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鄭若驊須交代 購物業後有否主動改動天台僭建物

2018/1/9 — 11:40

鄭若驊

鄭若驊

我這段時間最關心的始終是僭建《基本法》的問題,所以一直都沒有就新任律政司司長僭建風波發表評論 (除了在上星期六早上面對傳媒即時提問下,我表達了鄭若驊應該盡快向公眾回應有關指控的看法)。 但當我今天早上看到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的言論,卻令我感到很不舒服,當然我亦希望她發表這番言論時是並沒有仔細留意近日傳媒所披露問題的嚴重性,故選擇採用一個勸籲市民包容的態度。

事實上,上星期六早上傳媒披露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她於2008年所購買的物業懷疑存在僭建物。當她在下午已經願意面對傳媒,表明她會配合屋宇署的調查及委託專業人士作出跟進並糾正有關問題,亦承認自己當時警覺性不足,雖然她沒有正面回應自己是否明知有僭建物仍然購買,但對我來說,我也認為可以採取較包容的態度,亦認為她處理這危機的回應也尚可接受。畢竟僭建是香港不少樓宇多年來存在著的既有問題,購入物業時即使懷疑或相信當中涉及有僭建物,購入者亦沒有觸犯任何法例。 況且鄭若驊曾任建築物上訴委員會主席,相信亦很清楚知道根據現行屋宇署清拆僭建物的政策,一般而言舊有的僭建物並不屬於優先清拆類別,故此在實際上若沒有結構安全問題,不少香港人亦會選擇購買存在舊有僭建物的物業,而不會自動作出糾正。

當然,當她願意接受律政司司長這重要任命前,理應明白公眾的合理期望,應該在未被傳媒揭發之前便先處理有關問題,但畢竟所涉問題並非「知法犯法」,只是代表她警覺性及政治敏感度不足,對我來說若她知錯能改,我還是願意選擇採用較為包容的態度。

廣告

但隨後傳媒基於高空拍攝圖片的比較,提出了一項「知法犯法」的嚴重指控,就是她不單在購入物業時有僭建物,在她購入後似乎有主動構建或改動天台的僭建物,而她的丈夫似乎也有類似主動僭建的行為,再比對她早前回應傳媒時是用上「屋內」沒有作出任何結構性改動的說法,兩者合併便明顯地提供了足夠的表面證據,指向她可能有犯罪的行為,即違反《建築物條例》第40條 (「任何人明知而違反第14(1)條,即屬犯罪」;第14(1)條規定,「任何人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下述的批准及同意,不得展開或進行任何建築工程」) 。

律政司司長肩負維護香港法治及法律的神聖任務,我們當然不可能包容及接受一位律政司司長「知法犯法」。故此,我認為鄭若驊必須盡快交代,她有沒有在2008年購入物業後,主動構建或改動天台的僭建物。當然,若她選擇運用法律上保障一個人不作自我招認入罪的權力而保持緘默,便不應繼續擔任律政司司長,因為我們亦不應該包容及接受一個正接受刑事檢控調查的人當律政司司長。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