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鎮壓AB團、反右、文革、反港獨的扣帽子鬥人套路

2017/9/15 — 17:12

上世紀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資料圖片)

上世紀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資料圖片)

中共要鬥人,總是會製造一個天大的罪名,強加於要鬥的人身上。因為是天大的罪名,所以明知是老屈的,但大部分人都不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免得被牽連。

在井崗山年代,即是中共在中華民國裡面分裂祖國,建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是年代,毛澤東把黨內不同意見的人打成「AB團」(反布爾什維克團),指他們是國民黨內奸組成的反黨集團,於是數以萬人被打成AB團而被殺。那些人是否真的是內奸,根本不是重點,總之黨中央說你是,你就是了。後來在延安時期的整風運動,也是類似的手段。

中共建國初期,中共搞出了一個「胡風反革命集團」。胡風是魯迅好友,是當年的知名左翼文化人和KOL,他被指偏離毛澤東文藝路線被控反革命罪,這個「胡風反革命集團」就像誅第十族一樣,大批胡風的學生、朋友被牽連,受查者超過二千人,被判刑或勞教者七十多人。胡風則一直坐監直至文革結束。胡風是否「反革命」?是否真的有反革命集團?那根本不重要,總之就是要整肅你。

廣告

胡風案之後,中共提出「大鳴大放」,號召民主黨派、文藝人士、學者、KOL提出意見,強調言者無罪,結果中伏,大批提出意見或批評的人被打成「右派」,數十萬人被撤銷職位、被判勞教、下放農村被改造,被逼不斷的接受批判、認罪和檢討,被批判至自殺或病死者不計其數。所謂右派的標準,就是反社會主義、反共產黨領導、反民主集中制。這種帽子扣到數十萬政治和文化精英頭上,說你是反社會主義,你就是。被打成右派的人,在文革時繼續被批鬥,鬥死的也不計其數。

後來的文革大家應該更有印象。那是毛澤東為了奪權而發動的政治運動,最初批鬥的對象是共產黨內的當權派,由批判《海瑞罷官》開始,發動輿論機器、鼓動紅衛兵發起批鬥,一層一層的鬥,鬥倒了劉少奇為首的當權派之後,繼續鬥黑五類,那些批鬥的標準,基本上是匪夷所思的,總之四人幫在各地的工作組或者當地的紅衛兵說你是走資派/反革命/修正主義,你就會被鬥。

廣告

中共要鬥一個人,先會成立針對那人的工作組,發掘他們的出身、背景,以及過去幾十年有沒有片言隻語可以上綱上線地扣帽子,或者要你的家人朋友舊同事供出你的「罪證」,在上綱上線的大前提下,要找到莫須有罪名十分容易,所以要批鬥你總有理由。文革發展下去,基本上連這些功夫也不用了,要批鬥你便批鬥,證據也不用。文革期間,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各級幹部、知識份子、文化人、教師、醫生、技術人員、宗教人士,甚至平民百姓,被批鬥至自殺、發瘋、受傷患病失救的人數以十萬計。

現在香港的情況是否似曾相識?今次中共在香港發動批鬥的帽子叫「港獨」。只要看看所謂港獨的時間線和中共的做法,不難聯想到中共一貫的政治鬥爭手段:

最初是梁振英在施政報告特別批判港大學生刊物,然後是黨媒和土共不斷地吹噓港獨聲勢,接著政府指港獨違反《基本法》,以「反港獨」作為總路線去取消參選資格,再利用釋法強行褫奪民選議員議席。褫奪梁、游議席,還算是真的與港獨有關係,可是接著下來的發展,已經進入上綱上線模式,港獨已經變成了亂扣帽子。

接著,帽子扣到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四人頭上,他們也因為度身訂造的釋法被褫奪議席。

近日製造港獨鬥爭聲勢的手段愈演愈烈,先是大學校園出現匿名港獨大字報,然後是西環鼓動在港大陸學生和土共鬥爭組織進行反港獨抗議,這時候連大陸的《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也高度讚揚大陸學生在香港反港獨,香港的黨媒和土共更加是吃了威而鋼一樣不斷扣帽子反獨。

大字報一出,黨媒、政府高官、大學校方、警察、土共、前泛民人士湯家驊眾口同聲指港獨大字報「違法」。湯家驊說可能獨犯《刑事條例》,但被法律界人士反駁;土共說大字報違法,但上到電台說不出違什麼法。其實他們所謂的違法,是指《基本法》,《基本法》其實是憲制性法律,是訂明社會制度、規範公權力和保障公民權利的一般公民是不能「違(基本)法」的。不過,所謂「港獨標語違法」是否符合法律邏輯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要製造港獨這一頂批鬥帽子。

被扣帽子的不只大學生,還有土共要求大學校方像反右和文革那樣「人人過關」,沒有配合高調反獨和強拆大字報的校方,便被扣上縱容港獨的帽子,聞說教大校方不想高調反港獨,工聯會吳秋北(中共在香港的其中中個話得事的代表人物)便點名批判,仿如1967年鬥委會上身一樣。親共傳媒報導,說八大校長被動員作反港獨聯合聲明,這根本是強逼大學管理層作政治表態,人人過關(作者按:本文發表後數小時,十大校長公佈了反港獨聲明,這次八大校長真的排著隊過關了)。

扣完校方帽子,便開始把一點獨味也沒有的職工盟和教協打成涉獨。今天《大公報》的頭版,是批鬥教協縱容港獨。稍為有常識的人也知道,教協是大中華主義組織,他們會紀念辛亥革命、會悼念六四、會叫建設民主中國。如果他們也「被港獨」,基本上是屈失明的黃一飛偷看國家機密。不過,還是那句,港獨只是扣帽子,你不需要真的是港獨。

現在的中共對付香港的套路,就是AB團、延安整風、胡風案、反右、文革那樣,先利用黨媒製造聲勢,再發動「群眾」批鬥,要求政治上人人過關、自我審查,製造恐怖感令所有人不是歸邊,就是噤聲,然後先批鬥第一批人,再把批鬥的範圍擴大,就好像現在那樣,先是本土派,然後是自決和激進泛民,然後是大學和中學,接著是職工盟和教協,還有最匪夷所思的,是澳門的進步候選人也被扣「澳獨」帽子。

這種鬥爭模式最後的目標是什麼?首先是要打殘反對聲音,尤其是年輕一輩的反對聲音,還有教育界,這些都是中共比較難收買收編的異見聲音,然後很快便是修改議事規條、《選舉條例》《基本法》廿三條,還有黨國教育等把香港進一步全面實行威權統治的工程。

此時此刻,看著港版文革山雨欲來,各位朋友請做好準備。那些要發動鬥爭的土共,每每把事情小事化大,上綱上線,我們這些一般人,第一件事就是不要跟著那些靠維穩開飯的人的腳步,跟他們的鬥爭劇本玩;第二件事,是要在每個批鬥風潮之下,絕對要敢於站在道理的一邊。香港還是個有資訊自由的地方,你還是有資格可以按常識和道理來做人的 -- 有人要損害言論自由、扭曲法律常識、亂扣帽子,我們必須嚴正指責。

 

*************
林勉一
2017.9.15
fb.com/newcolonyhk

發表意見