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鄭若驊的死罪「缺乏政治觸覺」

2018/1/19 — 15:46

屯門大欖海詩別墅,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圖右)的獨立屋寓所及丈夫潘樂陶寓所(圖左)。

屯門大欖海詩別墅,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圖右)的獨立屋寓所及丈夫潘樂陶寓所(圖左)。

【文:陳堡明(香港領先研究所總)】

僭建算什麼?像建制派那班人講,不少獨立屋的業主,都會靜靜雞搞僭建,這是常識吧?唐英年僭建過,梁俊英都僭建過,甚至走到一些舊區,天台和露台的僭建,都不是一些罕見的事情。最大的問題反而是,你明知道自己僭建,知道自己準備被任命為政府官員,為什麼不上任前拆除呢?

更爆炸的事還在後頭,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上爆料,指原來鄭若驊還有六宗仲裁案要處理。先不論林鄭月娥究竟是想轉移視線,還是知道件事無得遮,不如自己先行落手引爆,但是當年強國袁出任司長前,還懂得辭掉仲裁員的身份,為何鄭若驊又不能將手上的案件推掉,交由其他人處理呢?

廣告

從種種事跡,令我相信鄭若驊最大的問題,不是僭建,也不是繼續任仲裁員,而是毫無政治觸覺。

有了2012年特首選戰,唐英年因為僭建而民望插水的先例,鄭若驊明知自己將要進入熱廚房,竟然屋企有僭建,還抱著一個僥倖心態,認為不會被揭發。一個曾經專責處理僭建的人,還有一個土木工程師的丈夫,說自己不知道家中有僭建,更加是個笑話。即使一個普通人去租樓或者買樓,地產經紀或者律師都會話你聽層樓有僭建,這是常識吧?

廣告

到僭建被人揭發後,鄭若驊的處理和應對手法,更加突顯她的危機處理能力,完全是近乎零。當年梁振英出任特首後,同樣地被人揭發有僭建,他都立刻認錯並處理。連梁振英死不認錯的人,都選擇在這個時刻認錯。鄭若驊呢?她則選擇扮傻。當你選擇去扮傻的時候,你是期望香港市民接受這個解釋嗎?還是其實你不是扮傻,而是當香港市民傻的?

看着今日的鄭若驊,不禁使人想起當年的梁錦松。他當年偷步買車,最終也因此下台。正如黃子華在棟篤笑裡講過:「如果你識偷步,你是不會在那時選擇偷步」,梁錦松就是沒有足夠的政治觸覺,發現財政司當時買車會有利益衝突,才會造成偷步。說到底,便是梁錦松政治觸覺太低,但是他有一點比鄭若驊好,便是偷步買車事件揭發之後,他懂得鞠躬下台,不像她這樣賴死不走。

當然,留下鄭若驊這位豬隊友在林鄭身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總好過她離職之後,換上一個聰明的混蛋。畢竟,在北京步步進逼的今天,由一個政治觸覺零蛋的人出任律政司,負責推動一地兩檢的本地立法、國歌法和廿三條立法,說不定會鬧出不少的關公災難,從而刺激起民眾的反彈,令政府再失民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