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貼】劉曉波先生說:漢人無自由,藏人無自治

2017/7/13 — 13:53

作者按:如圖所示,這是2009年3月10日,一些年輕藏人在英國倫敦的中國城舉行抗議:在細雨中,他們躺在地上,每人舉著一幅“失踪者”的海報。 有6位“失踪者”,都是北京的囚犯,除了4位被判刑、囚禁的藏人,還有兩位漢人:劉曉波和胡佳,他們在維護人權的言行中,多次為西藏問題發聲。 當時,參加抗議的藏人Tenzin Jigdal說:“這六起案例讓我對藏漢人民不能自由表達的苦境備感痛心,中國政府應當尊重藏人和藏人的願望,同時也應該尊重他們自己的人民並傾聽他們的聲音而不是拘禁他們。”

劉曉波先生說:“漢人無自由,藏人無自治” 

當北京的友人發來短信“他獲獎了”,是10月8日下午,我正在快要到達拉薩的火車上。 我明白這意思是,我們所熟識的劉曉波先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了。 懷著激動的心情,我當即給他的妻子劉霞發去祝賀的短信,但她是否能收到不得而知,因為我又致電給她時,她的手機已被關機。 於是,我給許多友人——藏人,漢人,駐北京的外媒記者——發去同樣的短信:“為第一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而歡呼!” 

與劉曉波先生認識多年,其實從未這麼相當有距離感地稱呼過他。 猶記得某個深夜,他那有些結巴的聲音從Skype傳來,邀我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出於對他的信任與敬重,出於感念長期以來他對西藏問題的關注,我不加遲疑地簽名了。 不久他從家中被抓走,而一年後,陰霾遮天的聖誕節,他被重判11年。 當國際媒體的記者問他的妻子劉霞的心情,劉霞的回答令人難忘:“我覺得他一天都過重,別說十一年了,這是因為完全沒有道理。” 

廣告

在此,我需要簡單介紹劉曉波先生在西藏問題上的立場。 首先要說的是,在2008年3月爆發遍及全藏地的抗議之後,中共當局以強勢鎮壓,致使藏地局勢惡化,中國30位知識分子聯署向中共當局提出關於處理西藏局勢的12點建議,不但在中國國內獲得民眾響應,也在國際上引起相當關注,並帶動近三百位各國藏學家和學者聯名寫信,呼籲中國主席胡錦濤妥善解決西藏問題。 而劉曉波先生正是12點建議的主要發起人之一。 

廣告

他還撰述了相關文章,在《西藏危機是唯物主義獨裁的失敗》中寫到:“中共唯物主義,不理解宗教信仰之於人類精神的偉大意義,也就無法理解達賴喇嘛對於作為宗教民族西藏的神聖意義,被迫流亡的達賴喇嘛,不僅是雪域文化之魂,更是弱小民族反抗大漢族強權的最高象徵。對於一個虔誠民族來說,四十年見不到自己的神,等於剝奪了藏人的核心價值;指控和詆毀達賴喇嘛,等於用刀剜藏人的心。” 

在《漢人無自由,藏人無自治》中,他寫到:“只要漢人還處在無自由的獨裁治下,藏人也不可能先於漢人獲得自由;只要內地民眾無法獲得真正的民間自治,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民族自治。所以,西藏問題的解決,在根本上有賴於整個中國的政治體制問題的解決。不管西藏問題的未來解決採取何種模式,整個中國的民主化都是必須的政治前提。” 

在另一篇文章中,劉曉波先生說得更為直截了當:“要想真正達成'漢藏大團結',漢人就必須學會尊重藏人的信仰。而尊重藏人信仰的最佳辦法,就是讓雪域之魂達賴喇嘛回家。” 

對於我而言,2004年,當我因為一本關於西藏的散文書而遭到當局的懲罰時,劉曉波先生及時地為我聲援,寫下《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無神論》,指出“藏傳佛教是柔性而明亮的,如同雪域高原那高遠而透明的陽光,非暴力是其主要特徵之一。而中共無神論則是僵硬而陰暗的,如同秦陵裡埋葬了暴君屍體的黑暗墓穴,強權暴力是其得以維繫的主要手段。所以,一位西藏女作家和一個老大政權的之間的對抗,既是信仰自由和不准信仰之間的對抗,也是堅守尊嚴和羞辱尊嚴之間的對抗,更是柔性的信仰與僵硬的暴力之間的對抗。中共像它多次先恐嚇、後鎮壓宗教信仰和政治異見一樣,再次向世人展示出它的粗俗而野蠻的唯物主義無神論。” 

在此,向名至實歸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致以深深的敬意! 我將在一個吉祥的日子,去拉薩神聖的寺院,為他早日獲得自由而祈禱! 

2010-10-15,拉薩 

(本文為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