:「佢話香港而家啲屋好醜。。。」

***

黎穎詩

黎穎詩

問:你怎樣找到鄔勵德先生?

黎穎詩:幾年前民眾呼籲保留舊政府總部,他們得悉鄔勵德住在倫敦,是他的同事負責建築。

於是他們請在英國的朋友為鄔勵德拍片,反對拆卸。幾年後我去倫敦,拿著自己在深水埗的訪談上門*。他一見深水埗,便談到二戰身處戰俘營,直到重光的點點滴滴。(

究竟早年建設香港的是什麼人?他經歷了那麼多,卻難得健在,我便覺得應該要詳談。

鄔勵德立即答應,但我的行程只有幾日,須要重新安排。之後我再去英國一個半月,讓他從出生談起,由被俘到興建公屋,直到如今。

拍攝的日子不多,但整理資料和後期製作,需時半年以上,成品就是《勵德年記》。

拍攝時他已經 103 歲,今年 9 月他就 105 歲。他的女兒和孫都在香港,只需一看護照顧。完全不像過百歲的人,思路非常清楚。

不過聯絡他比較麻煩。因為他不上網,耳背亦不便通電話,只有寫信才可以找上他。

他最近一次回港是 2005 年,說現在香港的屋好醜。女兒有告訴他香港發生什麼事,也談過能否再安排他回港,不過需要特別的航班和照料,所以並不容易。

***

盧婆婆

盧婆婆

問:為何會創辦「城市日記」,走訪不同人物?

黎穎詩:其實現在做的事和記者差不多。我是跑港聞出身,也做過中國新聞,但多涉及政策;現在則多找人物做訪問。

Hard news 一樣好好玩,不過做習了你就想改變。而且 Hard news 影響到的人實在有限,如果想影響更多人,應該用 Soft Stories,寫出真實的人生故事,讓人設身處地知道別人遭遇。

人物採訪的得意之處,就是寫一個人等於寫一個城市,反映當下社會和時代。

沒有人可以超越社會,所有人的決定,其實都是回應社會狀態。歷史書常形容一些天才超越時代,但訪問中沒見過這回事,人同社會無法分開。

收集個體的故事好重要,能夠抓住新聞或歷史覆蓋不到的事。《城市日記》訪問的,都是看似普通的人,卻做著一點也不普通的事。全因為他們,香港才咁有吸引力,多點人像他們,香港才會更好。

***

問:從體制內到體制外,有什麼不同?

黎穎詩:我從不覺得新聞是體制,而是一個已經高度發展的工業、行業。我離開了新聞這一行,但不會以獨立記者定義自己,而是從事一間收集故事的 NGO。

要記者轉行好艱難,因為會上癮。我做記者的日子好開心投入,但新聞不免有既定限制,例如政治一定要找名人評論。現在我不必再找公眾眼中的名人。傳統新聞也會找故事,但不會專注於我所專注的路人甲乙丙。

而且新聞有固定 format,什麼倒三角形,要將最吸引的地方放在頂端,編輯的話就從尾削起。但當我寫《城市日記》,就力求平淡如水,甘於平凡。因為真實的人生就是平淡,不想故意用傳奇的手法。我會用平淡的文字,簡單的鋪排還原故事。

現在亦可以做長的計劃,鍥而不捨幾年,跟進一件事的發展。例如政府山西座,早於董建華年代便曾傳出拆卸消息,我為此寫過報道。後來沉寂了頗長時間,政府再次提出便掀起反對。一件新聞可以跟幾年,甚至十幾年。

但在主流媒體,始終要隔一段日子才能推出一篇報道。現在的我可以圍繞一個主題寫十幾篇,從而突出議題。比如「我是灣仔文化人」,我訪問了十幾個文化人,拼出一個灣仔。

***

問:將來會不會有《城市日記 II》?

黎穎詩:正繼續收集故事。第一本《城市日記》遊走全港,下一本希望有新嘗試,以地區為本,圍繞香港仔、灣仔等地方。

***

問:面對城市轉變,我們都覺得好無力。同德押、大埔運頭塘小店,長發邨街市,一而再,再而三,每一次都失敗告終,訪問都變成懷緬。自己也灰心過,故事除了留下印記,是不是真的有用?

黎穎詩:我覺得有用。當年領匯分拆上市,我還是記者,見到好多人都反感盧婆婆阻大家發達。但當領展裝修商場,推高租金,趕走小店,大家終於發覺盧婆婆係啱。

政策新聞往往沒有 cases。輿論為什麼會變?因為有 cases,大家終於看到問題所在。所以普通人的故事重要,要將政策轉化為日常生活,對我們有何影響。

故事不會消失,會進入好多人腦袋,無形的影響是會永遠留下來。

***

後記

《勵德年記》裡,鄔勵德不下一次語帶抱歉,解釋為何不留港終老:香港太熱。

另一原因是高官知悉機要,退休後留港工作,或涉舞弊營私,故有習例離港避嫌。昔人貽範,早成遺篇。

映後乍悉鄔勵德仍然健在,忍不住脫口而出:「真心,如果鄔先生願意再返香港,我地眾籌都得。」

***

《勵德年記》會在不同社區播映,時地請留意城市日記:

https://www.facebook.com/ovalurbandiary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